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魂归来是相思

第二十三章 回家

梦魂归来是相思 心向桃源 473 2018-12-06 22:20:25

  经过了一天的奔波,到了傍晚的时候,谢婉终于和君函回到了家。家里的钥匙她还是有的,藏在她袖口的袋子里,所以很顺利的打开了门。

  谢婉的父亲之前是大学教师,平时虽然节俭,但是家里的东西还是一应俱全。他很爱干净,平时会把家里各处都归置的整整齐齐,桌子板凳打扫的一尘不染。这一切似乎还停留在父亲出门前的样子。谢婉的眼圈红了。君函看到她这个样子,知道她又伤心了。他抱住了谢婉,“回来就好了,不哭了,乖,咱们明天就去看咱爸了”

  谢婉听了这话,又红了脸“去你的,谁和你是咱爸啊,咱们还没....结婚呢...”说到后面,她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但是本来沉重的心情被君函这么一打岔,反倒好多了。

  是啊,她的爸爸不管怎样,毕竟还活着。而她现在也回来了。

  想到这,她也抱住君函“谢谢你,函哥。没有你,也许我就回不来了”

  君函也紧紧的抱着她。

  谢婉放下了行李,去她的屋子里找到一根头绳扎住了头发,她开始打扫卫生。君函边和她说话边帮忙。离开了陵园,他的能量时强时弱,有时候他能碰触到除了谢婉以外的其他物品。有时候除了谢婉他什么也碰不到。

  其实他片片断断的记得一些自己的事情。可是又记不太清了。他就把这些记得的片段讲给了谢婉听。谢婉一一都记在了心里。

  因为回家已经是晚上了。这个房子几年没有住人,已经停了电了。既不能开灯,也打不了座机。煤气罐是她去厂里以后那几年才有的,她只是听说过,倒是没怎么用过。想必君函也死了很久了吧,他也不会用。谢婉就着凉水吃了点干粮,她心里操心着明天去看父亲的事情,吃不了几口就吃不下了。

  晚上收拾了一下,因为没有热水,她随便洗了下就上床睡觉了。君函也钻进了她的被子里,抱着她。头一天晚上是她睡着了君函才上床的。没想到现在他倒是越发大胆了。他不但钻进了谢婉的被窝,还无视她扭过去的意愿,非要把她的脸扳过来,面对着他。“婉婉乖,看着我”谢婉被他撩拨的心脏怦怦跳,呼吸声也变得急促了些。

  “函哥”才张口说了一句,嘴就被君函封住了。“唔…”

  “婉婉,我想要你。”

  谢婉听了这话,忽然想到了什么脸都白了。

  黑暗里君函看不到她的脸色,可是感受到了她的躲闪和逃避,一下子明白了。

  君函知道她过不了那个坎,可心病还须心药医,他思虑了很久,决定下一剂蒙药。他想让谢婉接受他,彻底忘了那屈辱。

  “婉婉,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黑暗中谢婉没有说话。她似乎在小声抽泣。

  君函等了她一会儿,感受到了她的痛苦和纠结。用力抱了抱她。

  “婉婉”君函还想说什么,谢婉忽然勾着他的脖子,也学着他的样子吻了上去。她吻的很生涩,嘴巴里咸咸的,还噙了些泪水。君函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有些疑惑,却也热情的回应她。

  好一会儿,谢婉才放开他。

  “函哥,也许你说的对。也许你我是天定的夫妻。”谢婉把头埋在他的怀里,闷闷的说。

  君函刚想开口问她,谢婉叹了口气,“其实,在我小时候,被人批过命。说我……”她说到这里,咬了咬嘴唇。“说我活不到二十岁。”其实这句话她没说全,批命人说的是,你会在二十岁生日那天被恶鬼杀死。

  这几天这些事,一桩桩连着一件件,难道都是巧合么?为什么她明明没死成,却见了鬼,被人结了阴亲?这两天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些事,就在刚刚,她忽然明白了。她还不到二十岁。她被侮辱那晚没有寻死其实没有改变什么。她到底还是…要死掉的…谢婉想到这些,感到压抑的情绪像潮水一般涌来,她闭上眼睛,像个在水里不会游泳的濒死的人,大口的呼吸,她似乎觉得那冰冷的水快将她淹没了。

  “不,婉婉,我会保护你。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君函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他想起那天在陵园,看门人的话“轮回之门已开,谁也逃不过。”他忽然很无力。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