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诺贝利家族

狐狸头牌

诺贝利家族 南宫沫杰 6060 2019-04-16 04:48:02

  “欢迎客人再次光临,我是您指名的牛郎,岚月。”

  “客人能够为岚月点香槟塔,岚月很高兴。在此赠与特别服务:抚摸耳朵十分钟。”

  “如果下次客人们能够再指名岚月来服务各位的话,岚月在此赠与特别权利:抚摸尾巴二十分钟。”

  “小姐姐,岚月也想让您再抚摸一会,但是后面还有客人在等,请再次订购酒水服务。”

  “不是这样的哦~”

  “只要小姐姐您订购了酒水服务,不管再晚,岚月都会陪您的。”

  “是真的哦~”

  “姐·姐~”

  ——

  “这真的是你弟弟?”我看着这个月“梦之家”牛郎店的账本。“回大人的话,岚月确实是我的弟弟,亲弟弟。”岚北恭敬地跪坐在我的办公桌前的地上。

  “其实,你可以坐在接待座位上的,不用跪坐在地上。”我对岚北说。

  岚北是现在“梦之家”的管理者(代理),男性兽化者,兽化为九尾狐(艾尔克·诺贝利“重点关注对象排行榜”上排第三)。弟弟岚月,男性兽化者,兽化为三尾狐。

  在打架方面,岚北胜岚月一筹,但——

  在牛郎店接客方面岚月却胜于岚北。

  岚北属于霸道总裁型,长相帅气,礼仪方面更是不用说(原本是这样的)。

  只是,他有每一个霸道总裁都有的毛病,而且还改不了(原本是这样的)。

  那就是——

  冷漠无情,身为九尾狐,性格孤傲不用说,他还特别嫌弃那些比他弱的人。只要他目测出你的实力弱到看都不用看,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从不看客人的脸色有多难看。

  偶尔陪客还对客人吹毛求疵,你要是刚下班来店里指名要他服务,他会先用衣袖摆遮住鼻子和嘴巴,然后用极其嫌弃的声音对你说:“哇——身上流出了一股弱小之人的臭气呢,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生活的!都这样了,还敢指名孤来服务,你还是回家算了!”

  这个时候请不要气馁,这种情况属于正常现象,请不要试图向经理理论为何要退购服务,这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的,在非一般情况下,本店会适当采取暴力手段促使个人打消“退货!还钱!”这个念头。

  “亲,如果您对岚北的服务不满意可以适当性打他两拳或踹他两脚直到满意为止。”我面带微笑对面前这位大约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说。“哼!我告诉你!要是我今天不满意!你这个店就别开下去了!”小姑娘非常嚣张的说。“我爸可是政府的高管!要是我不开心了!你们马上玩完!”

  说实话,我现在非常想打她,打到她亲爹都认不出来的那种。要不是艾尔克·诺贝利强调尽量不要和政府相关人员搞坏关系,我早就——

  留下了委屈巴巴的泪水。

  出于不可抗力因素,我无法把这位无理取闹的小姑娘赶出去,更无法将她打一顿消气。

  这时,我们的鬼才岚北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说:“政府高管啊~”然后他突然对着里屋舞池喊到:“克里斯提娜小姐和耶律提小姐麻烦你们到前台接待处来下好吗?有个小姑娘说认识你们!”

  “你的定位不是霸道总裁型的吗???”我疑惑地看着岚北,他微微一笑,说:“在家族里再待个十几年可能是,现在离开家族了,本质上还是一个冷漠但是风趣(偶尔),偶尔嫌弃(完全不)但是不挑剔(完全不是)的没钱没落少爷型(扩充:他还特别嚣张和傲娇,但有时候会特别关心你)。”“你开心就好。”我无语地说。

  在客人克里斯提娜小姐和耶律提小姐出来后,疯狂地嘲讽了这个小姑娘,并且告诉他他的父亲明天就会离职。

  “管好你的嘴!”克里斯提娜小姐用力地掐了一把小姑娘的脸,“这张嘴要是在说错话,我就撕了它!”“而且,我们还会帮你把你的漂亮的小脸彻·底·刮·花哦~”耶律提弯下腰拍了拍吓得坐在地上的小姑娘,“懂了吗?”

