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33章 霸气维护萧书景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51 2019-01-20 20:47:03

  白娇娇凝视着萧书景。

  稍许,她开口言道:“唱首情歌给我听。”

  萧书景顿时眸光一闪,他凤眸漆黑深邃盯着白娇娇说的干脆,“不会唱。”

  白娇娇笑靥如花望着萧书景,她右手放在桌上单手托腮,歪着脑袋望着他言道:“连情歌都不会唱,那你也太没情调了,我不喜欢和不浪漫的男人离开。”

  他给她下套让她骑虎难下,而她已经找到招数去拆。

  毕竟萧书景这样的清冷孤傲的男人,别说唱歌,让他随便哼一句他都不会。

  “唱啊,随便唱两句她就跟你走了啊。”旁边的人再次起哄。

  “一摸啊摸到妹的手,二摸啊摸到妹的胸,三摸就一个劲往下摸……”一旁的有一人起哄教着萧书景唱,“快跟着学啊,学了随口一唱跟你走啊。”

  萧书景眼眸漆黑深邃直视着白娇娇,他定定地看着她一会冷声道:“跟我走。”

  “唱情歌。”白娇娇丝毫不给萧书景半点面子,她媚|眼如丝望着萧书景又说:“你要是不想唱还有别的选择。”

  “什么选择。”边上的人就先大声问萧书景。

  “单膝跪地给我扎头发。”白娇娇说话间从手提包内的夹层里面拿出一条红色的平安绳,“用这个扎,只要拽疼我头发一下,你自己消息。”

  这条平安绳萧书景一碰就剧痛无比,她亲眼所见他几乎痛的要眩晕。

  所以他不会再碰平安绳,如此让他自找无趣的离开。

  总之,她今晚就是不和他走!

  当萧书景在看见白娇娇拿在指尖的平安绳时,他凤眸一闪凝视着她声音不轻不重却足够让四周那些起哄的人听清楚。

  “原来星梦娱乐的当家花旦不但是个骗子,还是个言而无信的女人。”

  “就是啊……”此时响起一名女人娇滴滴声音,“白小姐,你可是星梦娱乐的当家花旦说话要算话,要不然以后你接了戏就不拍,那导演找谁说理去啊,做人也太缺德了。”

  “就是。”另外女人起哄。

  白娇娇连一个眼皮子都懒得给那些女人,毕竟女人与女人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友情。

  因为女人天生就是用来出卖的,而她这个圈子女人自然见谁都落井下石,她也一样。

  那些女人先起哄,接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也吹着口哨说着:“看他戴个口罩一定是个丑八怪,白小姐你嫌弃才不跟着他走吧,不如你跟我走吧,我搞定这男人。”

  白娇娇本来对萧书景说的话很生气,她也知道自己在耍赖,但是她只能用耍赖去对付萧书景给自己下的套。

  但是……

  她双眼一寒,她阴森的眸子带着冷冽扫向说萧书景丑八怪的男人。

  敢说萧书景丑?要说他丑也是她说,别人谁都没资格。

  “你出门都不会把你脸上的分辨率调一下吗?打着马赛克出门说别人丑,我都看不出你是人还是狗!”她语气极尽嘲弄。

  顿时那一本正经想泡白娇娇的中年老总被这话给气的脸色铁青。

  “呵呵……看你这素质,还骂人。”

  “谁跟你呵呵了!”白娇娇一张脸极冷看着这老总,眉眼间眉头妖媚只有护着萧书景的冰冷,“也不看看你这一张倒霉脸,你家祖坟都被你克的冒烟了!”

  “你……你……”这老总没想到白娇娇如此出言不逊,他一下子气的憋半天说不出话。

  “你什么你,话都说不出来还来泡吧,还不早点回家陪老婆孩子。”白娇娇眸光森寒的盯着这老总,“你该庆幸我没打电话告诉你老婆孩子,否则你老婆孩子知道你大半夜陪女人泡吧,眼泪都能把历城给淹了!你还有脸在这里说别人丑,你也不拿镜子自己照照你这张马赛克的脸!”

  “你……”这老总气的怒指白娇娇手指都在发抖。

  “别生气,不值当。”旁边娇滴滴陪酒的三线女星一看这般急忙安抚着身边老总,而她也不敢得罪白娇娇就忙说:“我陪你走吧,夜深了。”

  那老总被白娇娇给骂的狗血淋头,他又一时之间不知道骂什么话。

  而他看着旁边人都在看着他偷笑,他更加又气又怒拉着陪酒女人就走,至少他不想在这里丢人。

  “攻击我可以。”白娇娇冷眼一扫四周人,她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冷冽,“谁敢攻击他,今晚要么我躺着出门,要么攻击他的人躺着出去!”

  这话一出,一旁起哄的人们顿时就没敢在继续开玩笑,毕竟大家都是靠人脉说话,来酒吧就是消遣而不是惹麻烦。

  此时刘青青眼神复杂的看着白娇娇,她已经确定娇娇和眼前这男人认识,并且关系还特别复杂。

  因为她在娇娇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看到白娇娇如此维护一位男人。

  所以她不由多看了眼前戴口罩的男人,别人或许察觉不到他身上电话寒冷。

  但她距离这男人很近,所以他身上散发的寒意足够让她心惊胆战感到心悸。

  特别他一双狭长凤眸森寒,看的她只想逃,太有压迫感,太锋利,太让她害怕。

  此时,萧书景一双漆黑的凤眸犹如溶洞深处的溶泉,深邃到让人不敢对视一眼。

  他定定地看着她,任由自己的心脏随着她如此维护他而疯狂跳动。

  稍许,他对她伸出一双骨节分明修长带着伤痕的手。

  “跟我走。”

  当白娇娇看着萧书景对自己伸出手的时候,她心里特别复杂又非常非常想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里。

  他的大手让她想到他握着自己手时的那种冰冷却充满踏实感,她非常的喜欢。

  可是……

  “你为什么要我跟你走?”她一双眸子冰冷的凝视着萧书景,“原因?”

  萧书景薄唇微动,下一刻他声音冰冷道:“很晚了。”

  白娇娇的心里一瞬间加速跳动着,或许别人听不懂萧书景话里什么意思。

  但是她听得懂,他这句“很晚了”对她所指她该回家休息。

  然而,她冷眼看着萧书景冷声说:“很晚如何?和你有关系吗?”

  萧书景声音清冷无波对白娇娇言道:“有。”

  “什么关系?”白娇娇反问萧书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