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46章 他是谁?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188 2018-12-11 19:13:12

  车内的白娇娇,根本没有听到那声对她的呼唤离开。

  清晨的历城,街上辛勤的人们已在劳碌。

  四周寂静无声让她胸闷更加严重,她打开音响播放一首电音舞曲,轰天轰地回到她租住的公馆内。

  地上原本属于萧书景那血脚印,已在她吩咐之下被灵姐打扫干净。

  她在车库找了许久找到一根高尔夫球棍,她拄着走进屋内。

  但是……

  在她走到客厅内,她浑身一震站定在原地。

  因为在精美的欧式沙发上,一位男人靠在沙发上似是睡着,在他面前桌上摆放着未喝完的伏特加。

  橘黄色灯光下,他身穿墨绿色西装,袖口用着精致的金色纽扣,与金色相呼应的是他洁白衬衫领口,系着一条墨色领带。

  他雕刻般的容貌棱角分明非常俊美,浑身散发着英伦绅士的气质。

  似是被白娇娇的视线所打扰,他微微睁开眼眸,眸子里是一双不同历城人墨色眸子的灰色眼瞳,这让他充满异域的俊美。

  当四目相对,白娇娇双眼微闪了一下。

  “齐少早上好。”她声音嘶哑不卑不亢。

  眼前俊美男人是星梦娱乐总裁齐少廷,他并非本地人,他母亲是历城齐氏集团大小姐,父亲是澳大利亚人富商,混着两国血液的大少爷。

  这公馆是公司租给她,租金她和公司对半付,而他有钥匙,她拒绝不了。

  齐少廷一双灰色眼眸将白娇娇从头看到脚。

  他看着她脸色苍白虚弱,却依旧美艳的面容,望着她受伤的腿,最后视线停留在她一双漆黑无波的双眼上。

  “脚怎么回事?”声音带着一丝刚睡醒的低哑。

  “穿高跟鞋崴着脚。”白娇娇如实回答齐少廷。

  齐少廷抬手揉了一下眼,动作像是一个大男孩一样单纯。

  无声的客厅,白娇娇似是能听到自己平稳的心跳声,不过气氛变得有些生硬,她能察觉。

  “齐少什么时候回国的?”她受不了平静主动打破安静。

  “凌晨。”齐少廷一双灰色淡然的眼睛看着白娇娇,又哑声问:“你昨晚在哪里居住?”

  白娇娇没回答齐少廷的话,而是一瘸一拐走到沙发边上。

  “吴秘书又说了我什么?”她抬手为齐少廷倒了一杯酒递给他问。

  齐少廷接了酒,但没喝。

  他眼睛深邃望着白娇娇。

  “她没有说你什么,只是告诉我最近你身边是非很多。”他每个字说完都顿一下,过了一会才说完。

  “这些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白娇娇直视着齐少廷。

  齐少廷放下酒杯,他拿起桌上放着的香烟,他拿出一根点燃轻轻地吸了一口。

  白色的烟雾从他优美的唇边吐出,他的嗓音如同被雾气包裹着声音都带着一丝不真切。

  “你在公司这么多年向来兢兢业业,公司对你也给你最大的自由……”

  “我说了,我会处理好所有事。”白娇娇语气微微加重,除了迟兰心把事情闹大,她还有什么事没有做到?

  齐少廷没说话,视线看向不远处墙上挂着一副白娇娇身穿红色礼裙的照片,他凝视着照片安静的抽烟。

  白娇娇从萧书景处离开,她的心情一直都不好。

  她在看到齐少廷优雅靠在沙发上抽烟,平和的气氛并没有让她情绪平稳下来,反而更加情绪焦躁。

  伸手,她从齐少廷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

  打火机清脆的声音,让齐少廷转头看向白娇娇。

  不同齐少廷慢悠悠抽烟,白娇娇大口大口的抽烟,一根接着一根,她眉眼间是毫不掩饰的烦躁。

  在她抽完第四根烟,去拿第五根的时候,一双修长拿走烟盒和打火机。

  “你心情很烦躁,还有无法做出决定的时候才会抽烟。”齐少廷看着白娇娇说的意有所指。

  “和齐少认识这么多年,你依旧是这么了解我。”白娇娇鼻息间都是烟气,她心里依旧非常烦闷。

  齐少廷眸光深深凝视着白娇娇,“你进公司的时候,正好是我接手星梦娱乐,你的底细我清清楚楚,我的信息你也知道。你我之间认识多年,你从没有让公司失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秘密隐藏。”

  白娇娇没说话,她伸手要去端齐少廷放下那杯没喝的酒杯。

  齐少廷的确知道她是白家大小姐,但他从来没有出手帮过她,当然也没有让她身份公开。

  至于她和他相识,同一家公司,他是总裁,她是他的员工,他们之间经常有接触。

  一来二去,大家都对彼此了解,因为她很乖对于公司安排从不拒绝,每件事都做的很完美。

  如此,他让公司给自己自由安排,从不强迫她接不喜欢的剧本和广告。

  当时公司就有人传她是齐少廷看上的女人。

  她知道之后只是一笑置之,因为她和齐少廷之间清清白白,她对他仅有的是感激给自己自由。

  齐少廷将酒杯拿走,让白娇娇手腾空在半空中。

  “当初给你配保镖你不要,现在无端端出现一位保镖,并且容貌非常俊美,比任何一位男明星都英俊……”

  “……”白娇娇微怔,提到萧书景,她烦郁的心更是燥火,她看着齐少廷声音不轻不重的说:“我生活上的事情不需要禀报公司。”

  “这名保镖出现之后,你繁琐的事情变得很多。”齐少廷望着白娇娇,话罢他语气微微加重,“这里,你有很多天没有回来住,现在每天你都和他在一起。”

  “齐少想说什么?”白娇娇双眼深幽望着齐少,不等他开口她微眯眸子说:“莫不是齐少为了我的保镖特意从国外回来?”

  齐少廷不长回历城,他一年之中有一大半时间在澳大利亚管理集团,历城内的事务只是他兼顾。

  偶尔回来,他不去别处只在她家客厅休息,然后他就又飞走。

  她进屋看到他出现在客厅,她就奇怪他怎么忽然回来。

  本来以为是有事,现在看来萧书景的事情传到他耳中。

  为了一个保镖急匆匆从国外回来,这一点都不像符合他淡然的性格。

  “是。”齐少廷慵懒靠在椅子上,他身上散发着淡雅的气势,“我查过他资料,但是什么都查不出,我不相信一名保镖能够身份这么隐秘。”

  白娇娇没接齐少廷的话,因为没办法接。

  她嫁给云寒的事情只有寥寥几人知晓,萧书景也是云寒安排在自己身边的保镖,她一旦说了萧书景底细,等于全盘托出自己近来发生的变故。

  齐少廷见白娇娇不说话,他语气带着丝丝凌厉的质问:“他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