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31章 男人千万别说自己不行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189 2019-01-19 22:21:59

  此时,正好侍酒生把白娇娇叫的酒端上桌。

  当那兴高采烈的富二代在看到桌上的酒时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

  一张桌子摆满烈酒,酒量再好的人也喝不完整桌子这么多酒,更别提喝鸡尾酒专门泡吧泡妹去一夜情而酒量不好的人,基本几杯就倒了。

  他看着白娇娇震惊的问:“这都是好姐姐你叫的酒?”

  白娇娇微微抬手,一旁的侍酒生立刻上前恭敬道:“请问白小姐有何吩咐。”

  “再来一轮这些酒。”白娇娇眉眼温和看着侍酒生,她看向富二代说:“我叫的这些酒我的这位小弟弟不够喝,他刚说了他要喝双份的。”

  侍酒生一听恭敬道:“好的白小姐,立刻端来。”

  “都是我叫的。”白娇娇这才回答已经心生退缩的富二代,“怎么?你这么快就不行了?”

  富二代看着面前满桌子烈酒他艰难的吞咽看着白娇娇,“好姐姐,你这酒也太多,太烈了吧,我……怕是不行啊……”

  “好弟弟,我还没跟你走呢,你这么快就不行了啊。”白娇娇眉眼间明艳动人,她抿唇一笑的说:“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

  话罢,她拿起面前子弹杯用杯垫盖在杯子上,用力“啪”的一声重重砸在桌子上,顿时仰头一口一杯酒。

  一杯。

  两杯。

  三杯。

  哥顿金酒是极品名酿,浑厚甘冽,具有杜松子的香气外加另外四种烈酒同时调出一种别样的醇酒。

  这是一种一般人都不会选择喝得非常烈性的酒,平常人一杯就倒。

  而这酒她的唇舌之间划过喉咙进了她的胃内,烫着她的心脏带给很久没喝酒的她一丝丝疼痛。

  这酒的名字叫燃情,烈性的酒仿佛热恋中的爱情,爱意在胸腔中熊熊燃烧,把爱情燃烧的更加淋漓尽致却伴随着痛感,这是双重的美妙感觉。

  而她极其享受这种痛感,她一口气再喝了一杯看着富二代。

  “我替你喝完四杯燃情,之后的就靠你自己了,小弟弟。”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她声音多了一丝嘶哑带着说不出的慵懒。

  富二代呼吸一窒,他看着白娇娇如此邪美的样子眼睛都看直了。

  “怎么?怂了?泡酒吧难道你只会喝鸡尾酒啊,哈哈……”刘青青一看这富二代一脸吃瘪的样子挑着眉头挑衅的说,“不是我们为难你,这一桌子我们两人随便喝喝都不够喝。而你刚刚答应白小姐你喝完她叫来的酒,她今晚就跟你走,你想让她做什么都随便你。”

  富二代正在犹豫,结果刘青青这么一激,他当即看着白娇娇问:“好姐姐,我喝完两轮,你就真的走不了。”

  白娇娇抽出一支烟,她点燃朝着身边的富二代吐了一口烟气,她嘴角一勾眼神夺人心魄。

  “姐姐我说话向来算话,你只要喝完两轮,今晚你说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

  这话一出,富二代二话不说端起面前燃情,他手速很快“啪”的一杯下肚,当即一张脸就变红,似是没喝过这么烈的酒,他连眉头已经紧蹙满脸的不适。

  “喝不来就别勉强。”此时旁边的男人带着嘲笑的大喊一声。

  舞曲还在继续,只不过换成了缓慢的慢摇曲子,而这刻所有人都在看着富二代,大家都想看着富二代能否带走白娇娇。

  白娇娇慵懒靠在沙发上,她右腿交叠放在左腿上,右手食指和中指见夹着的烟在她口中吐出烟雾。

  她在这烟雾中仿佛深夜才会出现夺人心神的魅魔,又美又妖,偏生神情的温和笑容又生出一抹清秀,如此两种美在她身上散发着丝毫不突兀,更迷人心魄。

  侍酒生再次端来一轮将酒杯摆满整整拥挤的一桌子。

  富二代三杯燃情下肚已是一脸受不了的样子,因为这酒辣心让他难以承受。

  “小弟弟,我还喝四杯,你才喝了三杯就受不了,你今晚怎么带我走呢?”白娇娇明明看着富二代笑着,可她的笑意带着寒意更不尽眼底又说:“男人可不能说不行,所以继续喝。”

  富二代到底年轻,更何况又有钱自然就经不起白娇娇这一激将法一激,顿时两手同时“啪啪”两杯,当即一大口一杯迅速喝完两杯。

  白娇娇曼斯料条的望着富二代,就像看小丑表演一样看戏。

  刘青青双手环抱看着富二代继续喝着。

  “小弟弟,你不行啊,几杯酒就把你喝爬了,就算你带白小姐离开,你今晚什么事情也干不了。”旁边起哄的男人嘲笑富二代,同时在说“干”这个字的时候还特意加重。

  富二代白净的脸上已经通红,在节奏感极其强烈的慢摇舞曲中,他八杯燃情下肚,他已经眼前开始眩晕起来,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哈哈,孬种,看他眼神已经不行了。”旁边的一位贵公子嘲笑着,“燃情这酒一杯还可以,连续喝这么多杯连我都受不了,哈哈……”

  “我现在倒是佩服白娇娇竟然一口气四杯下肚,她竟然面不改色。”一旁女人接了话。

  “我最多两杯。”另外女人说了句。

  “白小姐,你这不是为难小孩子嘛。”此时另外一中年权贵出声笑着,“不如让他吹一瓶伏特加,他要是喝完你跟着他走就行。”

  白娇娇抬眸看去,却不知道是谁说的。

  不过既然这么说了,她也看出眼前富二代已经极限,只要在喝四杯绝对当场醉倒在她面前。

  “还剩下六杯燃情,只要能喝完我就跟着走,绝对不食言。”她看着富二代说着。

  刘青青却是变了脸色,“娇娇……”

  白娇娇看都没看刘青青,因为她心里很有数,对于别的酒她不敢说,但是对于燃情这酒她心中最清楚。

  因为燃情就是她调制出来,然后成为这家酒吧的招牌,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敢喝,因为太烈,烈到来泡妹的男人都不会选择喝这种酒。

  一是贵,一打酒二十杯二十万,二是来泡吧的男人要是喝醉了还怎么和女人发生一夜|情呢,多半男人思考的不是前者钱而是后者没办法享受女人才不喝。

  富二代晕的天旋地转,别说六杯,他伸出手已经连一杯都端不稳。

  此刻,一双骨节分明带着伤痕的手从富二代手里拿过酒杯,“啪”的一声就象刚刚白娇娇喝酒那般迅速一口气喝下六杯。

  他抬手盖上刚刚喝酒才微微掀开嘴边的口罩,他一双眸子森寒盯着白娇娇几乎是咬着牙道:“六杯酒喝完,你跟我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