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45章 请你记住你的身份!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307 2018-12-10 23:53:57

  白娇娇看到萧书景灿若星辰的眸子瞬间一暗。

  她眼中带着惊讶的问:“你怎么了?看你似乎不对劲?”

  萧书景没说话,只是他那握着白娇娇的手微微收紧,他微微垂眸,似是因为她之前的话,导致他眼底带着丝丝气愤。

  白娇娇感到手上力度加重,她眼中带着复杂望着萧书景。

  “你捏疼了我,松手。”

  实际不疼,只是她不知道为何她感觉他们间有点暧|昧而找的借口。

  萧书景一听白娇娇这话,立刻松开她的手。

  白娇娇将手放在胸前,手背上还带着属于萧书景掌心的凉度。

  她眸底带着一丝复杂望着萧书景言道:“我很困实在不想等吴妈了,所以我要睡觉。至于你的话,吴妈没来之前你就睡在我边上吧。”

  萧书景目光深邃直视着白娇娇,他惨白透明的脸上带着耐人寻味的神色又哑声说:“你知不知道我们男女有别。”

  白娇娇刚扭头闭上眼准备休息,结果萧书景这话让她眉头一蹙转头看向他。

  她双眼深邃看着他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保镖,你是云太太。”萧书景目光黑暗深幽凝视着白娇娇,眸底是几乎不可查的闪过一道自嘲,“你让我握手,还让我和你躺一张床,要是云少知道会怎么看你?”

  白娇娇顿时脸色难堪至极的看着萧书景。

  “你要是还知道我是云太太为什么主动握住的手?在我收回手的时候你反而握得更紧。”

  “还有你躺在我的床上,是你固执不要的命非要守着我。你救了我,我感激你不愿意你伤口加深,在没有地方让你躺之前才答应让你躺在我身边。”

  “我们都是两个病人,我脚踝有伤走不了路,你后背都是伤动弹不了!就算男女有别如何?”

  “就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难不成还能强|上|了我不成?我看你这样子还没强,你自己先失血过多身亡!”

  话间,她眼里已经冒出火气死死盯着萧书景,又继续说:“身为男人比我这女人还婆婆妈妈,我都没嫌弃你一身血腥气,你还对我说教起来!你这么啰里啰嗦的不想趟就赶紧起来离开!别打扰我睡觉。”

  萧书景眸光深邃复杂望着白娇娇,他削薄的唇微动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白娇娇却是被萧书景给惹怒的一肚子气,她见萧书景不说话,更是心中无名怒蹭蹭往上窜。

  他轻飘飘一句话把她教训一顿,然后她反驳回去他就沉默了。

  她这个人其实最讨厌的就是沉默。

  宁愿他和自己大吵一架,把所有事都摊开了说,也比沉默能够解决问题。

  “萧书景,你知不知道你说男女有别这话真没有资格,要知道宋义进只是手放在我肩膀上一下,你就发脾气说让我注意自己的身份。”

  “怎么?你握着我手的时候,你亲我的时候,你甚至躺在我身边的时候,你怎么不警告我注意自己的身份了?”

  气。

  很气。

  本来她看着萧书景是满心的安全感,现在她认为刚刚那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你警告我注意身份,那也请你注意你自己保镖的身份!不要再离我这么近!”她实在不想看到萧书景,便用尽力气从床上坐起来。

  下刻,她一边忍着身体剧痛下床一边生气的说:“你代表云少负责我的一切,我的确有些怕你让我日子不好过。所以我处处迁让你,只是想让大家的相处不要那么尴尬生硬,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可是现在呢?你简直无理取闹!还男女有别,既然你说有别你还握着我手!你还躺在我身边?”

  下了床后,她猝然转头双眼冒火直视着,趴伏在床上目光漆黑深沉看不出情绪的萧书景。

  “我也不怕你去云少那边打小报告,我清者自清,没什么见不得人,也没有什么对不起云少的!至于你,我对你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没有半点别的意思,这次我谢谢你救我,我会报答你。”

  说完,她忍着痛扶着一旁的墙壁单提着一腿,几乎跳着离开卧室。

  此时,散发着白娇娇一身火气的卧室随着她离开,瞬间陷入寂静。

  趴伏在床上的萧书景并没有起床去追白娇娇。

  他望着白娇娇消失身影的门口,他狭长凤眸凝满懊恼和苦涩。

  “萧书景……你都做了些什么……”他语气夹杂着丝丝后悔。

  这一刻,白娇娇扶着墙壁艰难的走着,因为伤到的是脚踝,单脚跳也没有力气跳。

  本来就虚弱无力的头晕目眩,一瞬间她整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何处,身体便要倾倒。

  “娇娇……”这刻,吴妈的声音惊愕响起。

  就在白娇娇要跌倒的那一刻,吴妈将手里端着的补品直接扔了上前扶着她。

  白娇娇在看清楚吴妈的那刻,她涣散的眼里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

  “让你搬个沙发床,床呢?”她眼中带着丝丝锐利看着吴妈问。

  吴妈担心白娇娇的神情一怔,她支支吾吾了一会小声说:“我去找了一下,发现那些沙发床全部是连接在一起,所以就没有再搬来。”

  “而且我看时间这么久,你和萧先生身体都很差肯定早疲倦睡下,我就没敢再来打扰。本来是想明天对你们解释,谁知道你怎么出卧室了。”

  白娇娇眸子如同带着穿透力一样凝视着吴妈。

  吴妈第一次感到白娇娇身上散发的强势压迫力,她脸色一白小声问:“娇娇,是不是你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起床了?”

  白娇娇说话的时候敛下眸子里的眼神,她眸光平静望着吴妈声音无力微颤的说:“你扶我到花园椅子上,我想去花园坐一会。”

  吴妈:“这大半夜的……”

  “夏天的晚上外面很舒服。”白娇娇目光冷静望着吴妈,“扶我出去,我不想说第二遍。”

  吴妈发现白娇娇的情绪很不对劲,这让她忙应道:“好。”

  白娇娇临下楼梯的时候,她看见楼梯边上洒了一地补品,她眸光深深。

  在吴妈将她搀扶在花园石凳上坐定后,她看向吴妈说:“我有点饿,你给我准备点吃的端过来。”

  “这……”吴妈担心看着白娇娇,她声音轻柔的说:“我不放心你一人。”

  “夏天的天亮的早。”白娇娇双眼深邃凝视着吴妈,“更何况这里是我的家,我能出什么事?”

  吴妈犹豫的看了看白娇娇后,她应道:“好,那娇娇你等我会,我马上给你端来。”

  白娇娇看着吴妈离开,然后她站起来一瘸一拐忍着痛走着。

  白天她车停在原地,晚上她的车还在原来地方的停着。

  车门没有锁,她坐在驾驶座,一张苍白的脸上冷如冰霜,一双漆黑深邃的大眼睛凝满冰冷。

  她发动车辆,用仅有的好脚油门一踩直接离开别墅!

  “娇娇……”此时,一声充满惊慌的大喊声响起。

迦娜

抱歉宝宝们,连载期间是更的慢点,抱歉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