首页 N次元 唯美幻想 梦都之墟

骑士(3)

梦都之墟 烦生恶 1938 2019-02-09 06:00:00

  被晾在毒辣的太阳底下已经将近三个小时了,可台上的教官还没一点反应,反而在那聊得不亦乐乎。新兵们很快就没耐心了,在队伍里骚动起来。

  看到这一场面,艾维泽琉尔身上温和的气息一瞬之间变得冰冷可怖,“练了几天都是白练了?”声音不大,但是天生自带王者光环的他完完全全可以威慑住新兵们。

  其他人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是他们可以感觉得到,艾维泽琉尔身上的气息很可怕。

  新兵们果然没有再说话了,但这样冰冷的气氛持续下去也不是办法,阿洛安只好向前走出一步。

  “各位,你们都是想成为帝国的战士的勇者。训练的残酷,想必你们这几天已经见识到了,不过,真正的地狱,才刚刚开始。”阿洛安语气平和,他实在摆不出什么威胁的样子来。

  看了看台下安安静静的新兵们,阿洛安松了一口气,看来现在的情况还在掌控之内——因为艾维泽琉尔的低气压。

  “如果你们坚持不下去,可以申请成为普通士兵。要是你们坚持下来了,就是帝国最伟大的勇士!”他说完便扫了眼台下人的表情,大多数的人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神情,也有不少表示不屑一顾。

  阿洛安摇了摇头,为什么这样的人还能通过选拔啊?走后门的倒是不少,可惜,有艾维泽琉尔在这里,他们怕是不能如愿了。想到这,阿洛安用眼角瞥了一眼漠视一切的帝国君王。

  唉,不过也是个二十左右的青年,自己和他比起来却是逊色不少。

  在父母还活着的时候,他们也说过,阿洛安不适合成为战士,不适合上阵杀敌。他太脆弱了。

  清扫掉脑子里的思绪,阿洛安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艾维泽琉尔。后者没有说什么,普通地走到台前,“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命令,必须服从。”

  也就一句话,然后就转身下台了,“阿洛安,走了。”

  阿洛安一愣,但还是跟了上去,新兵自然会有人来分配训练,他只需要偶尔教一下便好。离开前他还给了新兵们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经历过的。

  要知道,帝国的战士,是几乎没有感知的,没有疼痛,没有疲劳,不惧冷暖。但是失血过多依然会死亡,为了达成失去感知这一条件,是要施禁术的,让巫师们施术——经历灵魂撕裂的绝望……

  或许,他们已经就是死人了,活着的死人。

  那种法术……真的是在毁灭灵魂啊……

  很可怕,即使经历过一次,阿洛安也不愿再次经历。那道最后的试炼,巫师简直就是他一生的恐惧。

  直到那栋宿舍楼,艾维泽琉尔才停了下来。他打开走廊最里面的那一扇门,“阿洛安,这就是你的宿舍了。”

  阿洛安点了点头,细细打量着他未来一段时间的居所。

  房间不是很大,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里面最显眼的莫过于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书架上零零散散摆着几本落满灰尘的书。看来这间房间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陛下,你呢?”阿洛安扭头问,这句话才说出口,他就意识到了这句话的不妥。艾维泽琉尔这样尊贵无比的人,怎么可能会和一群粗鄙的战士住在一起呢。

  但艾维泽琉尔的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意,“怎么?舍不得?”似是多年未见的故友一般用着玩笑般的语气。

  阿洛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并不认为艾维泽琉尔的话是开玩笑的,那翠绿色的眸子牢牢地锁定在他身上。阿洛安不由得一阵惊慌,这是一种被猎食者盯上的感觉,而自己,正是弱小的猎物。

  在几秒钟的时间里,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他不敢对上艾维泽琉尔的视线,阿洛安紧张得手心出汗,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出应对这个问题的方法。

  好想逃跑——

  似乎是看出了阿洛安的内心活动,艾维泽琉尔一声轻笑打破了紧张的气氛。“我可是要走了,你不来送送?”

  “啊?”先前引起阿洛安极度不适的气氛骤然消失了,面对艾维泽琉尔的第二次发问他先是愣了神,这是……没事了吗?

  艾维泽琉尔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如同一只迷路的小羊羔的阿洛安,他在等着,没有一点催促的意思。

  “抱歉,陛下……”阿洛安摸了摸鼻子,“属下这就送陛下离开。”

  他现在的确是惴惴不安的,走在艾维泽琉尔的后面。说是护送,其实比起他,阿洛安的实力是真的不够看。阿洛安也说不清艾维泽琉尔是什么心理,他根本不需要人护送,大陆上能够对他产生威胁的人屈指可数。

  “阿洛安……”艾维泽琉尔似是叹息地叫了他,“你知道……什么才能称为爱吗?”他的脚步停了下来,“我想知道,评判爱的标准……”

  他的背影看上去有点落寞,阿洛安心中也是五味陈杂,艾维泽琉尔突然发问,先前那肆意戏弄他的人一瞬之间变得消沉,他完全看不透…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属下不知……”阿洛安在他已经度过的生命里,从未想过儿女情长之事。他十七岁来到训练场立志成为一名伟大的帝国战士,然后,他变得感知模糊不清了。就连感情,也相对磨灭了不少。

  “是吗…你回去吧…”艾维泽琉尔挥手让阿洛安离开,自己也独自往前走去。

  叫自己出来,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吗?

  阿洛安想不明白,爱这种东西,难道能够困住一位帝王的心吗?

  太可笑了,艾维泽琉尔的心里,永远都只有野心。阿洛安这么想,但是心里那份莫名其妙升起的失落……又是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