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淡陌忘芊

十八

淡陌忘芊 兔子沫沫 2161 2019-01-12 03:49:02

  商秦峰没有理会,带着从米团子搜刮而来的,几种药材,便径直走向大师父的房间。留下夏芊萰跟米团子一脸茫然,不知道要去哪个方向。

  “拿去。”商秦峰往桌上一丢,这不看还好,大师父铁定里面会有木蝴蝶,可没想怎么会这么多。

  “这么多?这木蝴蝶何时便的如此好寻找了?”大师父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一包东西。

  当然商秦峰才不会跑去他,是因为米团子,就是因为米团子能找到这么多,不然才没兴趣,说起来,这米团子有点厉害呢?

  当时。米团子带着商秦峰和夏芊萰,绕着山路,一会儿这,一会儿那,就这样一路采了好几种,有些还是商秦峰没见过的,这小东西不仅能打跑狮兽,这还能采药?这要是给了大师父,这大师父不得高兴晕了。所以一会来便特地叮嘱了夏芊萰,千万别让大师父知道这米团子的厉害。

  夏芊萰坐在一边的大石头上,巴眨着眼睛,袖袋里的米团子似乎睡的很安稳呢,一点没感觉,倒是夏芊萰老觉得手特别重。

  “嘿,商秦峰,怎么样,大师父怎么说。”一看商秦峰出来,便兴奋的朝他跑了过去。

  商秦峰伸手摸了摸夏芊萰的头,“大师父说一会便帮你配好药,明日,便可回京了。”

  “啊,这么快。”夏芊萰有些忧郁的看了看脚尖,“嗯,那你呢?希望我走吗?”

  商秦峰不可思议的哈还想着这句话,‘对啊,舍得吗?让她走吗?走了怎么办?又该如何寻回?’虽然知道她是将军府的人,可是这,也不好上门提亲,除非……

  “你等我好吗?”商秦峰一把揉过夏芊萰,用不能在温柔的语气,“你等我,我会去接你的。”

  夏芊萰红了脸,把脸埋在他的胸口,蹭了蹭,“什么……什么时候?”有些小兴奋,却又有些小担心。

  “等我处理完一些事,我定会去找你,到时候,你不答应也罢,我都会带你走。”说罢,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商秦峰盯着眼前红着脸,低着头的小人儿,近近的,在近近的,靠近,亲吻,以温柔取代了言语,以温柔取代了霸道,以温柔完全的取代了占有,只剩下两个人,希望着这时间能停止,希望着永远这样下去。

  商秦峰没有想到,就这样几天,自己竟然疯狂的爱上了她,想拥有她,想占有她,想………今日她跟在身后,自己不知道有多欣喜,没有人能知道他现在的心情。

  “吱吖。”一阵开门声,瞬间惊醒两个人。背过身去,不敢看向从屋内照射出的烛光。“芊儿,随我去见见大师父。”宁哲羽从屋内踏出,不想知道什么。走到夏芊萰身边,便伸手一把牵住她,用力的。

  “诶,我说宁哲羽,你干什么,好疼啊!”一个甩手,一只毛绒绒的小东西甩了出来。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然后六只眼睛都盯着它看。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嗯,动了。米团子似乎从睡梦中被吵醒了,从缩倦的身体中,伸展开来,拉长了身子,在张大嘴巴,‘啊,睡得好舒服~~~’

  “这~~这是什么?”宁哲羽有些惊讶的看着那团东西。

  “嘿嘿…这是我的宠物,叫米团子。”

  “宠……宠物??”宁哲羽放开了夏芊萰,似乎对这宠物很感兴趣呢。

  “别…别看它眼睛。”来不及了。

  “啾!”米团子转过身,放大了瞳孔,看住眼前盯着它看的那个男人。然后,那个男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看着。

  “嘿嘿~~啾啾啾~~”嗯?宁哲羽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接着用着非常小声的语气,“芊儿,为夫疼你~嘿嘿~”这……

  “宁哲羽!你!!!”夏芊萰大声的喝次到。“米团子!快住手,不然不给你吃好吃的了!”

  “啾…”米团子似乎因为怕没有吃饭,一下就软了。然后一个跳跃,回到了最舒服的地方。

  “…………”地上的人,有些尴尬,“呃…走吧,我们去找大师父。”一个踉跄,差点撞到石桌上,然后立马回正。

  夏芊萰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走之前把米团子顺手交给了商秦峰,然后在灰溜溜的跟着。好像刚才是她的错一样。

  商秦峰不动声色的,回想着一切,摸了摸手里的米团子,明日便要离开?

  大师父一见到他两,便笑的合不拢嘴,“嗯,这姑娘的气色越来越好了。”这才一下午不见,怎么好像更漂亮了许多呢?难道是我眼花了?

  “还有劳大师父了。”说罢,宁哲羽作揖,然后在一边坐下,看了看一桌子药材,有些惊讶,“这,芊儿,这都是你找来的?”

  “嗯………嗯,是啊,怎么了?”夏芊萰想起了商秦峰交代的话,反正只要他说的,她就信。

  宁哲羽皱了皱眉,端起杯子,便喝了起来。

  “哈哈哈,可以了,可以了,明日便可启程了。”大师父,笑哈哈的,收回了手,便命毛豆豆忙碌了起来,一会儿便从柜子里搬出来了许多种药材,搭配了起来。

  宁哲羽,低眼看了看一边不说话的夏芊萰,“芊儿,莫怕,我会保护你的。”说罢,便伸手握住了夏芊萰的手。疼爱的看着她,似乎看出了她的心里,“芊儿可知将军很担心你?你的母亲,将军夫人,已在府上哭晕好几次,我出来之时,便遇见郎中在府上为你母亲看诊。”

  ‘母亲,母亲病倒了?那父亲呢?’夏芊萰渐渐的垂下眼睑,是的,出来太久了。

  “我知道你爱玩,我们大可回府后,让你的爹娘知道你的安全,到时,芊儿想去哪,我便陪着,可好。”宁哲羽伸手摸了摸夏芊萰的头,疼爱的看着她。

  “嗯。明日回京。”眼泪就是一种不争气的东西,为了很多事,它总能第一时间赶到,不管时间,也不管对错,只知道冲破眼眶,顺势流下。

  宁哲羽心疼的,伸手势去脸颊的泪水,摸摸头,早知道不该说了。

  夜又如期而至,静悄悄的,一点呼吸声都能听到。各自回屋后,夏芊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而宁哲羽也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屋外的商秦峰靠在树杆上,盯着这满天的繁星,似乎各自都在想着什么,又不是在想着什么,不过这美景,恐怕只有商秦峰一个人独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