  “我要去告诉我爸爸!你们给我等着!”小姑娘挣扎着站起来哭着跑了出去,跑出去前还聊下狠话(应该算不上)。

  “略略略~胆小鬼!”克里斯提娜坐着鬼脸,一脸鄙夷。“岚北少爷,只要你有什么难办的事,只要我们能够办到,就尽管来和我们说好了。”耶律提礼貌地说。“对对!只要遇到这方面的麻烦事就尽管来找我们好了!”克里斯提娜笑着说。“一定的!下次两位可爱的小姐指名我我将奉上特殊服务哦~”岚北笑眯眯的,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下回我们来指名你的话你不许耍赖!”克里斯提娜开心地指着岚北说。“并且我们还会点上昂贵的酒水来庆祝。”耶律提说。

  “当然。下次再见啦~”岚北挥着手和她们道别,然后转过头对我说:

  “我处理的怎么样?老板?”

  我不到从哪里吐槽。

  “还是把你定位在狂拽酷炫叼但是并没有什么用的没钱落魄少爷好了。”

  “这个千万不,还请高抬贵手。”

  接下来说的是他的弟弟岚月。

  岚北的双胞胎弟弟,虽然出生只差了十五分钟,但身高却差了三十多公分。

  一个一八七的嚣张大少爷,另一个是一五三的软萌小正太。

  如果是你,你选哪一个?

  这还用问吗嘛!

  当然是选——

  小正太啦~

  软萌软萌的多可爱啊~

  我不是怪阿姨,更不是变态。

  说句实话,岚月真的比岚北要好太多太多了,米歇尔也这么说过(她说她这么说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岚月比岚北懂事)。

  ——

  “这就是你出差从兽化者地盘带回来的垃·圾?”在艾尔克·诺贝利的实验室里,米歇尔蹲在放置她口中说的垃圾的兽笼旁边,“靠过来一点嘛~你们不靠过来怎么知道你们没价值呢?”

  “离这些虫子远些,省的感染上什么奇怪的病毒导致再次变异。”艾尔克带上实验时用的防护手套,“你闪开些,待会这两个畜生要是抓到你什么地方,我可不会帮你上药!”艾尔克不悦地打开另外一个笼子。“这是你顺便抓的兔子?”米歇尔对艾尔克手里的兔子非常感兴趣,白色的绒毛加上玛瑙色的瞳孔。

  让她感到十分当然不舒服。

  然后米歇尔伸出手掐住了兔子的脖子,眼神凶狠。

  “别随便乱动我的东西。”艾尔克拍开了她的手,“这只兔子可不是你的玩具。”说完,艾尔克把兔子轻轻地放进观察箱,“你好恶心哦——我是指你在这个方面。”米歇尔说。

  “你要想玩就玩刚刚抓到的狐狸好了。”艾尔克摁了一下兽笼的开关。“只要你不玩死他们,随你怎么高兴。”

  “真的吗??!!”米歇尔睁大眼睛,兴奋地靠近笼子,“随我高兴吗?”

  “前提是你不杀死他们。”艾尔克从素材笼中取出一个蛇型素材,从工具箱中取出肢解刀准备将它分解。

  “嘻嘻,这是当然的啦!”米歇尔答应道,随后,她笑着对着笼子里正在龇牙咧嘴的九尾狐里和瑟瑟发抖的三尾狐里,说:

  “你们能让我玩的尽兴的,对吧?”

  “你们会活下去的,对吧。”

  笼子里的九尾狐里把自己的弟弟护在身后,警惕地盯着米歇尔。

  ——

  “然后您把他们打了一顿之后就送到我这来了。”我略微冷漠地盯着眼前的三人。

  “是一起玩游戏哦!”米歇尔摆了摆手否定了把这两个小鬼毒打了一顿的事实。“所以游戏内容是单方面殴打......”“并不是。”她飞快的否定道,“是相·亲·相·爱的追逐游戏!”她特地加重了相亲相爱这四个字的读音。

  ......要不是我看到这两个小鬼惊恐的眼神,我就真的信了。

  “啊,对了!”在米歇尔准备回去之前,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艾尔克让你多注意那个年纪大一点的小鬼头,别让他死了。他说,如果你不小心把他们弄死了,他就让你躺在实验室里的手术台上!”

  ......妈妈,我好怕怕......

  “不过你放心好了,只要有我在你暂时是不会死的!”说完,米歇尔挥了挥手以作告别,然后就“嗖”的一声消失不见了。

  领域能力只好用,羡慕嫉妒恨。

  “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小伙子们~”

  我微笑着对着眼神非常警惕但是身体却在颤抖的二人说。

  “有什么擅长的吗?”

