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51章 如你所愿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177 2018-12-13 21:59:52

  萧书景凤眸中淬着火死死盯着白娇娇。

  他周身如刀锋利的阴寒气息毫不掩饰的扩散着。

  “好。”他轻启苍白的薄唇,声音嘶哑而冰冷无情对白娇娇说:“如你所愿。”

  话罢,身体被鲜血浸透的他忍着眼前眩晕,用尽一切力气站起来。

  他眼里没有愤怒,没有深邃,没有淡漠,只有苍茫白雪那般空洞的荒芜。

  一步一个血脚印。

  他脚步踉跄,身形不稳的转身离开。

  笑靥如花的白娇娇望着萧书景一步步走向门口处。

  他脊背为她受了很重的伤,可他现在努力挺直脊背,如同黑夜中展翅高飞的孤鹰,显得那般孤傲寂寥。

  她的笑容终于在这一刻僵在脸上,她心如刀绞的望着他消失在自己眼前,身体瞬间被抽空了力气无力趴伏在地。

  痛。

  她不知道为什么萧书景如此愤怒时,她的心好似不受控制了那般剧烈的疼痛。

  不知道。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这痛觉不会错。

  她五脏六腑被刀刃硬生生翻绞的痛,这般的锥心刺骨,这般的生不如死。

  一旁地上被萧书景打的身不知在何处的齐少廷已被打的麻木,他眼前是一片模糊,可他却将白娇娇那些话听的仔细。

  “你没有主动勾引我……”

  他张着嘴很努力想对白娇娇开口,去安抚她不要这般糟践她自己,可是他满口的血水让他说出的话根本无法让人听清楚说什么。

  痛苦的声音,让白娇娇转头看向齐少廷,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似是在说些什么,可她什么都听不见,只看到他嘴里不断吐鲜血。

  心里一慌。

  他要是死在她面前,那她和萧书景都是杀人凶手。

  不。

  此时,她慌乱无措的几乎是爬到摆放在不远处的座机前,她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然后打电话让灵姐不顾一切来她家。

  天已明亮。

  救护车的急救声仿佛响彻整个历城。

  白娇娇坐在车内,医生一直都在和她说话,可她脑袋一直轰鸣不断怎么都听不清楚医生在说什么。

  一旁齐少廷躺在她身边的病床上,两名医生在抢救他。

  此时,医生手里拿着小手电照着她的双眼,她顿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一黑。

  白娇娇做了一个梦,梦里妈妈李舒雅牵着她的小手在乡下外婆家里的院子坐着。

  “妈,你就是个神棍,别胡说。我和万钧很幸福,事业也一帆风顺,我怎么可能会有厄运而死呢?我可是要活到一百岁的人。”淡雅美丽的李舒雅一脸灿烂笑容。

  她不知道什么是死,只是看向妈妈用着稚嫩的声音问:“妈妈,你为什么说外婆是神棍?神棍是什么?”

  “耍弄玄虚搬弄鬼神就是神棍,你外婆是个神算婆,但在你妈妈的眼里外婆是个大骗子。”李舒雅亲了亲她脸颊眉开眼笑。

  外婆又气又怒又无奈的瞪了她的妈妈李舒雅一眼。

  此时,外婆家中院子里开满妖艳红色的彼岸花,如同黄泉路上最美丽的风景。

  这一刻,外婆慈爱的看着她说了一句她听不见的话后,妈妈眼中都是骄傲的看着她笑得特别开心。

  她看到妈妈笑了,她也笑起来。

  画面,忽然一转。

  她和妈妈李舒雅玩捉迷藏的时候,她躲在外婆的算命堂内的桌下。

  然后她看到一名非常漂亮的女人,牵着一名看不到脸的小男孩出现在她们面前,那女人跪在外婆面前哭的好厉害,她不停对外婆磕头哀求。

  但她看到外婆不断对那美丽的女人摇头好似拒绝,又说了些什么,可她怎么都听不清。

  梦里的画面一转,她灵魂深处最怕的梦魇随之而来,母亲李舒雅流着血泪痛苦的倒在她面前。

  “啊……”她尖叫出声,随之她映入她眼帘的是洁白的天花板。

  此刻,她瞬间脑中一空,忘记自己所做的梦内容。

  “娇娇……”李灵带着哭腔慌乱出声,她双手捧着白娇娇惨白的面容望着双眼涣散的白娇娇,“娇娇,我是灵姐,你看看我……娇娇……”

  耳边灵姐急切的呼唤声,让白娇娇神智一点点拉回身体,她在清楚看到李灵时全身已是被冷汗所浸透。

  “齐少廷……齐总……”记忆的重现让她惊慌的忙一把抓住李灵追问,“齐总怎么样?”

  “齐总已经脱离危险。”李灵一看白娇娇清醒过来,她急忙安抚着娇娇:“你冷静,你冷静,齐总没事,没事了……”

  白娇娇在听见齐少廷没事的那一刻,她慌乱的内心才有一丝平静。

  “齐总……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李灵见白娇娇胸膛起伏个不停,也知道娇娇情绪很不稳定。

  她一手抚|摸白娇娇脸颊,一手拿起一旁的手帕为娇娇擦去脸上的冷汗。

  “齐总没事,你也安心在医院养伤。”她安抚着白娇娇,“你们两人受伤的事情我已经通知吴秘书,她亲自出面已经摆平一切,不会对外泄露这件事。”

  此刻,白娇娇才后知后觉感到腿上的疼痛,她眉头紧蹙,因为心窝里刀绞的心痛更让她呼吸一窒。

  “吴秘书肯定很生气吧……”她忍着痛看向李灵哑声问。

  “肯定的。”李灵眼中带着一丝无奈,然后她端起旁边桌上的水一手扶着白娇娇柔声说:“先别说话,喝口水,你看你嘴巴都干的裂开了。”

  或许是冷汗连连让白娇娇身体缺水,李灵一说她才发现自己喉咙干涩的疼痛,很渴。

  她大口喝了半杯水才停下。

  “广告商和本来要开机的电影导演们因为我这次又推迟了你的工作,他们都很生气。”李灵在白娇娇喝完水后轻声言道,“不过你放心,有灵姐万事都能搞定,我在医生给你换药的时候把你受伤的腿脚都拍照,然后全部发给那些导演和广告商们了。”

  “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有伤,倒也没有催促我们。并且吴秘书这次也为你出面亲自约谈了好几位导演,大家都给吴秘书面子会给你两个星期的休养时间。”

  “谢谢灵姐。”白娇娇听了话轻声说着,“我晚些见到吴秘书会给她道谢。”

  “嗯。”李灵应声,下刻她眼里带着复杂望着白娇娇轻声问:“你和齐总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两人都浑身是血在一起?并且我听医生说齐总是被人打成重伤,他还有点轻微脑震荡。”

  白娇娇脸色一僵,一双手紧紧地握着白色床单,她脑海中都是萧书景冷若冰霜的样子。

  “我不相信你会对齐总动手。”李灵看到白娇娇神色变化,她小心翼翼问:“谁打的?”

迦娜

更新完毕,宝宝们记得投一下推荐票,么么哒你们,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