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阎鬼凛世

第四话

阎鬼凛世 镛小焘 2302 2019-05-16 08:56:27

  因为,她已经有了六界都为之觊觎的永生。

  第四话

  寒川国处于戊戌世界的北方,此地极其寒冷,在寒川国深渊之处,是一位被世人称为冰皇神的住所,是的,神不是都住在昆仑的,就比如四大神皇,就居住在戊戌世界的四角地守护着人们。

  一眼望穿,此地除了白茫茫的雪以外,就只有一座及其高大的雪山了,雪山上有一座冰碑,冰碑里毫无杂物晶莹剔透,正面刻着三个字“破冰冢”。一位少女用着细长的手指触摸冰面,冰面闪出了黑色的光芒将她吸进了结界里。

  “恭贺冰神大人大寿吉祥”妖狼王抚摸着须子憨笑

  这里是冰皇的住所,没有一定的修为是进不去的,如果是凡人,想要见到冰皇,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恭贺恭贺”某仙家附和道

  ...

  “多谢六界各员的道贺”冰皇面无表情,立体的五官上是一双桃花眼,桃花眼里镶着一颗与人对视后能让人冷风刺骨的冰眸,直视前方,高鼻梁、挺拔的鼻子下是性感的薄唇。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双耳,那是一双精灵的耳朵,右耳耳垂上戴着一颗水晶耳环,据说,那是他的坐骑所化之物。

  “报告皇,差阴王…”冰魂来报

  只见冰皇眯了眯双眼,示意让它噤声

  席下乱成一遭

  “冰神大人,多少年未见阴王大人来过了,此次来的定又是地藏,六界各员都到齐了,何必为了这小小的地藏延误了冰神大人的寿宴呢?”狡猾的狐王一向不喜阎木,说出这番话大家都见怪不怪,因为他每回寿宴都这么说。

  奈何冰皇每回都会等着阴世来人,即使是小小鬼差,他也愿意等上个两三个时辰。

  不过,这回可能要让狐王失望了

  “狐王好像不太欢迎本王呀,本王这一行,怕是要让您失望了呢。”悦耳的女声从大殿门前响起,这个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了,也可以说很怀念,毕竟,阎木很久没在众人面前露面了

  冰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双冰眸终于有了神韵,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前来人

  阎木一头乌发上,彼岸花与金步摇配合着她的步伐摆动,一双媚眼与冰眸四目相对,下巴微仰,身披红袍,红袍里,是一件雪白的襦裙,半透轻纱随风飘动,她的身边飞着两只乌蝶,闪闪灵动。

  狐王看到她,不是恼羞,竟是入迷。阎木容颜虽不及神界的女子们,但却比她们多了丝丝媚意与唯我独尊的气质

  “…”冰皇薄唇微启,双眸紧盯着阎木离不开视线

  “小王参见冰皇,初次见面,恭贺冰皇大寿”阎木作福礼,动作优雅娴熟

  等等,小王?狐王心中疑惑,这阎木是要干什么?明明她的能力比冰皇大许多,为何要称自己为小王?

  “阴王实力明明在冰皇大人之上,为何自称小王?”狐王是个快口直言的急性子,想说的话永远不会憋在心里,也许心里想的下一刻就是他脱口而出的时候

  狐王跟阎木是有过节的,狐王不服阎木对人、处事的态度和为人的性格。狐王认为阎木这人做事真的太过果断随便,可是事后却又觉得她做事好像又挺有调理的,就这样相处了几千年,狐王崩溃了。

  阎木也不服狐王,狐王藏不住事且八卦,阎木跟他说了某事,下一秒全天下都知道了,久而久之,阎木崩溃了。

  “你懂为何?此为低调,狐王知识水平过低,又怎会懂得‘低调’二字?”阎木翻了翻白眼,调侃道

  狐王怒目圆睁,挑眉“哦?现时期早已不是知识的时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人类这般无用的生物,谁还不是靠武法说话?”

  狐王走到阎木身后,身高差距使二人像极了一对恋人,他在阎木的颈边嗅了一口“阎木,像你这般文绉绉的,除了上古昆仑那堆老东西,谁还用着这所谓的‘知识’啊?”

  阎木转头怒瞪他,两人相距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远处的众人看着他们就像在拥吻般,时间像是被冷却了般,众人鸦雀无声,不知过了多久,阎木正想开口说话…

  “够了”冰皇站了起来“众位入座吧,歌舞早已准备好了,狐王,就少说两句吧”

  “我…”狐王哽咽,双目看着冰皇,眼中有着不满、疑惑甚至愤怒

  这是唯一一个狐王心里话说不上来的一次。想说话的是阎木吧?挑起事端的也是阎木吧?为何只警告自己,这分明是偏袒!冰皇这个从来不近女色的雄性生物,第一次看到阎木这位大美人,说不定还想跟她长相厮守什么的。

  等等,阎木这人居然还有人想跟她白首偕老?不,不可能,相信妖狼王被自己杀死都不相信阎木这老东西也会有人爱!

  狐王的内心几经波澜,甚至还想到冰皇面前调侃几句,当然,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也就只能想想吧

  歌姬舞姬都是冰皇从天界精心挑选出来的,自然与凡间的不同。

  突然,跳舞的仙女围成一个圈,舞台中央的莲花开始绽放,许多蝴蝶开始飞向莲花中央,随着花瓣绽开,花芯上出现了一位少女,蝴蝶离开了花儿,飞向那位少女围绕着她,她的舞姿很是优美,身穿粉红花缎飞蝶锦衣,面部围轻纱,双眼媚意绵绵地看着王座上那双冰眸,每个动作蝴蝶都很配合。突然一个转身,面纱化成了更多的蝴蝶,她的容貌呈现在众人眼前。

  是她!神界昆仑玄鸟的女儿,这个世上最美的女子,也是现天帝苏淮之妻天后江镜离。

  她相比阎木来说,容貌确实是更胜一筹,可是,论媚,论气质,她却不及阎木。

  “恭贺冰皇寿诞大吉”她微微低头行礼

  “天后使不得,此礼应是小王行才是”冰皇的眼神中竟流露出丝丝柔情

  江镜离看他的神情竟也有着丝丝倾慕之意,但是略微参杂了些悔恨是怎么回事?

  由于来得人很多,歌舞结束后,是众人的娱乐时间——对诗、比武、聊天、唱歌、吃食等等,吵闹的环境下只有阎木呆坐原地抿茶,就连冰皇也跑去后院不知与谁作乐去了。

  寿诞要摆上一天一夜,对于无所事事的众王来说,这一天也就是为了好玩而消磨一下时光。可是对于阎木这个‘工作狂’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冰皇大人”

  一个极其不耐烦的声音出现在大殿上,异常清晰

  一位举止绅士的男孩出现在王座旁,右手放左胸,弯腰道

  “阴王大人,冰皇大人不在,有事与下奴说即可”

  阎木愣了愣,微微抬起下巴,什么?我要跟你家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不行,发火有什么好处,冷静,阎木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要冷静

  “告诉你们家冰皇,小王家中有急,先行告辞了”

  话音刚落,阎木一个瞬身离开了宴席

镛小焘

作者埋了很多坑,这些坑还是留在后面述说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