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乌鸦不像写字台

第二章

乌鸦不像写字台 陈不好 2140 2019-01-12 04:44:14

  今天是陈汐的祭日,我带着茜茜过来城南的墓地看望逝世已久的陈汐。

  茜茜是陈汐的女儿,姓彭。

  今天下了点雨,天灰蒙蒙的,让人感觉无比沉重,只有墓碑上的那张笑颜如花的照片令人觉得温暖。这是我后来和陈汐一起去相馆拍的大头照,她穿着白衬衫,笑容灿烂,好看极了。

  我把买来的一盆雏菊放在墓碑旁,它映衬着陈汐的脸,提醒我这个女人是怎么鲜活的出现过我的生命里。

  陈汐,茜茜十岁了,我也三十六了,我都老了。

  陈汐逝世那年,陈汐二十七岁,我二十八。

  十年后的今天,我三十八岁,陈汐仍二十七岁,陈汐,永远年轻……

  ——

  “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早?”

  开口说话的是我现在的妻子——安可。

  安可是个华裔,是我当初在美国留学时认识的,也是我除了陈汐之外,唯一有交集的女人。

  安可永远是大方美丽的,她接受了陈汐甚至茜茜的存在,这令我心怀愧疚。

  “茜茜冻坏了吧,快过来,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安可过来抱住茜茜,她对待茜茜如同亲生,尽管她是陈汐所出。

  “爹地~”

  我面容缓和许多,屈下身子抱着我只比茜茜小一岁的儿子,希慕。

  我可能是这个世上最不称职的丈夫乃至爸爸。但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陈汐仍是我心中的一颗刺,拔也拔不出来,有时想起还会隐隐作痛。

  ——

  “南木头,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你想过没有?”陈汐摇头晃脑的坐在操场的跑道旁边耷拉着小腿。

  “我吗?我想做一个温暖的人。”我盯着陈汐的侧脸发呆,陈汐的白衬衫简直迷了我整个高中时代的眼。

  “切,这算什么理想啊!”陈汐拢了拢散在耳边的长发,扭头看我:“你就没想过以后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或者是什么样的老婆啊?”

  “我…我想要像你一样的…”我还是没勇气说出来:“像你一样的长头发,还有白皮肤。”

  我那时没看见陈汐眼里的失落,和陈汐追随着我的目光。可笑的是我们俩的高中时代都在追着彼此的后脑勺看,互相爱慕,却都不知道。

  陈汐喜欢温暖的人,她说过如果和温暖的人结婚的话就不会受欺负了。

  我那时开始就暗暗的发誓要做个温暖的人。

  可我没有珍惜陈汐,也负了无悔跟着我的安可,她明明有更好的前途,有能力去找个比我抢手多了的男人。

  我从夜里惊醒,陈汐总是会出现在我的梦里,以高中的样子和去世前恬静的笑容。你叫我怎么忘得了她。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身旁的安可被我惊醒,夜里她那个眉眼像极了陈汐,也许正因为这样我在留学时和她关系亲近一点。安可在嫁给我之前也是和陈汐一样活泼的。

  我揽住安可的身子轻拍着:“我没事,睡吧。”

  我感受到了安可在我怀中轻微的颤栗,也许是安可哭了,也许是气的了。但安可从来什么都不说,我也从未揣测过她的心思,我这辈子爱人的精力全都扑在了死去的陈汐身上……

  前段时间我见过彭溯,他是和陈汐离婚了,但并没有娶宋明岚。我是意外的,后来我才知道宋明岚是市里副市长的千金女儿,肯为他插足做第三者已经是不容易了,娶了她之后彭溯的公司无疑是锦上添花。我不去想彭溯为什么不娶了宋明岚,因为我总是感到彭溯是这十年过去了,唯一和我一样没有把陈汐忘了的人,他同样爱着陈汐……

  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后悔,我也是有些恨他的,若不是他当初将陈汐逼到了绝境陈汐又怎么可能会死?但我的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却告诉我说:你也是一样的懦弱,在利益和陈汐面前你抛弃了陈汐选择了利益。

  我没什么好说的,当初的事情但凡彭溯留情一点,但凡我守陈汐守的紧一点她又怎么会死。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快想不起怎么去爱陈汐了,唯独那份对陈汐的愧疚日渐加深,每每看到茜茜的时候这份愧疚便越发深刻。

  我知道彭溯一直在犹豫什么,他对不起陈汐也对不起茜茜。他甚至以为茜茜是我和陈汐的孩子,但时间过去这么久,他也没有成家,没有孩子,肯定是想要把茜茜接回去的。如果他开口我一定会把茜茜的抚养权给他的,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打断骨头还连着筋,陈汐也不想看见彭溯的孩子却不能叫彭溯爸爸。

  这日早上我同往常一样收拾上班,安可在穿衣镜前给我打领结,看着眼色说爸妈想希慕了,说让你有时间回家看看。

  “我看不是想希慕了,是想我回家看看吧。”

  安可的手一顿:“爸妈也是一直想缓和你们之间的关系,毕竟你们是亲人。再说了,茜茜妈妈也去世那么久了……”

  我呼吸顿时一滞,十年过去了,基本上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提陈汐的死。

  “陈汐的死跟他们脱不了干系!陈汐的心理本来就处在崩溃的边缘,不是他们在一旁添油加醋陈汐怎么可能会死!”我愤怒,同时内心又饱含对陈汐的愧疚。

  “我是拉着陈汐的最后一根绳子啊,他们明明知道陈汐是什么身体状况,硬生生把陈汐从我身边赶走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安可在一旁战战兢兢的,一句话也不敢说。

  我只得呼出一口气,走上前去安抚她。

  当初陈汐去世,这件事情对我打击是无法想象的,我自己都招架不住,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我每日买醉,也没有去管过我刚刚正式运作起来的公司。安可通过我爸妈来到了我的别墅,想去劝慰我走出去,我那时迷迷糊糊的,以为是陈汐回来了,就做下了不可挽回的事。

  事后三个月了,安可的父母找到我家里来,我才知道,安可怀孕了,我的孩子。

  这件事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安可的父母自然不能了事,我的父母本来就喜欢安可,很快两边的父母就把事情定下来了。我什么话都说不出,安可跟我的时候是单纯的,是我对不起她在先,等安可生下希慕之后我们才举行了婚礼。

  这件事,每每想起,我都会对安可好一点,但对陈汐来说,我有太多太多的愧疚。

  什么喜欢陈汐,全是狗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