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霖往事

第二章 离别

庆霖往事 琅宇 2437 2019-01-12 03:10:00

  “我的天呀,谢天谢地,你,快去禀报陛下和王爷,说梅小贵人找到了!现在和大皇子在一起,老奴一会就送他们过去!”李崇转身嘱咐了一个小太监,让他麻溜地赶快去禀报。

  “怎么了?李崇?”王博霖把手里的狗崽递给了随身的宫女,甩了甩酸麻的手臂,但另一只手还拉着梅昭睛的小手。

  李崇把王博霖和梅昭睛安排在一辆步辇上,梅昭睛也累的靠在王博霖肩上便睡着了,李崇边走边说道:“约摸半个时辰前,威武王和皇上正在商量攻打敌国的政策,却有人在西边的池子里发现了梅小贵人的贴身嬷嬷的尸体!小贵人却不见了,陛下命令护卫军连着各宫的宫人一起寻找小贵人的下落,没想到小贵人竟然和殿下在一起,真是太好了!”李崇有些高兴。

  “嗯!加快些速度吧!快些去父皇宫里!别让威武王着急!他可是个急性子!”王博霖似乎想到了什么,看了看睡着的梅昭睛,贴心的把梅昭睛抱在怀里,怕她颠着。

  承德殿外威武王急得一直在皇帝面前转来转去,忽然得知女儿找到的他,恨不得马上飞奔过去,但被皇帝压下,说既然和大皇子在一起肯定会是安全的。

  “我的心肝儿!”梅蚺武看见远处的一个小黑点,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想把昭睛抱在怀里,却看见了自己的小心肝被抱在了别的‘男人’怀里,顿时胡子都气炸了。

  “陛下!管管你儿子,看他把手放在谁身上!”梅蚺武也顾不得君臣之礼,又回到了当年还和皇帝称兄道弟的时候,直接就火了。

  皇帝也看到了昭晴爬在王博霖身上睡得正香,咳嗽了一声说道:“蚺武,快把你家小闺女给抱下来,让御医看看哪里有什么的!安全回来就好!”

  梅蚺武这才把昭晴抱下了步辇,急冲冲地向殿里跑去。

  王博霖走下了步辇,向皇帝躬了躬身子,不去看皇帝的表情,淡淡地说道:“父皇!儿臣在御花园闲逛时,发现了走失的梅家姑娘,就带她回来了!她说半路上嬷嬷走掉了,她就在满是假山和池塘的那个兽石园打转!”

  “你是说,有人引她过去!”皇帝眯着眼望着自己的儿子。

  “她还是个孩子怕是说不清,就只记得这些,我看她的衣角有破损,或许是在哪里挂破的!小孩子忘性大!”王博霖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朕会让人去查!霖儿你没受伤吧!”皇帝关怀的问道。

  “儿臣无事!不劳父皇担忧了,那儿臣就先下去了!师傅晚些就来儿臣宫里授课了!”说罢,王博霖带着随身太监离开了承德殿。

  “陛下!太子殿下或许.....”李崇想给皇帝解释一下王博霖的态度。

  皇帝摆了摆手说:“无碍,自从他母后死后,他对朕就是这个脾气,只是他还是个孩子,怎么变得这么老道,或许是随了他母后吧!”说罢,一甩袖子,让李崇去跟着王博霖,自己则进殿里去看梅蚺武和昭晴去了。

  自打皇帝为了要立大皇子为太子和众臣在大殿大吵了一架后,皇后便缚白绫吊死在寝宫之中,大皇子便不再怎么想理皇帝了。

  因为皇帝争论的是立太子而不废其母,我朝惯例怕主少母专,所以凡是当太子者皆以赐死生母为代价,皇帝与皇后相识于微时,后皇帝是先帝流落民间唯一的儿子而被接回宫来,继而先帝驾崩,新皇登基,皇帝一边想让自己的儿子当继承人,一方面又不舍皇后的性命,便在大殿之上和群臣起初是商量废除旧制,后来便是以吵架收尾。

  也不知是哪个宫人在皇后那里嚼舌根子,皇后有感于自己身份地位却舔做这天下之母的位置,对于皇帝和自己儿子都是不利的,安排一切后,照常哄着只有五岁的大皇子睡下后,便吊死在偏殿里,大皇子顺利成为了太子,却从不让宫里的人叫他这个头衔,因为他厌恶,恶心的头疼。

  自打那以后,大皇子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变得心事重重,不像孩子了。

  整日除了在东宫之中读书练字外,就是在练武场上不断地在练习。

  “哎哎,你别哭啊!我没说你的礼物不好!”王博霖真的是有些佩服这个女孩的想法,自己有别的理由不收她就觉得是自己嫌礼物不好,小孩子真是难解释。

  “好,我收下,要是哪一日你想要回这个玉蝉,就来找我要!我一定原物奉还!你别哭了行不行!”王博霖说着要去擦昭晴的眼泪,昭晴却忽然变了脸,又是一副开开心心的模样,抱着小狗崽又没心没肺的玩起来。

  “霖哥哥,这只狗狗叫什么名字!”

  “琅野!怎么样,够有气势吧!”王博霖一脸骄傲的说,毕竟小孩子心性,想到自己是狗狗的主人,还是得在外人面前嘚瑟嘚瑟。

  “狼??狼牙!你叫狼牙!你好呀,我叫梅昭晴!呦呦哟!”昭晴和“狼牙”友好的握了握手。

  “我是说它叫琅野,不叫狼牙!算了,随你吧,反正它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具体叫什么!”王博霖生气的叉着腰,眼巴巴的看着她们玩的不亦乐乎,这不是我的狗吗!怎么变成她的了。

  寒来暑往二人就这样度过了五个春秋,期间王博霖只要负责被威武王训练的死去活来的,而梅昭晴小盆友主要是在适时的时候撒娇,把王博霖救出威武王的魔爪,把威武王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好不欢快。

  王博霖也在这短暂而美好的日子里学会了心里的坚冰只为一人融化,在外人面前他依旧是那个善罚分明,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在她面前依旧是笑起来甜甜的霖哥哥。

  时年已经十五岁的大皇子王博霖也被要求随皇帝一起商议政事。

  可分别的日子总是来的那样快,就在木厥国大举进攻后庆朝边境的时候,威武王奉旨前去剿灭敌军,自然也是要带着家小一起去的,这其中就包括梅昭晴和梅家刚刚出世不过三月的梅家二郎。

  京都凯旋门外,皇帝正在给威武王践行,而王博霖也趁机摸上了梅昭晴所在的马车。

  梅昭晴一看见王博霖就觉得鼻子酸酸的,但还是忍着泪水,呜呜囔囔的想说什么,王博霖没听清。

  “你把狼牙带上!它会替我保护你的!你是梅家的女儿,梅家个个都是好样的,你要记得无论遇到什么你都不能垮,你父王年纪大了,你记得要多替他分忧,还有你的幼弟也需要你,出了这京城,你就不再是需要霖哥哥照顾的小昭晴了,你要做你自己的保护神!”王博霖尽量用昭晴能听懂的话,讲给她这其中的道理。

  将跟在自己身后的狼牙抱给了昭晴,握着狼牙的爪子说:“出发之前我都跟你说明白了,你要尽全力保护昭晴明白吗?”狼牙呜咽了一声,似乎在说我懂了,随后王博霖摸了摸昭晴的小脑袋,转身下了车去,不再理会昭晴的眼神。

  大军开拔了,王博霖默默的站在皇帝的身后,望着走在最后的那被护在军队里的车队,冲着那里轻轻地点了点头,手里的玉蝉也被无意间握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