  ——

  “伤的有点重。”总部治疗部的管理者叶惜说,“绝对不是走路摔的那么简单。”叶惜检查了一边,皱起眉头。“相·亲.相.爱的追逐游戏。”我学着米歇尔说话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她说的话。“......”叶惜似乎有些无语,“她开心就好。”

  叶惜说两个小家伙受的伤虽然有些重,但还在她所能治愈的范围之内。

  叶惜开始使用能力,她轻声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语,手部周围出现金色的光,两个小家伙身上的伤痕慢慢地消失不见。体型较小的露出惊讶的表情,体形较大的警惕的表情稍微温和了一点。

  “治疗完毕,已经没有事了。”治疗完毕后,叶惜开始整理她的出诊箱。“你出任务?”我盯着出诊箱,“有什么疾病任务需要‘大神医’出马啊?”我蹲下腰,两手托腮,看着面前的两只小狐狸。“委托人是切尔撒的朋友,指定要我来完成。”“啪嗒”一声,叶惜合上出诊箱,“他提到了‘蓝色的柚草’,所以我答应了。”

  “遇到危险记得叫上我们啊~”我无聊地用手戳着那只年纪较大的狐狸。

  叶惜拎着出诊箱,走到门口。她离开之前这么说:

  “那也得遇到才行啊~”

  ——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处理你们呢~”

  “是很难得的九尾狐兽化者呢~三尾狐也就算了,真不知道艾尔克·诺贝利是怎么想的呢?”

  “我问你们一个问题。”

  “你们想要活下去还是现在立刻死去?”

  ——

  “哥哥怎么了吗?账目有问题吗?”岚月担心地问,“账目没问题。”岚北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发呆?”岚月问,“大人说过,发呆的时候容易露出破绽然后被敌人偷袭。”岚月收起笑容,展现出与平日完全不同的冷酷模样。“这个我知道,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岚北走到护栏边,抬头望向空中的圆月。

  “我可得好好感谢小时候任性的那个我。”

  ——

  岚北和岚月是亲兄弟,岚月比岚北晚上两三年出生。岚月出生的那天,岚北非常开心,因为岚月出生后就有人陪他玩了。别的狐型兽化者都不和他一起玩。

  小时候的岚北非常非常想要一个能和他一起玩的朋友。

  他在生日当天许愿想要有和自己一起玩的朋友,然后岚月就出生了。

  虽然并不被家里的长者所认同,但岚北非常开心,因为岚月出生后他就有朋友了。

  岚月有一点笨,好吧,不是一点,是非常的笨,虽然岚北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最明显的一点是岚月应有家族优秀的血统,却在最普通的年纪比普通狐型兽化者还要弱上一倍不止。

  年纪轻轻的岚北在成年前就拥有了九条尾巴,岚北在现在岚月的年纪已经拥有五条尾巴,而岚月只有三条。

  这就是差距,纯血与杂种的差距。

  “你在乎他们的看法做什么?”岚北的语气非常轻松。“可是哥哥,我比族里的同龄人都要弱。”岚月低下头,“是不是和长老们说的一样,我不应该出生啊?”

  “啪”的一声,岚北惩罚性的拍了一下岚月的头。“说什么呢!”岚北有些不悦,“你是我等了好久才等到的弟弟,最有资格和我一起玩的人。那些老家伙说什么你不用管。”

  岚北站立在草地上,运用自己的能力。

  夜晚的清风吹来,吹散圆月周围的云朵,顿时周围亮了许多。岚月身边开始生长出白色的小花,一直绽放着知道围住两人。

  “你是我弟弟,是我唯一承认有资格站在我身边的人。”

  岚北小时候因为和同龄人不一样,所以被同龄人排挤,没有人愿意和与自己不一样的兽化者一起玩。绝大多数时候,岚北只能站在一旁,远远地盯着他们看,看着他们玩各种各样的游戏。

  只能只能看着别人玩自己却不能加入的感觉真的糟透了。

  岚北很不开心,非常的不开心。

  所以岚北把那些不和他一起玩的同龄人教训了一顿。因为岚北的爷爷是狐型兽化者一族的族长,同龄人都不能说什么,只能把怨气咽在肚子里,想着日后再找机会报复。

  然后他们等到了,因为岚北想要和自己一起玩的朋友而出生没有被抹杀的次品岚月。

  岚北在岚月出生后几乎天天围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的那种。在岚北的父母死后更是如此。

  直到岚北的爷爷派人隔开了他们两个,他说:“只要你成为族里最强的兽化者,在这之后随你怎么办。”岚北对成为最强这件事不是很感兴趣,他只知道只要完成了爷爷布置的任务,他就可以和自己的弟弟岚月一起玩,了,诶?

  为什么会受伤?

  为什么会有用鞭子抽打的痕迹?

  为什么?

  不能理解,我只是想要和别的兽化者一起玩而已啊?

  为什么呢?

  “因为你太强了啊!你根本就只想着自己,遇到忤逆你的人只会用暴力让他屈服!”

