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92章 我要你嫁我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17 2019-01-01 23:36:34

  此时,白娇娇神情平静的望着齐少廷没说话。

  齐少廷面对白娇娇沉默,他厉声道:“你说话!”

  “我没话说。”白娇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把自己的前途给赌上去。

  “白娇娇!”齐少廷一双眸子随着白娇娇这话猩红的死死盯着她。

  白娇娇抿着红唇不语。

  齐少廷被白娇娇的反应给气的胸膛起伏不停。

  他盯着白娇娇,看着她一双剪水眼眸犹如一池清水望着自己,仿佛不管他怎么生气她眼中的水池也泛不起半点涟漪。

  “你真没有一句话要对我说吗?你真的不要你所有的前途?”

  白娇娇望着齐少廷,她樱唇轻启说出三个字,“对不起。”

  下刻,她拿起一旁的拐杖慢慢站起来,转身要走。

  齐少廷一看这般,他知道白娇娇宁愿失去一切也不要嫁给他,他气的额头青筋凸起,咬得牙齿吱吱作响。

  从未有过的失败感,在他心间不断翻涌充斥在他全身的骨血中。

  如此的挫败。

  这般的无可奈何。

  “站住!”他终还是开口。

  白娇娇停下脚步,但她没有转身看向齐少廷。

  其实,她的心里也非常紧张自己失去一切。

  但是她必须剑走偏锋给自己找退路,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人生被齐少廷掌控。

  因为,她深知自己已经失去自由的痛苦,不愿意连工作也没有,连属于自己的感情都要被迫交付出去。

  所以她在赌。

  赌自己的前途。

  赌齐少廷心里的一抹柔软不会雪藏她。

  于是,在齐少廷让站住的时候,她闭上眼整个人暗自深吸一口气去缓解自己紧张忐忑的内心。

  她赌赢了。

  “转过来,看着我。”齐少廷咬牙切齿的望着白娇娇单薄却挺直充满骄傲的后背。

  白娇娇慢慢转过身,心里紧张感在慢慢消散,她面目平静的望着齐少廷。

  齐少廷看着白娇娇这张美艳至极的脸,他的眼里又有柔情,又有愤怒。

  他目光带着气愤的望着白娇娇,语气却缓和了不少。

  “或许我表白太仓促让你无法适应,但我会让你看到我对你的一片真心,而不是把你当玩物,我会从新认真开始追求你,直到你愿意嫁给我。”

  白娇娇看着齐少廷没说话,因为她深知什么时候该说话,没事时候该保持沉默。

  现在,就是她该沉默的时候,她越是安静让齐少廷心里越发复杂想知道自己的心意。

  可她不会让他看穿自己。

  但是,她还是被齐少廷这句话感动了。

  从新追求她。

  没有把她当玩物。

  可惜,就算她愿意嫁给齐少廷,那起码要五年之后。

  不过,她不认为自己五年内能被齐少廷所打动。

  至少,她和齐少廷认识八年了。

  八年她都没有爱上他,再给她一个五年,她就能爱他?

  这简直比中彩票还低的几率。

  她没有回应齐少廷的话,而是反问他:“齐总,你到底雪藏我还是让我去工作?我现在有些没弄明白。”

  “你……”齐少廷顿时气结的看着白娇娇,“你以前很乖,什么时候学会气我?”

  白娇娇一脸无辜的看着齐少廷,“你刚刚说要雪藏我,现在忽然又叫住我,我很不明白你雪藏呢?还是让我回去工作?”

  齐少廷眼中的火气更重,他看着白娇娇,“你这么聪明会不知道我叫住你的那一刻就表明我不打算雪藏你了吗?”

  “哦,谢谢齐总开恩。”白娇娇眼中带着感谢看着齐少廷。

  她要让齐少廷的火气全部发在棉花上,让他没有脾气,那这件事就可以不了了之,她就没有半点麻烦。

  “你……”齐少廷被白娇娇气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齐总没事的话,那我去忙工作,之前的广告我还没拍完,广告商挺急的。”白娇娇见齐少廷不说话她立刻趁机找话题要走。

  “我话还没有说话,你就这么急着走?”齐少廷不悦看着白娇娇,“认识你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你能够让我如此生气。”

  此时,白娇娇眼中出现认真看着齐少廷,“那说明齐总你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我。”

  这刻齐少廷脸色一变,他眼中带着复杂的望着白娇娇。

  “你拒绝我就拒绝,搬出这种理由根本毫无意义。”

  白娇娇没说话,在齐少廷生气的时候,要沉默,因为说多错多,最后倒霉的会是自己。

  齐少廷见白娇娇再次沉默,他气的双手紧握成拳到骨节发白。

  “娇娇,我决定留在历城,直到你同意嫁给我为止。”

  白娇娇脸色顿时一变。

  留在历城?

  这,这他要是在对她亲密一点,那萧书景一定又要打齐少廷了。

  不行。

  “齐总,您留下来,澳大利亚那边怎么办?我会很乖的只专心演戏,不会给你惹出任何麻烦。”

  齐少廷说的意有所指:“你这句话要是以前我很相信你,但是自从你有了萧书景这个保镖之后,你的话我只能信一半。”

  “齐总,萧书景只是保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针对他。”白娇娇反问齐少廷。

  “萧书景怎么看都不像保镖。”齐少廷语气带着肯定对白娇娇说道。

  “你要是不信我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白娇娇坦荡的面对齐少廷,“至少我凭心而论的告诉你,萧书景就是保镖,你看他不像保镖不过是他长得好看罢了,可我知道他是保镖,还是我的保镖。”

  齐少廷当即厉声道:“你要我信你,你就解雇他。”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为什么要解雇他?”白娇娇平静的看着齐少廷,“我要是解雇他,只会让我好似做错了什么事情。”

  “你的保镖打了我。”齐少廷很气的看着白娇娇,“而你不但不解雇,还说出为什么要解雇,并且重要的是我吃醋,我吃醋你说出他是你的人,而我不是!”

  白娇娇:“……”

  男人吃醋起来比女人还可怕。

  “齐总,萧书景打你是因为你将我压倒在沙发上,作为保镖的他以为你要对我图谋不轨才出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