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77章 摩挲着她的唇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08 2018-12-26 21:53:10

  屋内黑色的窗帘将窗外夜景遮挡,但好在暗灯亮着让白娇娇能够看清楚卧室内所有情景。

  空旷的室内,她一眼就看见萧书景趴伏在床上,他面朝里内让她看不到他面容是醒着还是熟睡。

  但她还未走进都能感受到他呼吸很重,整个人都散发着孤单的虚弱。

  她心里一抽生疼,根本没有一人陪伴在受重伤的他身边,这让她想到那晚她醒来想喝口水都那般困难。

  这种无助感她深有体会。

  她担心拐杖声敲打地面惊醒他,她伸手小心翼翼将拐杖放在门口位置,然后放缓脚步走的急忙走到床边。

  大床内侧摆放着一张椅子,正好是萧书景面朝的方向,她慢慢走过去借着昏暗的灯光让她将他看清楚。

  呼吸一窒,她心颤的厉害,这比她第一次见到萧书景被宋义进治疗时还要虚弱不堪。

  明明晚上她陪他用餐的时候,他看起来精神特别好,可他现在和用晚餐时完全两个人。

  此刻,萧书景躺在床上,他如谪仙般完美的俊容苍白透明到随时都会消失。

  一双墨眉紧蹙充满痛苦,纤长的睫毛如扇一样两排阴影,可睫毛尖端水珠滴落在他面前床单上,他高挺的鼻梁汗水不断,他削薄完美的唇毫无一丝血色。

  她的眼里,他英俊的面容充满隐忍的痛楚,让她知道他连睡着都在忍着痛楚不愿意被人发现,孤单又固执的让她心疼。

  可是他再怎么忍着着痛,她还是看到了。

  她很清楚,他一定想不到她会深夜来到他房间,毕竟他们两人的关系有着连她自己都说不出请道不明的情绪。

  白娇娇站在几步之外望着萧书景,她心里好痛,压抑的气氛让她难以呼吸。

  她转身轻手轻脚走进浴室内,她第一次进萧书景的浴室,而里面只有一个简单的淋浴房,还有一些洗漱用品外,这里空无一物。

  不管卧室还是浴室,空旷的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和难受。

  但这恰巧如同萧书景这人一样孤冷又单调。

  毕竟,从吃穿很多细节能够体现一个人的内心,可今天她却发现单调又冰冷的这间房间,如同萧书景人一样,她完全不了解他是怎样一人。

  说他高冷禁欲帅的让她移不开眼,他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随着短短时间的了解,除去有些时候他人还挺好。

  她拿着毛巾走出浴室,站在浴室门口望着不远处的不省人事的萧书景,她又看着这间狭小的房间。

  忽然,她发现不是卧室的装修风格单调,而是萧书景这人很单调。

  他这人给她的感觉一直冷冷清清,同时她又联合吴妈的那些话。

  这让她想到他的人生似乎从没有外人闯入,好似一个人孤单的长大,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活着。

  顿时,她犹如醍醐灌顶。

  终于,她明白这种压抑又单调感从哪里来的。

  她没有想错,是萧书景,是他给她的感觉,而不是房间的原因。

  作为母亲去世之后,外婆强势态度要求她一个人学会如何去活,从那之后她一个人住校,一个人生活,直到李灵闯入她的人生中,让她学会如何在人前自信的展示自己的美。

  她已经明白,原来她和萧书景是同样的人,明明无依无靠却又坚强的孤单活着。

  因为没人愿意死,毕竟有死的勇气,为何不能勇敢活着呢。

  当初她伤的那么重,甚至被萧书景给激怒愤恨想哭,她都连眼眶都不会发热哭一下。

  然而她此时鼻子一酸眼眶发热,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心痛又难受,只因她很了解萧书景寂寥又不得不活着的痛苦,因为她和他一样。

  她和他一样,真的非常一样,性格固执,又从不为任何人和事情低头,骨子里充满了傲骨。

  “真是个让我心疼的笨蛋男人。”寂静无声的卧室内响起她低喃带着疼惜的声音。

  她并没有落泪而是逼回去了眼泪,她慢慢走到床边望着不省人事脆弱的萧书景。

  纤长的指尖划过他结实充满力量的手臂,她的指腹上除了他冰冷的体温还有水意。

  她用毛巾动作轻柔的为他擦去脸上的虚汗,但他没有丝毫要醒的迹象,这让她明白他要不是极其虚弱不可能不会醒。

  毕竟,他是保镖,他有着比任何人都敏锐的感觉。

  这一夜,她坐在床边椅子上守着萧书景,她一直凝视着他,更想到他和自己一样孤单一人,如此让她发现自己看他越看越顺眼。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长久凝视着他时眸光越发温柔。

  夜深沉,她时不时为他擦去脸上的冷汗,直到凌晨到来疲累的她眼皮沉重的怎么都睁不开眼。

  她本想回房,可困意让她连动一下都不想动,她趴伏在床边想休息一会再走,结果这一趴直接让她沉沉睡去。

  纤长如扇的睫毛微微扇动,当萧书景醒来时全身骨血都流窜着痛不欲生的痛,他喉间发出一声压抑的痛意闷哼声。

  但是……

  他一双隐忍痛意的狭长凤眸中映入白娇娇一张绝美的容颜,他神情明显一愣。

  她,怎么在这里?

  这刻,他视线又看到白娇娇脸下还有一条他很眼熟的白色毛巾,他一瞬间仿佛了解到什么凤眸中凝满心疼的柔意。

  抬手,他纤长的指尖轻轻地抚着她不施粉黛却极美的面容,指腹的触感不是他身体的冰冷而是属于她才有的暖热。

  她纤细的双手交叠,平静的小脸枕着胳膊睡在他面前,好似很累,她呼吸平稳睡得很沉,连他碰触她脸颊都不曾醒来。

  他就这么看着她,一双漆黑深幽的凤眸因为她睡熟而不再压抑任何情绪,他眸光明亮又凝满宠溺的柔情。

  指尖抚过她的额头,她的眉,她的秀鼻,她精致美丽的脸颊,最后落在她樱红的唇上,他指腹温柔的摩挲着她的唇。

  他一直凝视着她,眸光犹如雕刻刀一样,将她容颜的每一寸都深深刻在他的眼里和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