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38章 他就是个怪物!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78 2018-12-04 22:21:59

  萧书景大力的从白娇娇手里抽回手,因为用力让他痛的几乎昏厥过去,但他用尽全力忍住后再次一扯身上绷带。

  “萧书景。”白娇娇再次抓住萧书景手,她眼里的气愤早就被担心所取代,她紧紧抓住他手不给他挣扎的机会,“不许你解开绷带,这只会加重你的伤情。”

  萧书景蹙紧眉头,凌厉不悦的气息毫不掩饰扩散,他眸子泛着寒光看着白娇娇厉声道:“放手!”

  “我不放。”白娇娇眼中带着坚决毫不惧怕的对视着萧书景。

  “娇娇,你放开他。”宋义进看到这一幕他气的脸色铁青,他怒道:“他这样子显然是不屑我治疗了他。”

  话锋一转阴狠,他厉声又说:“让他解开绷带,让他血流成河去找别的医生救他,我倒要看看受伤极重的他有没有命从这里走出去!”

  萧书景:“滚!”

  白娇娇:“你出去。”

  此刻,宋义进震惊的看着白娇娇,因为她和萧书景异口同声让他出去。

  “娇娇……”

  “出去!”白娇娇眼神带着冰冷看着宋义进,她不能让他继续留在这里惹怒萧书景,因为他现在惹事到最后是她倒霉,她沉声说:“你现在离开我家。”

  宋义进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娇娇,“你……你为了一个保镖赶我走?”

  “你听不懂人话?”白娇娇一张苍白的脸冰冷看着宋义进,音量当即提高:“我让你立刻离开!”

  宋义进在白娇娇眼里看到认真和坚决,这让他震惊的直视面前她不敢相信的问:“娇娇,你认真的?你真的要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保镖赶我走?”

  白娇娇盯着宋义进,她一字一句清楚的说:“我非常认真!”

  顿时,宋义进眼里带着难过望着白娇娇,他双手紧握成拳,牙齿咬得吱吱响看向萧书景。

  “你这个全身冰冷的怪胎!”

  白娇娇听完宋义进这话顿时满脸气愤,眼里更是如同淬着火,“你太过分了!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你攻击我保镖做什么!”

  “我过分?我攻击他怎么了?他不过是个保镖而已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宋义进生气的看着白娇娇,又说:“我给他治疗我会不知道情况?他不止身体是冷的,连血都是冷的!他就是一个冷血怪物!”

  “滚!”白娇娇再也忍不住的朝着宋义进怒吼,他再生气也不能用言语攻击别人的缺点,这种手段实在卑劣!

  “好,我走!”宋义进气的面容扭曲,转身离开。

  此刻,萧书景却在听到宋义进说他怪胎这话,他狭长凤眸凝满受伤,那惨白到毫无血色的俊容没有阴戾只有苦涩。

  白娇娇望着宋义进气节败坏的离开,她气的胸膛起伏不停,最后无力的扶住额头。

  这一刻,身后响起萧书景痛苦的闷哼声。

  “萧书景……”她转头就看到萧书景艰难的要下床,而她眼里所看到的是他后背一片血红,“你别动,你伤口都裂开了。”

  “别碰我。”萧书景声音冰冷抬手一把甩开白娇娇抓住他胳膊的手。

  他惨白的脸近乎透明,满脸的冷汗粗重的呼吸,他有力带着交错伤痕的双臂肌肉凸显力量感,让他撑着床边直起身。

  白娇娇眼里带着震惊的望着自己被萧书景甩开的双手,她咬着下唇心里撕裂的痛。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如此挑起她的情绪,让她心如刀绞。

  可萧书景做到了。

  这让她感到害怕想逃,因为她活得一直很辛苦,她根本不想为任何人去由心的难过。

  但是,逃避从来都无法解决问题。

  “萧书景,你太过分。”她那腾空的双手有一点点紧握成拳,她眸子里带着火气盯着自己紧握的拳头,咬着牙沉声道:“你代表云少,我也处处配合你,你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我都随你!除了你,我从来没这么包容一个男人。而你受伤我很担心,但你不能不尊重我去驱赶我的朋友!还特别救了你的人!”

  萧书景眸光冰冷看都不看白娇娇一眼,低低喘息的他在微微迟疑了一下,他忍着后背撕裂的剧痛却没有阻止他下床的举动。

  白娇娇见萧书景无视自己,她回头一眼就看到他身上的白色绷带已经全部染成红色。

  她呼吸一滞,立刻伸手要去搀扶虚弱到几欲要倒下的他。

  可是,她的手在伸出那一刻又收了回去。

  只是她双眼没有火气只有冰冷对他说:“我没有忘掉我是云太太的身份,我和宋义进只是朋友,根本没有半点暧|昧!我从来没有违反过半点和云少签下的契约!你没有资格甩脸色给我看!”

  萧书景在听到白娇娇这话的时候,他身形一僵,却极其艰难的手撑着床沿站起来,然后一步步走向门口方向。

  此时,白娇娇就看到身形不稳的萧书景光脚走在洁白的地板上,他每走一步,地上都是一双沾满鲜血的血脚印。

  她就看着他后背绷带如同被水浸透那般滴着血水,湿透他的裤角流在他脚踝上,走出步步血印。

  心,瞬间提起。

  “萧书景,你不许再走,你在这样下去会失血过多而死!”她双拳紧握咬着牙阻止他。

  萧书景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白娇娇的话,他踉跄继续前行。

  白娇娇真的不想管他,但一想到他是为了救自己受这么重的伤,她眼中带着懊恼,下刻她抬步一瘸一拐的直接走到萧书景面前挡住他去路。

  一眼。

  心里紧张极了。

  因为她眼前的萧书景明显失血过多不止脸惨白透明,连他削薄的唇也毫无血色,一双深幽的眸子已显得迷|离,他整个人都散发着随时会猝死的气息。

  “云少让你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你自己一个人自顾自的走掉,我怎么办?你就是这么不负责任吗?”

  萧书景微微合眸,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眸子才带着清冷的清明直视着白娇娇。

  “让开。”无力的嘶哑。

  “不让!”白娇娇眸底带着压抑的心疼又瞬间敛下,她眼神带着坚决对萧书景说:“我没有违反和云少签下的任何一条契约!你不能无缘无故对我发脾气!有什么事情我们摊开了说清楚不要让误会发生!”

  萧书景眸色骇人盯着白娇娇,他语气极其锋利带着警告:“让开!”

迦娜

求推荐票,求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怜我们的萧保镖,可怜娇娇女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