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青春,轻春

凌冽

青春,轻春 轻媋 3038 2019-02-11 21:51:41

  我依旧能听见空气翻滚发出的嗡嗡声,但我现在愿意相信闵敏口中那是时光流逝的声音。

   1月15日,21:47,就在我以为冬天就这么过去了的时候,迎来了一次降温。

  我听见玻璃碰撞清脆的声响,我看向声源,风把我系在窗户的无脸男陶瓷风铃吹得左右晃动,然后无脸男用自己的身体不停碰撞玻璃。

  我从桌上拿了剩下的半盒万宝路,打火机,手机,外套,我要出门。

  风在嘶吼,用威慑力让冬季里的树木颤抖,在嘶吼中守住自己的身躯不被折断。高楼的声控灯一排排的亮着,偶尔几个小窗口灭了,又被风声叫醒。垃圾桶松动的铁皮不断抽打自己的身体发出砰砰的声响。走过电动车的时候电动车突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烟灰就在这个时候被风吹落。

  我看到了清水,他也看到了我。然后他打量着我的穿着,我打量着他打量着我的眼神。纯素颜的我穿着深红色的丝绸睡衣,灰色的毛毛拖鞋,和白色的羽绒服。我承认这一定是最慵懒不搭的装扮,至少和夜店那天判若两人。“好巧,易生。”他走到我面前,挡住了半个橙黄色的路灯,剩下的半个灯光晕在黑夜的背景中,我的眼睛刚好到他喉结的位置,灯光映着他的侧脸轮廓清晰,细小的绒毛在光滑的皮肤上略显清晰。“好冷,我要回去了。”我吐了口烟,把剩下的半支烟扔在地上,碾灭。“好”清水说话的时候,白色的哈气从他口中散开,我微笑挥手,然后我们两个走向了同一幢楼,同一个单元,同一个电梯,我按的7,他按的11。他说他自己住,我说我也是。

  蒋楠楠依旧过着上班下班两点一线的生活,闵敏依旧会偶尔画着精致的妆容出门,我依旧会收到我姐发来关于我爸妈的微信。生活依旧向我展示他的能力,从不好事成双却总是祸不单行。

  我一点不疑惑清水会知道我家的门牌号,因为一层两户无非是向左向右,但是门铃声响起,开门后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会诧异。

  “有点冒昧。”“进来吧”我们同时发声。他一边把挠头的右手不自然的放下,一边走了进来。

  “31号杨佑生日,问问你们想去哪里。”

  “这个月?”

  “对”

  “哦”

  “还有个事情”

  “他想对闵敏表白”

  时光像沙漏般匀速流逝,上方是无穷无尽的细沙,下方是无穷无尽的空间,于是时光无穷无尽的流逝。

   1月31号的那天,是周五,我去蒋楠楠公司楼下接她的时候发现她灰色的羽绒服里穿着那件新买的亮片吊带裙,没戴眼镜的她显得有些生疏,大地色荧光眼影在她眨眼的时候微弱的闪烁,橘红色口红占满整个唇部。一个纪梵希的品牌袋子放在座椅两侧。“呦,蒋楠楠你这是发大财了还是捡钱了,纪梵希送给杨佑的?”“快开车,闵敏肯定又漏着大腿等你呢。”说到闵敏,我想起几天前杨佑还在和清水讨论表白的流程,闵敏在什么时候进入,我该怎么配合。

  清水保持着每隔10分钟给我打一个电话的速度在打了第4个电话的时候我们到达了Sir teen。

  在蒋楠楠推开包房的一刹那我看到清水和杨佑的表情从兴奋变成了尴尬,在看到他们眼神变化的几秒之后我看到旁边几个服务员抛在空中的鲜花瓣全都如数砸在蒋楠楠脸上身上衣服上。我瞬时明白了清水每个电话的意图,解围道:“Sir teen的服务真是越来越好了,美女进门还撒花瓣”给了他们一人一百小费之后他们鞠躬感谢之后离开了包房。

  坐在沙发上之后我看到了清水发的一条未读微信,内容是设法让闵敏先进包房我拖住蒋楠楠给杨佑一些时间。显然一切并未如愿。我们照旧玩筛子喝酒,只是这次没有分组,在第一瓶洋酒见底儿的时候蒋楠楠提出玩真心话大冒险这个游戏。

  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拿一个空瓶子,瓶口冲谁就让其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我们让今天的寿星第一个转瓶子,瓶子停住的时候瓶口冲着闵敏。杨佑问道“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大冒险”杨佑有些为难,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让闵敏做什么事情,这时候蒋楠楠说道“我来我来说,闵敏你公主抱起清水。哈哈哈哈”清水一脸为难看向我,我鼓掌叫好,杨佑脸色发青,闵敏起身,要去抱清水,杨佑挡在前面:“我觉得这样不好,闵敏肯定抱不动”“又不是抱你,你着急什么”我打趣道,杨佑铁着脸坐下了。“这样吧,我抱闵敏好吧,她女孩子抱不动我”清水起身走到闵敏面前,微蹲抱起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拖泥带水,着实让我和蒋楠楠这两个看热闹的人少了几分乐趣。

