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36章 那晚你也是这样抱着我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34 2019-01-21 23:23:50

  白娇娇晕的不行,今晚她喝了太多烈酒,因为她本来想把自己喝的彻彻底底醉掉。

  但是萧书景的出现让她最终还是没能让自己喝醉到断片地步。

  此时,她被萧书景抱在怀里,单薄的衣料让她感受他身体的冰冷,为她带来特别舒服异样的美妙感觉。

  “那晚你也是这样抱着我。”她望着他声音柔糯。

  不知道醉酒的缘故,还是她大脑某处的记忆被激发,让眼前的迷|离望着萧书景的她好似想到被下了药的那一晚,他也是这样抱着她离开。

  只是……

  她情不自禁的轻咬下唇,想到她与他的吻,内心中涌动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想再一次亲吻他。

  萧书景脚下步子一滞,一双狭长凤眸凝满漆黑的深幽,他垂眸看去就看到白娇娇剪水眼眸迷醉的望着他一眨不眨。

  烟熏妆也无法掩盖她的绝美,她烈烈红唇微微轻启仿佛在等着他一亲方泽,这让他脑中瞬间映入他和她的那几次接吻,每一次只要回想他喉结不由滑动,腹部涌上强烈的热意。

  他深邃的目光多了一丝灼灼望着她,看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她优美的下巴最后他视线落在她性}||感的锁骨上往下去,顿时呼吸一窒。

  那似是随时从衣服涌出来的大胸,雪白又让他心神动荡的腹部热意更强烈,身体感觉到难以言喻的热意,更有一处不由的有了反应。

  下一刻,他急忙抬步走着,急忙的深呼吸去压下不该出现的情绪。

  白娇娇呆呆的看着萧书景,就算他戴着口罩,她的脑袋里面也全部是他的容颜。

  她抬起双手捧住他的脸颊,顿时她感到他抱着自己的身体猛地一僵。

  “你有毒。”她看着他说了一句别具深意的话。

  萧书景眸子中的漆黑更加浓烈凝视着白娇娇。

  “你醉了。”他声音低沉而带着口罩都无法掩盖的沙哑。

  白娇娇指尖一抬,将萧书景脸上的口罩轻摘下露出他俊美到连她自愧不如的半张脸,她那捧着他右半边脸的手放在他耳边。

  她只要轻轻地一动便摘下他的整个口罩,他这张让所有人都移不开眼的俊容便出现在她的眼里。

  可是……

  她在要摘下的那一刻,从新给他戴好。

  自己的选择,不管多苦多痛她也会走完!

  她选择与萧书景拉开距离,那她必须走到最后,无论多痛也要走。

  这一刻,萧书景在白娇娇的眼里看到太多的复杂眼神,他多么的想让她摘下自己脸上的口罩,那代表了她重新接受了他。

  但是,她选择重新给他戴上,这说明她放弃他。

  他心里钝疼的厉害,但他抱着她走向停靠在路边她喜欢的车前。

  白娇娇那捧着萧书景脸颊的双手慢慢无力的垂下,她还是和之前那样没有拒绝他抱着自己,她只是将脑袋轻轻地靠在他怀中。

  他有毒,非常毒,他身上的毒药那怕的烈性在短短时间内渗透她的心脏中,让她极其的难以戒掉,却拼劲全力也要戒掉中了他的毒。

  车前站着一位身穿黑色西装一双眼睛极其锋利相貌清秀的男人光站在车前,就足够充满威慑力。

  可这个男人在看到萧书景到来,他眼中立刻出现毕恭毕敬,身上的气势瞬间全无之后打开后车座。

  “把白娇娇给我放下,要不然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刻,四名身穿休闲衣服看起来极为痞的男人手里玩着刀冲着萧书景大喊一声。

  萧书景听见声音的时候却眼都不曾抬一下抱着白娇娇上了车。

  而白娇娇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她下意识的转头要看去,就见萧书景腾空一手轻捏她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却不让她看向窗外。

  “刚刚我是不是听到什么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车内被萧书景捏着下巴只能看着他的白娇娇眉头一拧问他。

  萧书景狭长凤眸深幽漆黑的凝视着白娇娇,他声音低沉而低哑回应她:“你听错了。”

  “……”白娇娇虽然醉了眩晕感很厉害,可她脑袋还清醒,她一边转头要看向车窗外一边声音沙哑的说:“我明明听的很清楚……”

  “你喝醉出现幻听。”萧书景捏着白娇娇下巴的手,动作很小心的微微用力再次让她看着他。

  同时他快速抬手摘下脸上的口罩,露出一张棱角分明英俊犹如天神的俊美面容。

  没有口罩的遮挡,他终于呼吸顺畅了一些深深吸了一口,却伤口锥心刺骨的痛让他俊美的脸庞惨白透明,更是豆大的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滴落。

  但他再痛,他在摘下口罩的后大手轻轻地放在她脸颊旁防止她再次看向窗外。

  这刻,当白娇娇在看到萧书景的面容时,她脑中一下子就忘掉自己上车前的所有事。

  因为她眼中是萧书景虚弱不堪苍白的面容,他紧抿的薄唇散发着他独有的孤傲。

  他清冷的狭长凤眸不带一丝情绪的充满荒芜的空洞,不在有她的影子,这让她连呼吸都忘掉,心里又是绞痛又不断的压下对他有任何感觉的呆呆看着他。

  此时,先前恭恭敬敬为萧书景打开车门的男人反手关上车门,他一双鹰眼在看向拿刀的混混。

  他眼神一凛,丝毫不在乎他们手里拿着在路灯下散发着寒意的刀子,在那四人正要走到车前的时候,他小跑了两步快速上前抬起一脚就把站在最前面的男人踹飞。

  其他三人一看当即傻眼,“敢打我兄弟,我……”

  话都没有说完,这名清秀的男人动起手来极其狠厉握着拿着刀子说话的男人手臂大力一折。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啊……”当即断了胳膊的痞子惨叫一声。

  这声惨叫寂静的深夜格外凄惨,而也引起四周人的注意。

  可白娇娇已经坐在车上,没有人看到她,只看到一位男人单条四名男人。

  这名开车门的男人不止折断这些人的胳膊,临走还一脚重重踩在为首喊白娇娇名字的男人腿部。

  “咔嚓”的一声伴随着凄惨无比的尖叫声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