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一方天宫乱

第十七章 关山月

一方天宫乱 梦中苏 1449 2019-05-16 02:22:55

  一觉醒来,已是黄昏,荣荒只觉得头疼的厉害,慢慢坐起身来。偏殿距离婚宴处不远,听得声音嘈杂,人声沸沸,让荣荒觉得有些吵闹,他翻了身躺下,手触至枕下常置的小剑,小剑微微一抖,有声音传出。

  “少君主有心事。”

  荣荒伸手在枕下轻轻摩挲着剑柄的纹路,并不答话。小剑中溢出几丝冰凉的仙气,在床前凝成一童子模样。童子身材纤小,爬行至荣荒枕前,化为一条金色小蛇,蜿蜒成环状,轻轻摩挲荣荒指尖。

  “少君主在想什么?”小蛇开口,因着感知荣荒心神不宁而变得有些沮丧,低沉的吐着蛇信子。

  “杨回出嫁了,她会有自己的孩子。”荣荒压低了声音有些哽咽。“她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娘。”

  “少君主是担心,天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薄待你?”小蛇的蛇信子嘶嘶的吐在荣荒的手指尖,让他有些发痒。

  荣荒翻了个身,低声道“我本就没有娘。”

  他侧头望向窗前的木棱,手指轻轻搓揉小蛇的蛇腹,让小蛇有些舒服的甩着尾巴,缠住荣荒的手腕。

  “少君主赐我名字。”它小声叫,声音如同一串小铃铛,叮铃铃的响,让荣荒有些晃神。

  “我是祥秦,乃是您的近身侍卫。”

  “天界有此等君主!实是该亡!天亡我仙界!”

  一瞬间荣荒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让他猛地哆嗦了一下,甩开了摩挲小蛇的手。

  “走了。”荣荒坐起身捞起外衣,急的小蛇嘶嘶的叫。

  “你呆着。”荣荒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小蛇化为童子模样在床前呆呆坐了一会,眼见着天渐渐黑下,小童子有些害怕的化回小蛇爬至枕边,又化成一缕仙气躲回剑中,一双小蛇眼委委屈屈的盯着空枕头,在裹成团儿的仙气中一闪而过。

  冥间,阴阳书录处

  荣荒测算着自己父母的生辰八字,在浩如烟海的书录之中找寻二人的名字。天魔两界分隔,人间成了两界的必争之地,十数万年之间被送入下界的仙魔或有罪责,或为细作,皆不录入生死簿中,唯有这三界之中的书录处在生死簿外记载着赏罚罪责,将各类魂魄的归去归来,前尘往事记载的明明白白,却又为了防止奸细探问,因而皆是禁了仙法,按照大千凡世的数十亿个尘间分类,在偌大的书录处排放整齐,若非清楚的知道何人何时转生何世,便如同汪洋大海捞针。

  自金蟒食了指间血之后,便破壳而出,数万年时间一直被荣荒禁锢在一把佩剑中。金蟒者,乃是息风一族代代相传的庇护与力量,相传息风一族的先祖自后脊之中抽出的骨髓,落地化蟒,后自成一脉。是自太古血脉之中传承下来的东西,每一族的族长得承天台承认后便可以指间血喂养金蟒,与金蟒同长,赐金蟒姓名后,金蟒为自身所驱使,化为力量。

  荣荒的金蟒数万年不曾赐名,虽吸食荣荒的仙气渐渐长成一金发的小童子模样,却并无仙法。荣荒疑心金蟒乃是奸细,又疑心金蟒乃是来报杀父之仇的叛徒,始终将金蟒禁制。仅在自己不上战场之时才将他放出,喂养些仙力和指间血,许是数万年皆被自己禁锢,金蟒的身体仿佛渐渐孱弱,小腹之中原本细密的鳞片已经脱落大半,变得有些硌手。若他并非细作,这便是大限将至的意味,荣荒几次想问,可由着自己如此,小蟒总对自己有些怕三分的意味。

  可若是他是叛徒,那么当年在若水河畔的柱上钉死的便不是自己的父亲,应当是一出戏,应当是为了让金蟒蛋顺利被自己收养的戏码,若是如此,自己的父母下凡之事便应当只是一个幌子,书录之中即便有载,也应当是个充数的傀儡。荣荒加快了翻动书页的手,终于在其中一个凡世,见到了生辰八字颇为吻合的一对夫妇,在山野之间的小村落中平淡生活着,二人孕有一女,名唤关山月。

  荣荒的手在关山月上点了又点,指尖有些泛白的用力,将书页的录名处戳开一个洞,关山月三个字便有些看不分明。他阖了书本,开了一个法阵,在法阵外有些迟疑的停了停,最终深吸一口气,踏入了法阵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