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61章 签,或者死!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61 2018-12-19 20:55:39

  此时,白娇娇声音虽轻,但在寂静无声又不大的卧室内,她说的每个字都足够让萧书景听清楚。

  然而,她说完话就走出房间还顺手关上门。

  她错过萧书景艰难转头看向她时,那一抹凝满深幽的狭长凤眸。

  云寒轮椅缓缓前行,白娇娇瘸拐跟在他身后,最后来到一处书房内。

  从白娇娇住在这座别墅内她总共去过四个地方。

  她的卧室,萧书景房间,餐厅,还有那晚她开心的和萧书景在花园散步,书房第一次来。

  而她此刻脑中因为想到自己与萧书景散步的那次,她跳动的心脏都漏了两拍。

  回想起来那时候,她和萧书景相处真的很愉快轻松。

  直至今日,她与萧书景闹到连云寒都出面的地步。

  只是她看着古色古香的书房心间满是诧异。

  萧书景的决定不是让她死吗?

  为什么云寒带她来这里。

  这刻,云寒什么话都没有说,他在电脑桌一双修长好看的手移动鼠标似是在找什么文档。

  最后他好似看到了什么内容,他不由挑着眉头眸底带着带着一抹无奈的笑意。

  下刻,他快速敲打着面前键盘。

  因为云寒没有让白娇娇坐,她一直都站在原地望着云寒。

  房间内只有轻微的键盘声音,她和云寒谁都不曾说过一句话。

  她站了很久,久到她双腿麻木,身形晃动的随时会跌倒在地。

  到底云寒在做什么?

  下一刻,打印机开始发出打印的声音,这让她看过去,就看到白纸黑字一张一张被打印出来。

  “云少……”疲惫不堪的她按耐不住情绪看向已经在打印机面前等待的云寒,她眼神复杂问:“这是做什么?”

  云寒理都没有理白娇娇,直到他伸手将刚打印出来的纸张拿在手里来到她面前。

  一支金笔,十几张纸放在旁边桌上。

  “一张一张的签掉。”他声音冰冷。

  白娇娇捏着拐杖的双手骨节发白,她垂眸看见第一张纸上的文件,几个大字让她震惊看向云寒。

  “云少……”

  “签,或者死。”云寒森冷着双眼凝视着面前的白娇娇,身上气势霸道强势。

  白娇娇呼吸一窒。

  她又不傻,云寒准备这么久的文件可不是让她签了就杀死她。

  下一刻她走到旁边椅子边坐下,拿起一旁金笔看着面前这些内容。

  《遵守条例》第一次条:白娇娇今后见任何人做任何事都必须征得萧书景同意。

  就光第一条足够让她白娇娇心生抗拒不想签,因为这是一份不平等的条约,可她连拒绝都不能。

  原本她的生活中出现萧书景就让她失去自由很无奈,现在更要签下这百条千条的条约,她的心里很气却无奈。

  云寒明显要将她这五年全部交给萧书景一人管理。

  拿着金笔的手发抖,她死死咬着牙关认真看着条例最后签下自己的名字。

  一页接着一页,她每一页内容都看得仔细最后签字,只是看到最后的时候她痛苦至极。

  这些内容对她的要求比监禁她,比杀了她都要痛苦的绝望。

  自由。

  她为自由付出过很多代价,却不想在今天她把自己所有的自由全部交到萧书景手上。

  除了洗澡上厕所睡觉,她每一天做每一件事都必须和萧书景在一起,那她还有自由吗?

  可她还是在最后一页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因为条约最后一条是她签下来才能活命。

  她想活着,她必须签。

  “好了。”她放下笔的时候声音都在发颤,“现在该云少下命令放过所有人。”

  “没问题。”云寒拿走白娇娇签下名字的文件和金笔,他声音嘶哑对她字字清楚道:“从今天开始你负责照顾萧书景日常生活,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不管他让你做什么你都必须做不得拒绝!”

  白娇娇听着云寒这话,她嘴边有句话极其的想对他说。

  他不能人道,那萧书景要求她和他上床,她是不是也不能拒绝?

  简直可恶的条例和要求!

  但她不敢说,因为云寒才是她的丈夫,萧书景只是保镖。

  她要是当着自己丈夫的面说出和保镖上床的话,他会掐死她,而她之前签了那么多的文件都白签,自己找死。

  “萧书景什么时候能下地走路,你什么时候才能工作。而期间他要是抗拒你照顾他,那你就必须想办法让他不抗拒你,你记住你现在不是女星而是萧书景的保姆!”

  白娇娇脸色唰得一下子苍白如纸,心头涌上无尽的恨意和怒火。

  “好。”她再气留给自己的结果只能是答应。

  云寒看都没有看白娇娇一眼,他拿着文件离开。

  白娇娇看着云寒离开,她牙齿咬得咯吱响,那手不由捂住心口的位置。

  又气又恨,又无可奈何的绝望。

  她这辈子最对不起自己的心,让它痛了太多次,也让它总处于心惊胆战的危险中。

  何时,她的痛苦才能结束?何时她才能为母亲报完仇?

  她在这里坐了很久,久到她慢慢拿起一旁的拐杖走向门口。

  虽然她保住命活下来,但她没有半点高兴反而心如死灰。

  整个别墅像是无人那般,空旷又安静。

  她一步步走到萧书景的卧室门口。

  “白小姐,你怎么站在这里?”此刻吴妈的声音响起。

  白娇娇不知道自己站在萧书景门口多久,但是她只知道自己不想见萧书景,甚至憎恨他。

  因为他的原因,她失去了所有自由,从此之后她都要看萧书景的脸色活着。

  他高兴,她才能高兴。

  他生气,她要哄。

  总之,他过的不舒坦,她就别想有一天安生日子过。

  真不知道云寒是云少,还是他萧书景才是云少,一个云氏集团总裁竟然把保镖看的比任何人都重要,让她很是懊恼。

  “白小姐?”吴妈看白娇娇脸色恍惚再次出声,“你要是不进去就让让门口位置,我进去让萧先生吃药。”

  白娇娇这才猝然回过神,她转头就看见吴妈手里端着小托盘,里面摆放着准备好的药盒和水杯。

  吴妈见白娇娇眼神复杂盯着药,她对白娇娇说:“刚刚云少见过我,他对我交代了你以后照顾萧先生,那这药你端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