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40章 输血给他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232 2018-12-05 21:32:53

  萧书景喘息声越发微弱,他眸光清明在渐渐消失。

  虚弱不堪的他面对白娇娇的回答,他还是用尽力气对她说:“不为什么,如果你不想我死就立刻走。”

  话间,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上了车,整个人都趴伏在后车座,伤口撕裂的痛苦让他已是不知道身在何处。

  李灵因为肥胖,所以她多走几步就气喘,她还没来得及去搀扶萧书景,反而他自己上了车。

  “这……这怎么回事?”她惊愕的看着白娇娇,“宋义进昨晚就打电话告诉我让我忙完给你带红花油,他没有给萧书景治伤吗?怎么?”

  “灵姐,你把我的工作往后推一推。”白娇娇心急如火顾不上对李灵解释,“你不要联系宋义进,到时候我亲自去找他,还有我屋里现在全部是血,你辛苦收拾一下。”

  “你昨晚崴着脚,这脚踝肿的跟馒头一样怎么开车?”李灵也急,可她看到白娇娇脚踝心疼的不行,“我来开车。”

  “不用,你处理好我的工作。”白娇娇已经关上车门,她一瘸一拐的走向驾驶座说:“我会对你解释。”

  李灵看着白娇娇将车发动要开走,她立刻敲打车窗揪心的说:“工作你放心,你的脚,你的脚崴着一定治疗,否则会耽误太多事。”

  这刻,萧书景清晰听到李灵的话,他艰难的转头想看向白娇娇,但锥心刺骨的痛犹如万把锋利的刀狠狠割裂着他的身体,窒息的痛更让他动弹不了分毫。

  白娇娇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从副驾驶坐上拿过自己的手包打开找到萧书景手机。

  但是他手机有指纹密码锁,她有停车的时间去拿着他的手去录指纹,还不如问他关于吴妈的号码。

  “闷葫芦,吴妈的手机号码多少?”她因为紧张而声音发颤,“指纹太麻烦,你告诉我号码我用自己手机打给吴妈。”

  萧书景眼前越发模糊,可耳边属于白娇娇紧张无比的声音,让他紧咬牙关强撑着开口:“132……”

  白娇娇在萧书景艰难说出吴妈的号码,她立刻拨过去通知他受伤需要医生就挂电话。

  但是……

  红灯让她停下车,她慌乱紧张的回头,就看到鲜血顺着萧书景垂在椅子上的手指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毯上,满手臂的鲜血让她触目惊心。

  “闷葫芦……”她惊慌的叫他名字,但是并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她心提到嗓子眼焦急叫他,“萧书景你醒醒,别睡……”

  然而,不管她怎么叫萧书景,他趴伏在椅子上仿佛死去了那般。

  白娇娇彻底的慌了,她不能让救了自己的萧书景死在自己面前。

  红灯还剩下最后三秒,所有的车都停下等灯变颜色,无车的十字路口白娇娇连这三秒也等不及,她忍着剧痛脚下一个油门直接闯红灯离开。

  车速极快,一路极其危险的红灯直奔她暂时居住的别墅。

  车刚停下,就出现身穿白色医生服戴着口罩遮挡容颜的四名男医生,他们打开车门将萧书景从车上抬下去放在担架上。

  “心率异常,准备除颤仪……”一名医生快速检查萧书景后用着英文交流,别的医生也早已准备好血袋输血。

  吴妈的眼眶泛红显然哭过,她在看到全身是血的萧书景几欲晕倒。

  白娇娇下车看着这些医生金发碧眼,她惊愕竟然全部是外国人,并且他们看起来非常的专业。

  “你不能有事,要不然我可怎么交代。”吴妈跟着医生边哭边快速跑向房间。

  这一刻,偌大的别墅内,浑身是血的白娇娇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车边。

  没人上前去问她有没有受伤,每个人都只顾着萧书景,她就像是多余的人,特显凄凉。

  阳光炎热的照在她身上,晒得她满身热汗,鼻息间的血腥气更加浓重。

  但是,她松了口气,因为医生所说的英文她听懂了,那就是萧书景还没有死,他们会抢救他。

  至于她,她低头看着自己红肿的脚踝,全身酸痛的她艰难的慢慢弯身将脚上白色平底鞋脱掉。

  她不止脚踝肿,整个脚肿的无法穿鞋。

  一心只顾着萧书景的生死不知道痛,原来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后她才发现自己脚痛得锥心刺骨。

  正午的太阳越发热烈,她就在这站了一会满头大汗,鲜血混杂着汗水从指间滴落在脚下草坪上,最后融入在泥土里。

  她瘸拐艰难的走向别墅内,这别墅不大,但今天她发现大到她怎么走都无法走回卧室。

  此时,她看到一名医生风急火燎紧张的打着电话说:“失血过多O型血不够,情况非常紧急你立刻送血过来,记住必须是男人的O型血!”

  “O型血?这么巧合吗?”白娇娇惊愕低喃,下刻她忙用流利的英文对要经过自己身边的医生说:“我的血是O型血,我可以给他输血。”

  医生一双蓝眼惊愕的看着白娇娇,他似是这才看到她全身是血。

  白娇娇一看医生的眼神,她立刻说:“我没受伤,我身上的血都是你们现在正抢救的萧书景的。”

  医生却立刻对白娇娇摇头,“NO,你是女人。”

  “……”白娇娇一怔看着医生,她开始怀疑眼前医生的专业性,她惊愕的说:“输血还分女人和男人吗?你们有没有常识,只要是O型血不管男女都能用,你们到底会不会救人。”

  “她可以。”吴妈手里拿着手机似是才通完电话,她正好听见白娇娇和医生的对话哽咽说:“她的血可以用。”

  医生愣了一下,然后他盯着白娇娇问:“你有病吗?艾滋,或者……”

  白娇娇听见艾滋这两个字立刻说:“我没病,我的血很健康。”

  医生二话不说抓着白娇娇胳膊就急匆匆跑向另外一侧。

  当即白娇娇就倒抽一口冷气。

  疼。

  她犹如行走在锋利的刀刃上,脚被硬生生割开,痛不欲生。

  疼痛让她几乎要晕倒,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床边,她眼前是不省人事的萧书景。

  医生们有条不絮的治疗他,而她眼里所看到的是他整个后背上触目惊心的伤口。

  胳膊一个刺痛,让她缓过神看过去就看见自己鲜红的血,顺着透明的输液管一点一点的进了萧书景的身体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在蔓延。

  “娇娇,你喝些糖水。”吴妈此刻将杯子递到白娇娇嘴边,“这样可以防止低血头晕。”

  白娇娇没喝,反而拧着眉头看着吴妈问:“刚刚我听医生说只能用男人的血给萧书景输血,还因我是女人拒绝,为什么你会说我的血可以给他用?”

迦娜

嘤嘤嘤,为什么还有人问男主是谁?女主和谁签契约,谁就是男主。如果还是说迷的看不懂,就猜猜谁是男主,至于别的我不透剧,宝宝们慢慢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