  “所以,这就是你们欺负我弟弟的理由?”岚北抓起其中的一位狐型兽化者的脑袋,“因为你们打不过我,就去找我的弟弟‘报仇’吗?哈哈!真有趣啊!不过就只一群没有用的败类!”岚北这么说着,狠狠地把他摁进地里,左脚重重的踩在他的头上,说:“只有弱者才会去欺负比他们还要弱小的人。”

  “帮我带句话,就说如果你们还要找我弟弟麻烦的话,我随时恭候各位大驾光临。”岚北放走了一位狐型兽化者,然后打了个响指,使用能力狐火点燃了其他狐型兽化者的躯体。

  不顾他们痛哭的嚎叫,拍了拍手,自顾自地转身离开。

  回去后又要被老头子念叨了,岚北这么想着。

  “你这是胡闹!”果不其然,老头子再知道这件事后非常生气,“你知不知道你做这件事的后果是什么!”

  “你知不知道如果族人不同意,你就不可能当上族长!你当不上族长是要丢光家族的脸面的!”老头子气的胡子发直,脸发白,“当不上族长的狐型兽化者就是把我的脸丢光!和那些没有用的杂种是一个下场!”

  “丢就丢呗。”岚北满不在乎地说,“这很重要吗?”“你知不知道把家族的脸都丢光了,你让我怎么办!成为那些下等狐型兽化者败类的饭前笑料吗?!!”

  “你成为他们的饭前笑料和我有关系吗?我对你说的事完全不感兴趣。”岚北转过身准备离开。

  “你会变成什么完全和我没有关系。”

  就算是死在我面前也一样。

  “愚蠢并且自私。”艾尔克·诺贝利在杀死那个老头子之前这么说,“和原本想的差好多啊,情报是对的吗?”吉塔亚力·诺贝利疑惑的问道,“完全不有趣嘛~”“只有你喜欢用能力看着对方无法反抗的这样的人才会觉得无聊。”艾尔克·诺贝利吐槽道。

  “才不是呢!”吉塔亚力一边反驳,一边用能力让身后正准备反抗偷袭的狐型兽化者瞬间被匕首刺死,“话说你要把哪两只留下了当做米歇尔的礼物?”

  “闭嘴。”艾尔克没好气地说道,“做好自己的事,少去想别人的私事!”“诶~你至少得说明是哪两只啊~不然我会无差别攻击的。”说着,吉塔亚力·诺贝利又用能力瞬间刺死另外一名反抗者。“一只白色的九尾,另外一只偏粉的三尾,尽量不要留下伤口。收拾完后,在村口集合。”艾尔克·诺贝利在找到收藏室的机关后对吉塔亚力·诺贝利说。“收到,保证完成任务!”吉塔亚力·诺贝利回道。

  能赢,岚北把岚月护在身后,岚北看着周围一圈的无面怪,想着。

  不能赢,在吉塔亚力·诺贝利用能力让岚北和岚月变回狐形态之后,岚北这么想着,完全无法攻击吉塔亚力,只要岚北一有什么动作就会受到突然冒出来的限制而无法动弹。

  会死,在见到米歇尔·诺贝利的第一眼,岚北就可以肯定,即使米歇尔·诺贝利只是针对性的强化岚北和岚月。

  “您是一个好人,我是这么认为的。”有一次岚北对贝玛拉迪·诺贝利说。意想之中的大笑,甚至夸张到笑出了眼泪。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好人?”贝玛拉迪·诺贝利用手拖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岚北。

  “您为我们准备了住所,提供食物与衣物甚至是工作。你从来不会无理由的打骂,欺辱我们。您总是耐心地教导我们。”岚北回答道。

  “哈哈哈!”贝玛拉迪·诺贝利大笑道,岚北并不认为他说错了。

  “就因为这个?”贝玛拉迪·诺贝利摸了摸因为笑得太夸张而留下的眼泪,“听好了,小朋友。”

  “如果这样就让你认为我是个好人的话。”

  “你就太可怜了。”

  岚北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意味着同情的贝玛拉迪·诺贝利的笑容。

  ——

  “别发呆了,哥哥。”岚月提醒道,“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继续工作了。”岚北只是发呆想事情的功夫就快到开张时间了。“知道了。你先去,我整理好衣服就来。”岚北回道。

  岚月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如果不想再看到大人那么笑第二次,现在还是快点工作的好,然后,在某一天。

  把她拉下来。

  岚北整理着衣物,这么想着。

  ——

  “欢迎再次光临,我是您指定的牛郎,岚北。”

  “感谢您订购香槟塔服务,在此赠与您特殊服务。”

  “欢迎多多支持我。”

  “是岚北哦~”

  “尊贵的客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