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念

第四十九章 梦醒时分(十二)

  初夏的夜晚凉风习习,身边不时有遛狗的人从我们身边走过,眼神不经意的飘过我们,承宇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陪着我沿着小区的甬路走了一圈又一圈。

  直到凉风吹得我打了个寒颤,我突然停下了脚步,说,“我们坐一会吧。”

  承宇脱了外套垫在了花园的长凳上,过了半晌,他才说话,“安歌,如果那么不开心,就不要坚持了,那样的生活也许并不适合你,只要你愿意,你知道,我一直都在等你的。”

  我转过头与承宇的目光相对,他的眼睛很明亮,明亮的我在他的眼睛里能看到自己。

  我避开他的目光,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承宇,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插足别人的感情的那种人。”

  承宇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回答了我,“当然不是。”

  我对他苦涩的笑笑,无论在静娴的眼里还是在谢依依的眼里,我都是那个插足别人感情的“外面的女人。”

  他说,“喜欢一个人,是不分贵贱的。感情里也没有先来后到。”承宇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安慰我。

  “我知道。”

  “我看的出来你很在乎他,可是我知道你下这个决心很难,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你不想坚持了,只要你转身,就能看见我。”

  我没有去接承宇的话,笑着说,“承宇,今天让你看笑话了。”

  我们说好了,各自回家,可是我知道承宇一定站在原地看着我先离开,尽管如此,我并没有回头,我怕一回头,承宇就会更加坚定的等下去。

  因为谢依依找我的事情,我和田川大吵一架。

  “依依说你跟一个男的在一起,是承宇吗?”

  “是。”

  “我跟你说过的话,你跟我承诺过的,你都忘记了?”

  “田川,你究竟是信谢依依还是信我?你大半夜打电话来,就是问我这件事吗?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跟谢依依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你的未婚妻?”

  “我在问你!”他的语气中有不容置疑的霸道和凌厉。

  “我没有找承宇,我们只是偶然遇见了。你若是心里放不下这个梗,我们不要再坚持了,分开吧,对谁都好。”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大吵一通之后,我觉得十分疲惫,恰巧第二天又是端午假期,我便懒在床上没有起来。

  本来准备今天回老家,昨夜里跟田川大吵一架,现在看来,他定是不会跟我一起回去了。

  天还未亮,我就听见了急促的敲门声。

  等我懒洋洋的打开门,看见田川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推到了墙角。

  我对他吼道,“你放开我。”

  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应该是一夜没睡,他瞪着我。“不放,我说过,我不要跟你分开,你想都不要想。”

  “是你不信任我。不是我要跟你分开。两个人在一起如果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还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我只信你,你只要跟我说,我就信你。”

  “你信我,你就不会这么问我。”我推开他,自己跑进了卧室,顺手把门锁上。

  “安歌,你把门打开。”

  “你保证对我不动手,我就把门打开。”

  “好,我保证!”

  我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推开门,十分强势的抱起我,将我按到床上。

  “你保证过的……”我在求饶又在提醒他,可是我知道,这个时候对于已经愤怒到失去理智的他,这种提醒是没有丝毫用处的。

  他瞪着我,眼看着就要亲上来。

  我弱弱的说了一句,“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说完便后悔了,因为我看见他邪魅的一笑说,“我保证不动手,我只动口。”

  过了很久,他才放开我,“我是信你的,我只是恼你为什么不愿意解释。无论是你还是承宇,我都信得过的。”

  “谢依依跟你说了什么?你大半夜的就打来电话质问我,肯定说了不好听的话吧?”

