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39章 对你寸步不离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75 2018-12-05 19:21:48

  这刻,白娇娇被萧书景眸中阴鸷的寒光惊的后背发寒。

  但是……

  “我不让!”她音量提高给自己底气。

  萧书景凤眸凝出一抹嗜血,但瞬间全身一僵,骇人的寒眸满是惊愕。

  他除了后背撕裂的痛,就是白娇娇身上散发的馨香,他所有的怒火在她面前都不抵她的一个拥抱。

  “我知道你不爱说话,但是我的性格和你正好相反最不喜欢有事藏着掖着。”此时,白娇娇轻声仰头看着虚弱不堪的萧书景,又安抚的说:“我有错你就告诉我,我会给你道歉,而你最讨厌的宋义进也被我赶走。所以现在不是你对我发脾气的时候而是先止血。”

  此时,萧书景的黑眸中带着复杂,却又一瞬间寒光尽显,他垂眸望着面前眼神担心看着自己的白娇娇苍白,薄唇轻启声音极冷:“放手。”

  “你让我让开我都不让,你认为我会放手?”白娇娇的眼里带着固执。

  说完她抱着他腰的双手用力收紧跟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她更加坚决对萧书景说:“我就抱着你,你答应过云少对我寸步不离,既然你想走,那就必须带着我一起!你现在失血过多连走都困难,带着我你就别想走动一步,要是你让我摔着出事,你全部担责!”

  “白娇娇!”萧书景泛着寒光死死盯着她,“你知不知道惹怒我的后果!”

  “我知道!”白娇娇没有半点畏惧的对视着萧书景,她厉声说:“最差的结果就是告诉云少我勾引你!我触犯契约的第三条,那到时候让云少来找我算账好了。而我要是不好过你也别想过安生日子,我就对云少说你强|暴我!”

  萧书景寒眸骇人死死盯着白娇娇,憋了好半天才冷冷吐出两个字:“无赖!”

  “对,我就是无赖,我就赖在你身上!”白娇娇脸不红气不喘,丝毫不惧的看着盛怒的萧书景,“你现在只有两条路选,一要么我给你止血,二就我一直抱着你让你根本无法走一步,然后你慢慢失血过多死在我面前!”

  萧书景额头青筋凸起,他那带着带血修长的双手直接抬起,似是想将白娇娇从他身上给拽下去。

  “闷葫芦,你别和我倔了好吗?现在身体有伤,你和我闹脾气最后痛苦的是你。”白娇娇不知道萧书景对她伸出手,而她看着愤怒的他语气轻缓下来温声安抚的哄着他:“你乖,我扶你回床上,我给你止血好不好?”

  此时,萧书景那双手腾空在半空中,他眼前近在咫尺的白娇娇面容担心凝视着他,而她眸底的固执让他明白就算他推开她,她还会第二次抱住他直到他妥协为止。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他黑眸阴鸷,声音却连他自己都没有一丝察觉平和。

  “因为你让我避免毁容,你所救的我,是救了我的一辈子。”白娇娇目光清澈带着担忧直视着萧书景,“而我这个人很纯粹,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加倍奉还。”

  “我是你的保镖,救你只是我的职责所在。”萧书景低低喘息却眸光深幽凝视着白娇娇。

  “你也说了你是我的保镖,那你就是我的人。”白娇娇沉声对萧书景言道,“我这人向来最护短,我保护我的人合情合理。”

  萧书景苍白的唇紧抿,他目光阴森望着白娇娇。

  “你该离我远一些。”

  白娇娇一怔,因为萧书景莫名说出这句话。

  “为什么?”

  萧书景嘴角一动似是有些话想脱口而出。

  但是,他迟疑了一下之后嗓音嘶哑无力对白娇娇一字一句说的清楚。

  “你该听到宋义进说的话,我是浑身冰冷,连血都是冷的怪胎。”

  “冷血挺好,这年头做人就要冷血。并且你是怪胎真是太好了。”白娇娇眉角一挑看着萧书景,“我有个外号只有灵姐知道,上学的时候我从不笑从不多说一句话,但是我这副皮囊好看,所以全校男人追着我跑,那些嫉妒我的女生背地里给我取的外号就是怪胎。我作为怪胎主人,有你这么一位怪胎保镖,我们两人真般配。”

  萧书景眼瞳猛地一缩,白娇娇的这番话听到他耳中只剩下最后一句话,这让他看着她的眸底一闪而过的炙热。

  “闷葫芦。”白娇娇神情认真的看着萧书景,她声音轻柔哄着他:“别生气了好吗?我给你从新包扎伤口,吃止痛药,好不好?”

  她鼻息间血腥气越发重,发黏的手臂让她知道自己双臂都是属于他的鲜血,他的血的确如同宋义进是冷的。

  但是,她更知道他已经支撑不住了。

  萧书景眼神出现丝丝迷|离,神智在渐渐远离他。

  可他眨眼间在看着白娇娇神情的担心时,他声音低哑道:“你现在联系吴妈让她叫医生,我们回别墅。”

  “不行。”白娇娇当即拒绝萧书景,“这里距离别墅很远,你撑不住。”

  “我撑得住。”萧书景气促的沉声对白娇娇言道,“我了解我的极限。”

  “你……”白娇娇还是想拒绝萧书景,可她在他眼里看到坚决,这让她想到昨晚他不管如何都不去医院的态度,她不愿意拖时间只能妥协,“我包在车上,你手机在我包里放着,我正好扶你过去不耽误事。”

  话罢她松开紧紧抱着萧书景结实窄腰的双手,顿时她就看到自己双臂双手染满通红的鲜血,那血顺着她的手指滴落在白色地板上染成一朵怒放的红梅。

  白娇娇非常艰难的搀扶着萧书景到车库,而她看着他眼里的坚韧,她心中心惊胆战,很怕他当场休克身亡。

  李灵来到公馆就看到浑身是血的白娇娇和萧书景震惊万分,“娇娇,你……你怎么浑身是血?”

  “我身上的血是萧书景的。”白娇娇说话间后车门,早就脱力的她看向李灵气喘吁吁说:“灵姐,你站着做什么,快来帮我扶萧书景。”

  “不……不要……”萧书景在听见这话的时候,已经因失血而天旋地转的他眉头紧蹙,他虚弱无力声音极轻却足够让白娇娇听到,“除了你,不允许任何女人碰我。”

  “……”白娇娇满头大汗惊愕看着萧书景,她问他:“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