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55章 很爱很爱你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688 2019-02-07 23:59:37

  吴妈看着白娇娇脸色苍白,她眼神闪了闪说:“娇娇,我是不是说了你不爱听的话?”

  “没有。”白娇娇猝然回过神,她强扯出一抹略显生硬的笑容对吴妈说:“云少惦记我,让我非常开心,回头云少要是联系你的话,你就告诉他一声,就说我说的谢谢他送给我的铃兰花,我很喜欢。”

  “好。”吴妈笑容灿烂,“先不说这些,喝完甜汤你早点睡吧,夜深了,你回来这么晚肯定累了。”

  “谢谢吴妈特意端来的甜汤。”白娇娇道谢吴妈,又歉意的说:“我马上新戏开拍,所以现在戒甜控制体重中,晚上我不在吃夜宵,所以……”

  吴妈一听了然,她忙又把放在桌上的甜汤端回托盘中,她对白娇娇说:“吴妈知道了,以后你不要求,我就不留夜宵给你,那你洗漱之后早点休息吧。”

  白娇娇对吴妈微笑,“好的,吴妈。”

  吴妈离开白娇娇的卧室之后,她眼神极其的复杂的看着白娇娇亲手关上的卧室门,最后她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气离开。

  此时,白娇娇神情很复杂的望着自己卧室内的白玉铃兰。

  云寒送给她的铃兰,甚至吴妈还说出Y国伯里小镇的铃兰花。

  要知道她最喜欢的铃兰就是伯里小镇的,云寒却空运送给她花。

  她至今都想不透他到底怎么知道她喜欢铃兰花的。

  而她看着这些铃兰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烦躁,下刻手又不自觉的放在脖子上,指腹摸着项链上的铃兰坠。

  项链摘不掉就算了,至于这些白玉铃兰她也想取下直接丢进垃圾桶。

  因为她一点都不想要云寒送给自己的礼物,可她却根本不敢扔,一旦扔了被吴妈发现一定会认为她对云少云寒有意见,一旦传到他耳中,她再一次的没事找死。

  鼻息间全部是铃兰花的幽香,她轻咬下唇,心里越发的复杂。

  最后她摇了摇脑袋去清空这些思绪,她转身去冲个澡睡觉。

  她什么都不要去想,她只想安安静静睡觉。

  但是,这夜她睡得特别不好,铃兰的香气本来最能够安抚她的心境让她好好休息。

  可她因为白玉铃兰的香气开始不断做各种乱七八糟的梦。

  她先梦到自己拍戏掉深海中没人救她,她自己淹死。

  接着她梦到自己掉下悬崖浑身是血,最后她人都会飞。

  一夜她处于半梦半醒中,直到清晨的到来阳光撒进卧室内的时候,她感到光芒的安全感让她闭上眼终于熟睡。

  不过,她这次依旧做了一个梦,而这个梦延续着上一次她在外婆家的梦,这梦甚至比上次更加的详细。

  梦里她躲在一旁看着一名容貌非常美丽的女人手牵着,一位身穿黑色小西装的小男孩在外婆面前恳求着。

  “娇娇,你藏在哪里了?”这刻,妈妈李舒雅笑声中又带着宠溺的出声。

  白娇娇一听妈妈李舒雅叫自己,她急忙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身体往桌子左侧缩了缩。

  此时,她一个抬眼看向外婆立刻一愣,因为她看到那名小男孩正在看着她,这让她瞪大双眼有些害怕的又把身体往里面蜷缩了一些。

  她怕,因为她发现这小男孩就像被人硬生生给用了橡皮擦一样,另外一张脸什么都没有,只能让她看到他另外半张脸,可他半边脸也很帅气。

  更重要,她看不完整他的脸,却能看见他有一双特别好看的狭长凤眸。

  他漆黑的大眼睛里面只有如雪苍白的荒芜和空洞,好似一具活死人。

  她捂着嘴巴呆呆的看着这位男孩子,望着他一双深邃的黑眸凝视着自己。

  而后他似乎帮着她隐藏不让她被发现,他又移开视线落在他身边的女人身上。

  “不好意思妈妈,我不知道你在这里见客。”白娇娇妈妈李舒雅的声音响起,而后又有关门声。

  白娇娇听见关门声也知道妈妈李舒雅离开,她也想跑开。

  但害怕外婆看到她要训斥她,她就继续藏起来看着眼前一幕。

  “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我打听了很久,大家都说你特别厉害。”那位下跪在白娇娇外婆面前的美丽女人苦苦哀求着。

  “救不了,你们走吧。”外婆无情的拒绝这女人。

  “我们家就只有这一个儿子,求求你了。”美丽的女人恳求着外婆,“我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救,甚至在我说出关于我儿子的事情很多人都认为我是疯子。”

  话罢,她又说:“人们都说你算命特别准,你通灵还有驱除污秽的本事特别大,你就救救我儿子吧,他还这么小。”

  “说了不救!”外婆拒绝的很干脆。

  “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美丽女人再一次恳求着,“只要你能救我儿子,千万千亿我都愿意给你,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给你,你救救他吧,求你了。”

  “每个人的命都是定好的,强行改命最后我会付出代价而不是你们。”白娇娇的外婆冰冷的望着眼前的美丽女人,“钱就能救我的命吗?钱能给我想要的一切吗?我根本不屑钱,你用钱来诱惑我救你儿子,这是对我的侮辱!”

  “我命也可以给你。”美丽女人急忙哀求着,“求求你救救我儿子。”

  “我要你命做什么,杀人这是犯法的,我是守法公民!”白娇娇的外婆说的干脆,而后她语气不耐烦的催促说:“你快走。”

  “求你,求你了,我求你。”女人在地上磕头。

  白娇娇看着眼前这美丽的女人头在地上磕的咚咚响,她都感到疼痛。

  “走!”外婆厉声驱赶。

  那女人还是不走,她跪在地上卑微的哀求的磕头,“求你,求你了。”

  白娇娇望着这女人头都磕青了,让她忽然想起妈妈李舒雅有次从爸爸的书房出来也是额头发青,嘴角还带着血,这让她很心疼。

  这女人让她忽然想到那时候受伤的妈妈,下一刻她用着稚嫩的声音出了声:“外婆,你救救他们吧,你看她好可怜。”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向了她这边,让她吓了一跳。

  然后她就看到外婆紧蹙眉头,一张脸极其阴沉的走到她面前单手把她提出来。

  “找你妈妈去,谁准你在这里!”

  白娇娇当即红了眼睛,身体都在发抖,因为她第一次看到外婆凶狠狠盯着她,让她怕极了。

  “求你了,你也有外孙女,你也知道孩子多脆弱,多珍贵。”

  此时白娇娇的外婆看着被自己吼惊吓到的白娇娇,她眼中带着疼惜的不忍心。

  或许因为白娇娇的出声恳求让她的外婆动了恻隐之心,她转头看向那女人沉声道:“你儿子的命里有四个劫,第一个劫,记住不要让他开车出门,因为他会出车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