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18章 我喜欢保护我的怪物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08 2019-01-14 23:52:47

  “……”白娇娇惊讶,而后她笑着对宋义进说:“算了吧,我喜欢自己养自己。”

  宋义进在看见摘下口罩笑靥如花的白娇娇,他一下子眼中满是痴迷的呆呆望着她。

  下一刻,他又忙猝然回过神才反应过来白娇娇的回答,眸底划过一道失落。

  “我知道你喜欢靠你自己。”

  “还是你了解我。”白娇娇已经转头将纸巾放在一旁的小垃圾箱内,她才看向宋义进说:“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自己付出的努力始终是自己的,所以我信我自己。”

  宋义进眼神深邃定定地凝视着白娇娇柔声问:“近来过的好吗?”

  “很好。”白娇娇看着宋义进回答。

  宋义进见白娇娇抿了一下唇,他把自己手里的咖啡递给她说:“渴了吧,我刚买的咖啡还没喝。”

  “我不能喝咖啡。”白娇娇对宋义进摇了摇头,“生理期,喝了痛经。”

  宋义进一听微怔,他下刻说:“我下去给你买水。”

  “别。”白娇娇一把拉住宋义进的胳膊,她对他说:“别去买水了,我不渴,也别耽误时间。”

  宋义进听着白娇娇的话就知道她急着走。

  可他好不容易才见到她,他虽然很不想她离开自己,但他也知道她的忙碌就坐回原位。

  “娇娇,上次的事让你特别讨厌我吧?”他眼神复杂看着她。

  “怎么会讨厌你呢。”白娇娇轻声对宋义进说着,“你知道我这人的脾气,脾气上来火气很大,但发完火我会反思的。”

  “我也反思很久。”宋义进眸光深幽凝视着白娇娇,“但是我一直没敢打电话给你,我怕你不接我电话,更讨厌我。”

  “没有的事情。”白娇娇对宋义进摇头,“你打电话过来我肯定接,其实上次的事我原本就想事后找你谈一谈,该道歉的道歉,该说清楚的说清楚,怎奈我事情实在太多一时没顾上你。”

  宋义进听了白娇娇这话心里说不出的复杂和难受。

  事情太多没顾上他,那只能说明他并没有在白娇娇的心里占很重的位置。

  “你一年到头都在忙,要适当休息,毕竟身体要紧。”

  “放心,我很会忙里偷闲。”白娇娇回应宋义进,“你不用担心我的事。”

  宋义进点了点头,虽然他想到白娇娇的保镖就满腔醋意和愤怒。

  可他不想让她想自己小气,就忍着怒气面上平静的问白娇娇:“对了,上次你的保镖没事吧?”

  “没事。”白娇娇告诉宋义进,“他近来一直都在休养,身体还不错。”

  “他的伤很重,起码要趴在床上半年之久。”宋义进对白娇娇说着,“这样的保镖已经不能保护你,你还留着?”

  白娇娇听着宋义进的话心里忽然不爽,因为他话外音的意思萧书景受伤没用该解雇。

  “嗯,我留着他。”她语气带着坚决回答宋义进,“我要等他伤好,继续保护我。”

  宋义进的脸色顿时一僵,他凝视着白娇娇说:“保镖到处都有,你干嘛执着他呢?莫不是他长得帅有特权?”

  “你还真没说错,长得帅就有特权。”白娇娇懒得去说换保镖的事,她干脆顺着宋义进的话对他说:“我喜欢他颜值,看着他的脸特别赏心悦目。”

  宋义进:“……”

  他端着咖啡杯的手微微收紧,他露出一抹略显难看的笑容对白娇娇说:“女人啊都一样,看脸。其实我长得也不差啊,也没见我在你面前有特权。”

  “你和萧书景不同。”白娇娇轻飘飘对宋义进说着。

  “哪里不同?”宋义进立刻问白娇娇。

  “你不是说他是冷血的怪物吗?”白娇娇眼神多了一丝深邃看着宋义进,“你该知道女人不止喜欢看脸,还特别喜欢保护自己的怪物。”

  宋义进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就挂不住,他看着白娇娇尴尬一笑的说:“你还在生气上次我叫他怪物啊。其实上次也不能怪我,他先吼我,再说他全身冰冷,连血都是冷的,他和我们根本不同,我叫他一声怪物开开玩笑而已。”

  “开玩笑?”白娇娇眉头顿时一拧看着宋义进,“言语攻击一人开玩笑?”

  宋义进猝然回过神自己说错话,他忐忑不安的忙对白娇娇说:“没,我是怪物,我才是。”

  白娇娇看了看宋义进,下一刻又假装从手提包里面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他说:“下次我们见面谈吧,我时间真的来不及了。”

  宋义进一看白娇娇要赶走自己,他急忙歉意的说:“娇娇,你别生气,我刚刚说错话,是我的错,你别气好吗?我错了,我错了……”

  “我不会生气,我知道你下次不会再这样说。”白娇娇勉强自己露出一抹浅笑,“下次谈吧,这次我真的赶时间,我要是不急我就带你去找个地方好好谈了。”

  宋义进张了张嘴看着白娇娇,他知道自己赖着的话反而更让她反感自己。

  “好吧,下次我会提前打你电话约你,这次我就不用害怕你不接电话了。”

  白娇娇对宋义进笑着,“放心,你的电话我肯定会接。”

  宋义进毫无办法的打开车门下车,“娇娇下次见。”

  白娇娇笑了笑没说话。

  而她在宋义进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发动车辆脚下油门一踩直接离开。

  当她离开的时候,她眉头紧蹙一张脸冷着。

  怪物。

  怪物!

  她很讨厌宋义进说萧书景是怪物,而她曾经也被很多人骂怪物,所以她很清楚被人说怪物的心里感受。

  此时,她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发白,而她想到那时候宋义进说出萧书景是怪物的话,至今都让萧书景无法忘掉。

  全身冷是怪物,可在她看来萧书景比宋义进还要暖,非常非常的暖。

  她慢慢吐出一口气让自己缓了缓,她不要生气,才不能为这点小事去动气。

  今天发生这么多事情,她都不想管,她只想回到家里见萧书景仅此而已。

  她一想到萧书景,她的车速就很快,因为心里有惦记的人,归心似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