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94章 贱人,摔死你!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243 2019-01-02 22:58:33

  这刻,白娇娇感到手里拿着的拐杖猛地一滑,她根本无法支撑住。

  惊愕。

  她忙低头看去,就看到那只浅粉色高跟鞋刚好收回。

  吴君慧!

  想让她摔倒?

  她身形不稳要跌倒的那一刻,她快速伸出空余的手扶着一旁的墙壁,下一刻一个转身就面对吴君慧。

  吴君慧没料到白娇娇不但没摔倒,反而还看向自己的同时身体往她这边倒过来。

  白娇娇看见吴君慧还没来得及收敛下的狠毒神情。

  当然还有吴君慧没料到自己能够在要跌倒的那瞬间看向吴君慧,所以吴君慧一脸震惊。

  敢阴她?

  她在娱乐圈白混的吗?

  下刻,她故意装作惊慌的直接拐杖都丢了,整个人扑向吴君慧。

  顿时,吴君慧重重跌倒在地,后背剧烈的痛,五脏六腑好似被震碎了那般让她满脸痛楚,惊呼道:“痛……痛……痛死了……”

  而白娇娇就舒服多了,因为她让吴君慧给自己做了一个肉垫,她趴在吴君慧的身上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

  李灵一看这般惊的忙上前去搀扶白娇娇,“娇娇,你没事吧。”

  白娇娇任由李灵搀扶自己微微站起来,然后她又一个大力猛地一拽重新跌倒在吴君慧身上。

  李灵没想到白娇娇会猛拽自己,她人都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压向吴君慧。

  她吓得忙喊道:“吴秘书,快让……”

  李灵话都还没有说完,吴君慧身上响起一声轻微的“咔嚓”声。

  “啊……”吴君慧顿时发出一声杀猪一样的惨叫声。

  因为白娇娇不单单自己倒在吴君慧身上,她可是连带着一百四十斤的李灵也给拽倒。

  在她要刚摔在吴君慧身上的时候,她一个侧身从吴君慧身上滚落再旁边地板上,她让李灵整个人都压在吴君慧身上。

  一次感受两种力量,还不压死她吴君慧!

  “吴秘书……”她立刻装作惊慌无措的忙喊道,“你没事吧。

  此时,吴君慧脸色苍白,一张脸因为疼痛而面容扭曲狰狞的样子,从未有过的疼痛让她疼的连呼吸都无法呼吸,顿时眼泪滚落眼眶疼哭了。

  李灵急忙从吴君慧身上滚落在旁边的地上,她刚刚被吴君慧那声尖叫给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吴秘书……”她紧张的看着地上的吴君慧,然后她忙伸手拽着吴君慧的胳膊说:“吴秘书,我扶你起来。”

  “啊……”吴君慧被李灵这一拽胳膊再一次发出一声惨叫,“胳膊……我的胳膊……”

  李灵一听吓得急忙松开抓着吴君慧胳膊的手。

  吴君慧胳膊被李灵这么一丢,痛得她连叫都叫不出声,她面容狰狞脸色惨白透明。

  这时,门被打开,就看到齐少廷鼻青脸肿坐在轮椅上从病房内出来。

  他一眼看去就看到白娇娇、吴君慧、李灵三人全部在地上躺着。

  惊愕。

  下一刻,他眼中带着疼惜艰难的从轮椅上站起来,他眼中都是隐忍的痛意,他弯身伸出结实的胳膊搂住白娇娇的胳膊。

  “怎么会摔倒?”他的声音嘶哑却满是疼惜。

  白娇娇非常意外齐少廷竟然能从病房中起床出来,并且他现在还搂着自己让她从地板上起来。

  这……

  她还以为齐少廷被打的脑震荡只能躺床上。

  不过,她知道齐少廷为什么出现,因为吴君慧那几声痛苦的嚎叫让没有关上门的他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才出来。

  吴君慧在看到齐少廷连一眼都看自己,还如此怜香惜玉的搂着白娇娇,她流着眼泪的双眼落在齐少廷那双骨节分明非常好看的手上,他就这么搂着白娇娇香肩,对她不理不睬,这让她眼里凝满了对白娇娇的恨意。

  “慢点。”齐少廷眼中带着心疼的扶着白娇娇坐在自己刚坐的轮椅上,“可有摔疼哪里?”

  白娇娇一双大眼睛满是歉意望着齐少廷,而她余光看到了吴君慧死死盯着自己眼里的杀气。

  吴君慧知道她脚上有伤,所以她要是没注意摔一跤,那她的脚伤会加重,会推迟很久才能伤病痊愈。

  所以,这故意踢她的拐杖,明摆了就是让她受伤忍受疼痛的同时连工作都要推后,刻意伤害她,给她制造麻烦。

  那她这口恶气怎么下得去。

  她眼中带着温和看着面前齐少廷,而她声音娇滴滴的还故意提高音量言道:“少廷,我没有摔疼,不要紧张。”

  看着白娇娇的齐少廷面对她如此娇柔的声音,还有她美丽的容颜,顿时呼吸一窒,一双灰色好看的双眼凝满意外又惊喜的看着她。

  当吴君慧听见白娇娇叫“少廷”两个字,显得如此亲密时,她又好死不死的角度正好看着白娇娇眉眼间带着娇柔的样子,她一瞬间连身体疼痛都顾不上恨死了白娇娇。

  她没想到刚刚害白娇娇摔倒在地,让白娇娇伤上加伤没能成功不说,反倒被白娇娇给反推跌倒在地上,白白做了白娇娇的肉垫子。

  贱人!

  白娇娇这个贱货让她做了垫子不说,还当着她的面勾引齐少廷,简直可恶。

  真是恶毒的臭婊子!

  她绝对不会让齐少廷对白娇娇好,她当即整理神情让自己看起来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齐总,我好痛,齐总……”她哽咽的看向齐少廷,因为她和他距离很近,让她另外好似脱臼的胳膊忍着无尽的痛楚一把拽住齐少廷的衣角。

  白娇娇看到吴君慧装委屈想博得齐少廷怜惜,她忙故意说:“少廷,吴秘书摔得更重,你赶紧看看吴秘书。”

  齐少廷一双眼睛没去看吴君慧一眼,他眼神带着疼惜的柔意对白娇娇说:“你脚上有伤,刚刚我看你在地上应该会伤到脚,我让医生给你做个检查。”

  此时,吴君慧看着齐少廷无视她不说,还如此疼惜白娇娇,她疼的面容扭曲的面容更加狰狞恐怖,她气疯了!

  她那紧抓着齐少廷衣角的手猛地一拽,顿时她胳膊剧痛无比,可她不松手用尽力气再次狠狠一拽。

  齐少廷很虚弱,所以他被吴君慧这么一拽,身体不由往后倾去。

  但他到底是男人,他在要跌倒的那刻,他的手一把抓住一旁的门脚勉强让自己站定。

  “你做什么?”他看向吴君慧脸色冰冷。

  吴君慧没想到齐少廷如此愤怒看着自己,但她余光一扫白娇娇,就看到白娇娇眼中带着嘲弄看向自己。

  这眼神就像一杯滚水泼在她心头上,又疼又恨又气,她立刻哭得泪雨梨花望着齐少廷。

  “齐总,你不能这么偏心对待我和白娇娇。”她哭诉着,“刚刚我看白娇娇要走特意关心让她早点收工,可她不但不领情,还对我说要让她的保镖萧书景和打你一样打我,还故意推倒我,呜……你评评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