  “不管她说了什么,我唯一关心的都是你,知道你没有吃亏我就放心了。”

  “你怎么知道没有?我是故意躲着她的。”

  “我知道,所以我连夜赶了回来,补偿你。”

  我问他,究竟喜欢我什么?我没有雄厚的家庭背景,也没有令人交口称赞的好工作,就是学历也是平凡的不能在平凡,如果是长相,就更是扔到人堆里,也不一定会被发现的那种,而性格更是老旧保守,就连脾气也是不那么讨人喜欢。

  他看了我半晌,抚摸着我已经长过肩膀的头发,温柔的说,“也许,喜欢上一个人,就是一眼呢。”

  对于恋爱中的人,像这种哄人的情话,无论是听了多少遍,每每从他的嘴里说出,都会让人忍不住枰然心动。

  “那你不怕我嫁给你,是为了你的钱?”

  “你要是为了钱,就更应该早点嫁给我,晚了,外一我的心意变了,你就没有机会了?”

  他看我生了气,又将我搂在怀里,“自从上次你亲自给我做了蛋糕,我就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就算别人拿数不尽的金银珠宝来换你,我都不换,你对我的真心我感觉得到。我要的不多,一颗真心就够了。”

  “可是……”

  “安歌,我是认真的,你能为了我,坚定的跟我站在一起吗?”

  感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和田川之间没有这么多的阻力,我们是不是也会这么坚定的走在一起?可是,现实的生活却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了一条路,就没有了回路。

  按照原计划,这个端午节田川要陪我回老家。我们打点好行囊,整装待发,临行前,他突然拉着我的手欲言又止,最后说道,“你大哥,会不会为难我?”

  我看着他的神情忍不住笑起来,想不到在公司叱咤风云的一个总经理,在自己家里说一不二的一个人,在见我家人的时候,却也有紧张的时候。我安慰他,“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你放心,有我在,大哥不会为难你的。走吧?”

  小舅舅一家看见田川这个大恩人,自然是万分欢迎。可惜的是大哥不在。

  我们在老家等了一天,直到临近太阳落山,我们打算离开的时候,才在大哥家楼下和大哥不期而遇。

  明明事先我已经跟大哥打了招呼,大哥这样避而不见,态度已经是显而易见,我想起上次大哥对我说的话,他说,“田川的妈妈找过我,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坚持,大哥也不会反对……”

  见了我,大哥始终板着一张脸。

  若不是大嫂拉着我要进去坐坐,我们可能会一直尴尬的站在外面。

  大哥的岳母上下打量着我们,问东问西,问长问短。

  “安歌,听你哥说你在房地产公司上班,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

  我一边看着大哥和大嫂在厨房里忙碌,一边应着老太太的文话,“不多,刚刚够用。”

  “你男朋友呢?家住哪里?家里有几口人?做什么的,你们买房了吗?”

  “妈,人家第一次上门,你就别问了,快回房间吧?”嫂子拉着老太太要走。

  田川笑着说,“没关系,我是省城出生,长在瑞士,现在在北京工作。我是做房地产的。现在还没有买房,不过如果结婚的话,我应该可以在北京买一个一百平左右的房子,我的薪水够我和安歌两个人用。”

  “房地产啊?很赚钱的行业啊!”老太太不断地唏嘘着。

  “是啊,还好。”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老太太刚问完,大哥就从厨房里出来,把田川叫到了书房,大有一种小时候家长训孩子的架势,我坐在客厅跟大嫂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眼看着过去了三十分钟田川还没出来,我刚想起身,见门开了,田川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大哥也是,虽然还是冷着脸,却不似之前那般了。

  这是我第一次跟大哥的家人一起吃饭,也是我带田川第一次在家里吃饭。我们回家的路上,田川跟我说,他平生第一次吃了一顿温馨的家常饭。

  我问田川,“大哥把你关在小屋里,都聊了什么?”

  他笑着看了看我,“你猜?”

  我恼他卖关子,又急着想知道,便抱着他的胳膊央求道,“快说嘛!”

  他把车停靠在路边,很认真的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大哥说,他很不喜欢我这样的家庭,将来你嫁进来难免要吃亏,但是你心意已定,所以,他同意了。”

  说完他便情不自禁的捧着我的脸亲了一口,“谢谢你!明天我们就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奶奶和家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