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00章 爱的平安绳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58 2019-01-08 20:10:25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怔。

  倒是李灵一听白娇娇的话,她忙笑呵呵看向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给大家赔个不是,你们也看到娇娇受伤身体很不好,今天忙的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现在有事要走请你们多担待,我请你们喝下午茶吧。”

  因为白娇娇非常配合任何人,所以她所到之处人缘极好,外加李灵也会来事,所以这话一出大家半句怨言都没有。

  “抱歉各位。”白娇娇看向众人一脸歉意。

  白娇娇可是一线极红的女星,虽然在场工作人员都知道她为人很温柔谦虚,但她这一道歉让大家忙异口同声道:“白小姐,你可别这么说,你这么说这折煞我们了,你有事先去忙吧,反正今天也拍不完。”

  “那好,各位明天见。”白娇娇对众人言道,又看着李灵说道:“灵姐,请大家下午茶算我账上。”

  李灵对白娇娇摆手,“你快去忙你的事,这里有我。”

  白娇娇对李灵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我记忆中白娇娇从来都没有耍过大牌,脾气真是太好了。”化妆师看着白娇娇离开满脸温和。

  珠宝师接了话,“可不是嘛,在这个圈子里明星没有没脾气的,白小姐真的是我见过唯一不大牌脾气还好的女星。”

  “谢谢你们夸我家娇娇。”李灵看向在场诸位,“就凭你们这几句话,今天的下午茶你们不喝都不行。”

  众人一听李灵的话都笑起来,“灵姐,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李灵满脸笑容,“别和我客气,走走。”

  白娇娇远远还转头看了一眼李灵和所有人离开,她甜甜的笑着取了车自己开着离开。

  在回别墅的中午,她特意去自己和灵姐长去的小店打开了点心,而后她回了公馆从自己私人梳妆匣里面拿了一样东西回去。

  别看她脚受伤,对于老司机的她来说三个小时的车程特别没遇到上班高峰期她一个小时飞速到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五点,其实她之前和萧书景商量外出工作定下的时间就是四五点到家,而她对他说八点到家纯粹忽悠他,想给他个惊喜。

  而白娇娇大包小包的拎回家的时候别墅内空无一人,她也没有看到吴妈,而医生的影子更没有。

  在路过她自己卧室的时候,她没有进去,而是径直走到萧书景门口。

  她轻咬下唇,小心翼翼打开房门,小脑袋伸进去看了看房间除了萧书景面朝内趴伏着养伤,并没有任何人在。

  此时,她视线落在萧书景那缠满白色绷带的后背上,眸底顿时凝满了心疼。

  她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反手关上门,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的将自己从公馆拿来的东西摆放在萧书景床头桌上。

  而后,她将点心礼盒放在桌上小心翼翼走到床内侧,一眼就看到萧书景惨白如纸的面容。

  他紧蹙眉头带着隐忍的痛意,一双狭长清冷的狭长凤眸此刻紧闭,纤长的睫毛如扇般好看。

  室内很凉爽,但他因为身体虚弱不堪的原因脸庞上沁出薄薄一层薄汗。

  她望着他眼里的疼惜更加浓烈。

  下刻,她转眸从旁侧纸巾盒内抽出纸巾,动作轻柔的为他擦去脸上虚汗。

  萧书景纤长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似是要醒过来,但他并没有睁开眼,只是嘴角微不可查的微微上扬。

  白娇娇将湿透的湿巾叠成方正放在一旁桌上,然后她从自己纤细的手腕上取下一条编的很美丽的红色平安结平安绳。

  下一刻,她小心翼翼指腹轻放在萧书景完美却满是抓痕的手腕上,她手上属于他冰冷体温的凉意让她有一种说不出却很美好的感觉。

  她将平安绳戴在萧书景的左手腕上,脸上都是温柔的笑容。

  当白娇娇把平安绳戴在萧书景的手腕上时,他顿时喉间发出一声闷哼声,随即锥心刺骨的痛从手腕处弥漫他整个全身。

  本闭上眼装睡的他立刻睁开一双凝满痛意的凤眸看向自己左手腕,一条红色的绳子,却好似有生命一样撕扯着他,仿佛要将他的灵魂撕碎。

  顿时,一阵天旋地转朝着他袭来,他忙看向一脸惊愕的白娇娇。

  “快取下来。”他声音嘶哑而痛苦。

  此时,白娇娇就在萧书景的面前,她清楚听见他痛苦的闷哼声。

  还有他本苍白的俊容瞬间惨白透明,仿佛随时会消失一样,非常痛苦又充满了惊悚。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整颗心都惊恐的慌乱,她在他话罢立刻明白过来急忙将刚戴在他手腕上的平安绳给取下来。

  这一刻,当萧书景左手腕上的平安绳给白娇娇给取下时,那种要将他硬生生给撕碎的痛入骨髓的痛立刻消失。

  可残留在他身体中的痛苦,让他大口喘息,眩晕感越发的强烈,他只能紧咬牙关忍着。

  白娇娇回到他身边,他不想在她面前晕倒。

  “这……”白娇娇看着自己手中的平安绳一脸发懵和惊慌,她忙将平安绳放在一旁桌上拿起纸巾温柔的轻拭萧书景脸上的冷汗,“萧书景,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对不起……”

  萧书景的呼吸很重,重到他五脏六腑撕裂的痛,很痛。

  但他听着白娇娇发颤和惊恐的声音,他抬眼看向她,看着她吓坏的苍白脸色,他嘶哑着声音虚弱无力道:“我没事,你别担心。”

  白娇娇从来不知道一条普通的平安绳,能够让萧书景这么痛苦。

  她看着他紧蹙眉头,薄唇紧抿成线,神情凝满隐忍的痛意,她的心钝刀绞着一样的生疼。

  此时,她不知道该对萧书景说些什么,只能为他擦去脸上虚汗安静的陪着他。

  萧书景许久许久才能呼吸稍微平稳一些,那强烈的眩晕感才逐渐慢慢消失。

  他余光扫了一眼还明亮的窗子,他狭长凤眸清冷又夹杂着疼惜和痛苦,望着面前手足无措的白娇娇。

  “没事了,乖。”声音沙哑无力。

  白娇娇心态很强大,第一次看到萧书景如此痛苦的时候红了双眼,她心疼的要死。

  “对不起……”这是她唯一能对他说的。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萧书景眸光深幽凝视着自责的白娇娇,“以后都不要说。”

  

迦娜

有人能猜到为什么萧书景戴平安绳这么痛苦吗?嘿嘿,猜到我就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