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54章 倾心的守护者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05 2019-02-06 23:59:20

  很快,萧书景来到别墅大门口,他看着脚下被白娇娇丢弃在这里的一盆绿萝。

  他亲眼看着她买绿萝,然后她从无法通车的景区里面抱着绿萝走了很久的路,最后她把绿萝带回这里却不要了。

  此时,灯光下的绿萝碧绿,洁白又普通的瓷花盆内绿萝枝叶茂盛,而在他眼里只看到白娇娇纤细的影子,还有她买绿萝时的心情。

  不用吴妈提醒他,他也知道白娇娇买绿萝想送给他。

  只是……

  下一刻,他慢慢俯身,伸出一双骨节分明修长极好看的双手捧起这盆绿萝。

  他发现这盆绿萝如此的美丽,带有魔力让他晃了神好似让他在看着白娇娇,他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在叶片上落下轻柔一吻。

  这刻,他狭长凤眸深有漆黑的凝视着面前近在咫尺的绿萝,他转身走向别墅。

  但是,他站在大门口的时候似乎和白娇娇一样出现犹豫的心境。

  他目光深幽定定地望着面前这扇大门,他站了几分钟之后悄无声息的返回别墅。

  与此同时,回到别墅内的白娇娇全身疲倦的直接倒在床上,她好累,从来有过的疲倦侵袭着她的内心。

  天知道,她刚刚跟傻了一样在门口犯魔怔,一会放下绿萝一会又端起绿萝。

  最后,她还是没有要那盆绿萝。

  因为她虽然和自己内心较劲认为绿萝是自己买的就她的,到了最后她还是认为就算把绿萝放在卧室,她只要看见就想到自己当时买绿萝为萧书景。

  她才不为萧书景,她也不要绿萝,丢弃就丢弃,就当几十块丢了。

  此刻,她翻个身却正好看到床头桌上摆放的一个白色花瓶,里面放着很大一束白玉铃兰,每一支铃兰花束上的铃兰花都极其的美丽。

  她一愣,才发现自己鼻息间满是铃兰花的清幽香气,幽幽地,柔柔的,好似要抚平她内心所有的焦躁,让她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白玉铃兰……”她呆滞的望着眼前精美花瓶内的铃兰低喃出声。

  下刻,她猝然回过神忙半坐起来看向窗边桌上放着的铃兰花,一束李灵送给她的,一束云寒送给她的,但是那两束已经有些枯萎却没有被她丢弃的铃兰花已经不见。

  而摆放在她桌上的带着全新的两个花瓶,瓶内放置的大束鲜花又美丽高雅的白玉铃兰,这种铃兰对于极爱铃兰花的她一眼能够认出极品。

  极品的白玉铃兰让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云寒送给她的,只因这些白玉铃兰花和上次云寒送给她的花一模一样。

  这……

  她惊愕不已的呆呆看着这些铃兰,她平静的心里一下子充满复杂。

  云寒根本不在乎她,为什么忽然送她铃兰?

  这让她的心里忽然忐忑不安起来,难道云寒又从国外回来了?

  她急忙去想了想自己最近做的事情,似乎除了她和保镖萧书景较劲生气,深夜不回家去酒吧喝酒之外,她什么都没有做吧?

  可她看着这些铃兰花心里依旧忐忑不安,让她猝然回过神下了床,她刚好打开门就看到吴妈手里捧着托盘站在她面前。

  吴妈眼中惊愕的看着白娇娇,但她还是声音温和的问:“娇娇,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白娇娇虽然要去找吴妈,可她见到吴妈还是很意外的问。

  “我睡觉向来晚。”吴妈眉眼间慈爱的看着白娇娇,又说:“要不要让开门前位置?我给你端了清凉甜汤,喝完你睡觉。”

  白娇娇小怔一下忙让开,她在吴妈走进屋内的时候神色缓了缓说:“其实我正好也要找吴妈你。”

  “嗯?”吴妈惊讶,她转头看向白娇娇问:“找我?怎么了?”

  “我房间的白玉铃兰花云少送的?”白娇娇再次看了一眼床头桌上的白玉铃兰问吴妈。

  吴妈看了一眼花瓶内的铃兰,她眼神带着复杂和无奈,可她语气轻缓又温柔似是没半点别的情绪。

  她回应白娇娇:“除了云少还能有谁送给你白玉铃兰呢。”

  白娇娇在听见吴妈肯定的话语,她心中更心悸的要发疯。

  “那云少回国了?”她急忙追问。

  她不想见云寒,一见到云寒总会出意外,他不在,她很自在。

  “没有。”吴妈回答白娇娇,“云少在国外,这铃兰从英国盛产铃兰花的伯里空运过来送给娇娇你。”

  “……”白娇娇怔愣的看着吴妈,她已经听不进去什么伯里的铃兰花,最主要云寒没有回国就好。

  “云少真的很喜欢娇娇你。”吴妈放下清凉甜汤后,她转身笑容可掬看着脸色的白娇娇柔声说:“铃兰很娇贵的,只要稍微不保鲜就会花骨朵掉落就不好看了。”

  “而且,我听送花的人说,云少为了送给你铃兰花用他的私人飞机将花空运回来,飞机上还有专门的花匠照料这些花,为的是花送到你这边一定完美无瑕。”

  白娇娇:“……”

  吴妈眼中带着一抹莫测,她微笑看着白娇娇说:“娇娇,我记得铃兰花的花语叫‘倾心的守护者’,而在英国一般新娘才会用铃兰做捧花,花语还有一种叫幸福的爱情,你是云少的妻子,你最适合铃兰。”

  白娇娇:“……”

  吴妈轻笑的看着白娇娇说着:“云少这是在告诉你,他的心早就属于你,并且他还是你的守护者,不管何时他都会保护好你。”

  白娇娇:“……”

  她呆滞的看着吴妈,她听着吴妈这些话都懵了。

  倾心的守护者?幸福的爱情?她只知道铃兰的花语叫‘幸福的归来’。

  不过,云寒忽然送她铃兰花让她和之前一样没有感动,反而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事。

  然而,她除了醉酒之外没有做别的事,这些喝酒小事她相信萧书景不会告诉云寒。

  难道云寒在国外休养身体太空,才想起她这个有名无实的云太太,随便送她点铃兰花让她还记得有他这么一位丈夫?

  还是……

  她后颈发寒,她也没有出轨保镖萧书景,故此云寒不可能知道她和萧书景之间的所有事,总不会故意送花提醒她云太太的身份?

  越想她就心越慌,更加肯定她晚上丢了绿萝的行为正确,而她与萧书景疏离也很对,毕竟她是云寒的妻子,云太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