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38章 白娇娇不是你能窥视的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287 2019-01-22 23:49:53

  金平脸色更加阴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

  “怎么了?”张逊看金平神情更加难看便问。

  “不知道谁打来电话,然后又挂了。”金平盯着这个陌生号码直接拨过去。

  下一刻,他除了听见电话接通的声音之后,他一个抬眼看到面前站着两名身穿黑色西装高挺的男人盯着他。

  余之晋也看到忽然他们桌前站着两名男人,而这两男人相貌普通却身上散发的气势非同一般。

  他立刻警惕的出声问:“你们谁?”

  两名男人二话不说一人走到金平面前快速一拳打在金平的腹部。

  金平当即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声,五脏六腑似是一瞬间位移了那般剧痛无比,他连出声的力气都发不出。

  这男人在打了金平腹部一拳之后,迅速抬手再一次用胳膊肘重重砸在金平的后背。

  若说刚刚金平被打的弯曲身体,这次后背的一拳他整个人都站不稳“咚”的一声巨响他的脸重重砸在面前的玻璃桌上。

  顿时,连玻璃桌都经受不住他的大力,一瞬间玻璃碎掉,他一张脸都刺进了碎玻璃随着桌倒而倒在地上。

  一旁的余之晋和张逊先是一愣,他们两人急忙怒道:“你们……”

  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那黑色西装的两名男人一人一个上勾拳打的余之晋和张逊两人嘴里冒血,更是眼冒金花的人都瘫倒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这一刻,桌倒玻璃碎的声音引起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很多人都看向这边来。

  个别几人一看这般想上前去阻止,但又被同桌的人给制止,毕竟谁都看得出来这两名男人身上散发的凌厉和可怕根本是来寻仇的。

  没人会无端给自己引仇恨,所以在场没一个人愿意出手帮助,但是一旁的侍酒生看到这般急忙拉来保镖。

  但是酒吧的保镖一看这一幕,他们似是早被交代过,几名保镖直接拽着侍酒生就朝着员工休息室走去,直接无视斗殴。

  此时,磨磨蹭蹭去买单的刘青青拿着卡站在吧台一脸发懵,因为白娇娇喝的酒早就被人买过单,但不知道谁买的单。

  这让她很诧异,因为白娇娇的心情不好今晚点的酒都极其贵,几十万就这样被人买了。

  而她正在纠结走还是不要浪费那些酒她回去喝掉,结果打起来的一幕让她格外意外。

  她喜欢看戏,特别在酒吧看斗殴,血腥气特别刺|激,而且酒吧斗殴太平常,很多人喝多了一言不合就打起来。

  这两名男人打完金平之后并没有罢休,一人弯身揪住金平的头发拽起头。

  这刻,金平一张英俊的面容上满是玻璃碎,鲜红的血顺着他的脸流下鲜血淋漓,他再无好看的脸只有恐怖。

  他神情痛苦没有刚刚那般霸气而阴戾的杀气,只剩下惊恐的眼神,因为他的眉心刺进玻璃片,要是刺中他的眼睛,他就要变成瞎子。

  “你们……到底是谁?”这刻,他忍着剧痛语气不稳的问。

  那拽着金平的黑衣男人凑到金平的耳边字字清楚带着阴狠警告:“有些女人不是你能窥视的,这一次饶你一命,下一次就要你的命,金氏集团大少爷金平!”

  当金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瞳猛的一缩,因为这句话让他瞬间想到白娇娇,特别余之晋说的那句白娇娇身后有大人物撑着。

  所以这两个狠狠打了他的两名男人全部是白娇娇身后人派来的,而他听见这黑衣男人对他说出金氏集团的时候前所未有的恐惧让他头皮发麻。

  因为他被父亲送出国很多年,回国很少有人能够认出他,故此他立刻被认出来说明他的底细已经被查清楚。

  这句话不单单是警告,因为下次他再一次接近白娇娇就要他的命,是这样的吗?

  谁,谁是白娇娇背后的男人?

  难道,今晚那戴着口罩的男人就是白娇娇身后的男人吗?

  又是否他派人去抓走白娇娇的混混们忽然被指杀人,也是口罩男人做的?

  那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能在短短时间内不止解决他派去的人,还准确无误的找到他?

  黑衣男人看着金平神情变化,他大力拽着金平头发的手大力往下砸去,顿时金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下刻,这两名黑衣男人非常有默契的站起来很淡定的离开。

  一切发生的都很快,快到很多人都没有回过神,当他们缓过劲的时候就看到金平倒在玻璃碎片中,一旁的余之晋和张逊朝着旁边人大喊:“救护车,救护车……”

  此时保镖才姗姗来迟,一看这般就对余之晋他们说:“救护车叫了。”

  “刚刚你们在哪里?”张逊愤怒的看着才来的保镖,“有人打架看不到吗?”

  高大魁梧的保镖看着张逊语气很淡道:“很抱歉,我们之前都在外面,现在得知里面发生斗殴。”

  张逊顿时被这句话给堵的气急败坏,“你们走着瞧,这事我们和这家酒吧没完!”

  保镖理都不理张逊转身就走。

  余之晋将金平从玻璃堆里扶起来,就看到金平一张脸,甚至眼皮子上面都是玻璃渣的时候,他满脸惊恐的忙唤道:“金少……金少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酒吧舒缓的曲子继续响着,仿佛为这一场压制性的斗殴送上一曲别样的伴奏。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大家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很多人早早买单离开。

  站在吧台看戏的刘青青看完戏转身离开,虽然她舍不得那些酒,但她一个人不想喝酒。

  并且,她明天和白娇娇好好聊聊娇娇走后,酒吧打架这种刺|激的有趣事。

  凌晨五点的历城,天已经大亮,白娇娇比之前还晕的厉害,明明车内很凉爽,可她身体却非常非常的热。

  “你能脱下你的西装外套吗?”她不是被下了药,所以她脑袋还清醒,可醉酒很难受又热。

  车上一直不曾说话的萧书景凤眸凝视着白娇娇,一路上他只看到她眼神深幽呆呆望着自己,这都已经快到别墅她这忽然的一句话让他眼神一闪。

  他后背撕裂的非常厉害,他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伤口裂开在往外面涌着血,他连动一下都剧痛无比,更别提脱衣服,他的衣服早就黏在身上。

  可她一句话,他松开抱着她娇||躯的一手,眸底带着隐忍去忍受着让他痛不欲生的痛楚,将西装外套脱下只穿着单薄的白色衬衫。

  下一刻,他身体一僵,一双凤眸不在深幽而是燃烧出一团火的望着白娇娇。

  只因此刻白娇娇整个身体都紧贴在自己身上,特别她胸前的柔隔着单薄的衣料让他感受的极其清楚,似是他还感觉到她前面的一抹挺。

  “唔……好舒服……”白娇娇发出一声软糯又满足勾人夺魄的满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