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67章 真心真意的宠爱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26 2018-12-21 19:23:53

  吴妈一愣的看着萧书景,“你……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吗?”

  萧书景脸色微僵,轻咳一声似是缓解尴尬。

  吴妈一看萧书景神情,她立刻反应过来轻声说:“你不懂也很正常,你从未和女孩子相处过。”

  话罢,她眉眼间带着温柔对他又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就算得到万人的宠爱,都不如一人真心真意宠爱。”

  萧书景:“……”

  “说通俗一点不管多少人宠,但都不一定能宠到最后。但有一人真心的宠爱守护陪伴不离不弃直到永远,那才是最幸福的人生。”吴妈又试着解释。

  萧书景听着吴妈的话,眼中带着复杂。

  “这年头的人,情比纸薄。能遇到一位包容、体贴、理解的人很难,但要有这么一位人出现不管是谁都会极其珍惜。”吴妈温柔的望着萧书景,她又说:“

  话顿了顿,她继续说:“这句话是娇娇说的吧,其实你别看她很强势,实际上她的内心很脆弱,要是有这么一位人出现保护她宠爱她,她会把心毫无保留的交出去。”

  萧书景不语,只是狭长凤眸凝满复杂。

  “你有没有发现,娇娇一旦发生意外,她首先保护的是她自己而不是别人。”吴妈看着萧书景言道,“但这不能怪她,因为在她母亲去世之后就没人管她死活,她能活到今天全部靠她自己,所以有一位宠爱她的人出现,她有了依靠内心也会有安全感。”

  “安全感对女人来说非常重要,她没有安全感,因为在她心里这么多年她有的只有自己,故此不管发生任何事她第一件事就是保护自己。”

  “她住在别墅内生病后一直都在做恶梦,那说明她的心从来没有为任何人打开。”

  “我看着她,发现她就像一头受伤的小狮子,骨子里充满傲气和不服输,在外面受到伤害和痛苦后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独自舔舐着伤口。”

  说着吴妈的眼眶泛红,她看着萧书景的眼中凝满心疼。

  “白娇娇和你有着太多相似点,性子都倔,人前再怎么开心,人后的痛苦只有你们自己心里知道,你们孤单无助的时候有的只有自己。所以,两颗孤单的心真正的碰撞在一起时一定能擦出火花。”

  萧书景薄唇紧抿,他狭长凤眸莫测深幽。

  “别着急,慢慢磨合。”吴妈安抚着萧书景,“先别想了,把饭吃了。”

  “宠该怎么宠?”萧书景望着吴妈。

  “这……”吴妈一怔,她看着萧书景想了想说:“这个就有点复杂了,我给你打个比方吧。娇娇要喝水的时候我会主动给她递上水,她有事无法解决时我会帮她处理好,她心情不好我陪她缓解心情,反正她高兴就好。”

  萧书景:“……”

  吴妈:“大概就这样。”

  “放这里,我自己会吃。”萧书景声音淡淡。

  “好。”吴妈应道。

  室内寂静无声,萧书景并没有吃吴妈端来的食物,而是陷入思绪中。

  白娇娇吃好饭后就又离开屋子去车里拿了手提包回卧室。

  她开机后打给吴君慧。

  电话瞬间被接通,那头的吴君慧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语气问:“你在哪里?”

  白娇娇望着窗外的艳阳,她声音冰冷道:“听你语气看来事情已经解决。”

  “没错,星梦娱乐的事情已经解决。”吴君慧望着白娇娇,然后她又说:“我还是想知道你得罪的人是谁。”

  白娇娇一张美丽的脸非常冰冷,她没有回答吴君慧的问题反而问:“艺人们被替换的通告呢?”

  “所有的一切都恢复如常,那些艺人们也接到消息回原来剧组开工。”吴君慧声音带着一丝不悦开口,“我问你问题,你回答我。”

  “既然事情全部恢复就好。”白娇娇语气很随意说了句,“吴君慧,你该感激我。”

  那头的吴君慧似是被白娇娇这句话给惹怒,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在说话的时候她语气明显压抑恨意说:“我知道,我会感谢你救了大家。”

  白娇娇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吴君慧根本就不屑她救星梦娱乐,不过她主要是救了自己其次才是星梦。

  “我有件事让你去办。”

  “有话就直说。”

  “我看了热搜,今天全部是星梦的新闻。”白娇娇眼睛里带着危险,又说:“我知道你肯定在着手安排开记者招待会,澄清那些说星梦倒闭都是一派胡言,你会给那些所谓乱说的新闻稿人发律师函。”

  “不过那些律师函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故意表示一下。”她语气带着一丝嘲弄,大家都是玩公关手段不会真去告那些人。

  “没错,今晚八点的记者招待会。”吴君慧开口回应白娇娇,“难道你想参加记者招待会?你要来我去接你,地址发给我。”

  “我不去。”白娇娇对吴君慧出声,她语锋一转锐利道:“你该记得我把迟兰心告上法庭的事。”

  “我知道。”吴君慧开口,她语气带着不耐烦和一丝可笑,“怎么?你连一个小网红都搞不定,还要我亲子出马帮你?呵!这可真不像是你白娇娇的作风啊。”

  “我要你把迟兰心和姓李的副导演给抓起来。”白娇娇懒得理会吴君慧嘲讽自己,她字字清楚的说:“我现在告他们,可不希望他们直接逃跑到国外。”

  “我凭什么抓他们?”吴君慧冷笑一声,她对白娇娇说:“再说你都告他们了,一旦官司缠|身入境处也不会让他们出境。”

  “那你抓不抓呢?”白娇娇声音顿时极冷。

  吴君慧那边沉默了一会,她冷声道:“抓,你都开口我能不抓吗?你要我困他们多久?”

  “半个月。”白娇娇眼中阴戾尽显,“半个月之内我不会去工作,所有我的工作你亲自去处理好,别让李灵去忙前忙后。”

  “白娇娇!”吴君慧当时怒吼一声,“我不是你的经纪人,你无权让我替你收拾烂摊子。”

  “我在问你一句,你做还是不做?”白娇娇声音中带着阴冷锋利的警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