  游戏继续,由闵敏转瓶子瓶口指向清水,清水选择真心话“在座女生有你喜欢的人么?”“有”

  游戏继续,由清水转瓶子瓶口指向杨佑,杨佑选择真心话“在座女生有你喜欢的人么?”“有”

  我还在想清水不愧是神辅助,玩个游戏都能想到杨佑今晚的表白,蒋楠楠就焦急地问“你喜欢谁?”游戏进行到这儿蒋楠楠的行为明显破坏了游戏规则,但是我并不准备制止她的行为,毕竟今晚的重点是杨佑的表白而不是什么生日,更不是什么狗屁游戏。

  “闵敏。我喜欢你。”杨佑朝向了闵敏的位置,眼睛注视着闵敏,眼神中又燃起了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炽热。

  闵敏的眼神没有丝毫的躲闪,注视着杨佑,像注视着每一个对她这样说的男人,像注视着每一个给她钱的男人,像注视着每一个睡了她的男人,像注视着深渊,注视着死亡,没有畏惧没有绝望,是平静到极致的等待。

  杨佑紧张的不敢直视闵敏,也是杨佑第一个发现了蒋楠楠眼神中的变化,然后我看着杨佑注视着蒋楠楠的眼神从慌张变成了疑惑,于是我也看向蒋楠楠。

  蒋楠楠眉头紧皱,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杨佑,红血丝布满眼白,黑色的瞳孔被透明的晶莹液体放大,蒋楠楠深呼一口气,像用尽了全力,缓缓张口吐出:“你喜欢闵敏?你喜欢一只鸡?”我起身捂住蒋楠楠的嘴“蒋楠楠,你喝多了吧你,扯什么蛋呢。”蒋楠楠挣开我的手,一边后退一边用手指着闵敏“我扯蛋?闵敏扯的可比我多吧,别说扯蛋了,**她都舔过吧”我拿起桌上的玻璃酒杯扔在蒋楠楠脚下,杯子摔在地毯上随着杯子的跳跃发出了“咚”的闷响,杯子没有破碎,所以威力不大蒋楠楠依旧可以继续她没说完的话“易生,你特么以为你是谁,你摔我?你早就知道杨佑喜欢闵敏吧,你当初玩那个狗屁游戏的时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没有让杨佑喝了你的酒,因为你就喜欢看这个鸡的表演。你们真特么让人恶心,真让人恶心。”蒋楠楠依旧用恶狠狠的眼神扫视着我们所有人,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并且朝我走了过来,清水挡在我面前问她:“你想干嘛?”蒋楠楠的眼泪终于从眼睑滑落,她轻笑:“我想干嘛?我不干嘛,你也喜欢那只鸡对吧,一只鸡,你们都特么瞎了眼了喜欢一只鸡。”“蒋楠楠,你丫就是一傻逼,人家就是都喜欢闵敏你怎么着,就是喜欢鸡了,你丫还不如一只鸡呢”我气急败坏的推开清水指着蒋楠楠骂道,但是当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句话有多讽刺,讽刺闵敏。我用余光看了一眼闵敏,她依旧保持着她一贯的坐姿,腰背挺直双手放在双腿间,头耷拉着,眼帘下垂看着地面,她每次这样的时候我都会莫名的心疼。“我特么天天给杨佑发消息,期待的时候每一次的提示音我都以为是他,我透支信用卡给他买生日礼物,他朋友圈每一张照片我都细细斟酌,我那么喜欢他,他喜欢一只鸡。我特么还是个处女,我甚愿意给他我最宝贵的东西,可是有什么关系呢?你不是也一样,你那么有钱,有什么用呢?你和我一样,一样比不过一只鸡。”蒋楠楠冲到我的身后,拿走了她的背包,她走掉的时候很用力的关上了包房的门,可是那扇门是自动门,门缓缓的合上,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蒋楠楠走了之后我才注意到杨佑,他依旧注视着闵敏只是眼中淡了炽热。

  清水走到我左侧低语:“我不喜欢闵敏,我喜欢你。”人从来不存在什么感同身受,只有自私。无论你的朋友在遭受着什么,就比如我,多希望清水的这句话可以早5分钟说出口,至少能向蒋楠楠证明我没有比鸡差。

  我们像逃荒一样脱离夜店喧嚣的时候,有几波少男少女逆流而上走向夜店喧闹的入口。

  北京时间2月1日,00: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