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35章:你不能有事!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18 2018-12-03 20:56:35

  白娇娇没有感到跌倒在地的痛感,因为她被萧书景给牢牢抱在怀里,他成了她的肉垫子。

  可是。

  她看着眼前闭上双眼不省人事的萧书景,那被他给撩的全身骨子发软的她全身发冷。

  “萧书景……”她急忙叫他名字。

  然而,她并没有得到他的回答。

  她吓得忙将手放在他脖子动脉上,明明他刚刚呼吸是那么热的洒在她脸颊和耳边,可当她指腹放在他脖子动脉上的时候所感到的是冰冷。

  但冷不冷又有什么关系,他跳动的动脉对她证明他还活着,她惊吓放松后趴在他怀里。

  他没死,他还活着,只是昏过去,他……

  不。

  她眼瞳猛地一缩,慌乱从他身上爬起来,她艰难的扶着他肩膀让他侧身的那一刻,她嗅到了烧焦皮肤难闻的气味夹杂着血腥气。

  他的背。

  这刻,她转头一眼看到不远处的淋浴房,他对她说过需要水,大量的水。

  她知道硫酸有极重的腐蚀性,碰到人身上会感到很热,然后灼烧皮肤,所以第一时间要脱衣服散热。

  而他要水,那就是要用水冲洗散热。

  一想到这里,她发软的身体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抱住他的双肩将他翻个身趴在地上,下刻她抓住他的双臂想将他拖到淋浴房。

  然而,她高估自己的力气,她根本拖不动沉重的萧书景。

  “你不能有事,不能。”

  她惊慌失措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萧书景,他刚刚用命救了她,甚至……甚至他还越身份的撩了她。

  不!她不该去想他撩自己的事,就凭他救她,她不能把他丢在这里不管不顾。

  可是,她真的拖不动他。

  她慌乱不已转头看向四周想找什么东西能够拖动他,就看到旁侧放着一个花瓶,里面摆放着一大束怒放的红玫瑰。

  一怔。

  她手脚并用爬起来走过去一把拽掉花束,她跑到淋浴房接了一大瓶水急忙跑向萧书景。

  但脚上十公分细跟高跟鞋让她脚下一崴,脚踝处锥心的痛让她倒抽一口冷气。

  她快要急疯了,竟然这个时候崴住脚。

  弯身,她直接把高跟鞋给脱掉,光脚踩在冰冷地板上,她一瘸一拐拿着花瓶到萧书景面前将水倒在他后背上。

  一瓶,接着一瓶。

  她每走一步,脚上撕心裂肺的痛都让她想放弃,可她看到躺在水泊里面的萧书景她咬着牙继续接水倒在他后背。

  他一直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她急的要哭。

  这时,她手机忽然响起。

  她惊的转头看过去,正好看到一旁桌上放着的黑色手机,萧书景的手机什么时候放在桌上了?

  但是,手机铃声是她包里的传来。

  她拿起萧书景手机放回自己手包,她一看自己手机手机是李灵打开的。

  “灵姐。”

  李灵担心的急问:“娇娇,我没追上那女人。而你现在在哪家医院?”

  “我没在医院,我在化妆间,你快找一个你信任的男人过来背萧书景,快!”白娇娇语气不稳说完就挂掉。

  当李灵走进化妆间的时候,她脚下全部都是水,这让她震惊的看着眼前一幕。

  白娇娇妆容花掉,头发凌乱光着脚踩在水里,整个人狼狈至极。

  矜贵的萧书景趴倒在地,他的头上枕着一个梳妆匣,如此才不会被水给淹没口鼻无法呼吸。

  “你等一下。”她转头看了一眼男侍者,她先进门关上门,“娇娇你做什么?”

  白娇娇手里拿着升满水的花瓶,她眼中都是焦急看着李灵,“萧书景替我挡的那一下是硫酸,他必须要水降温。”

  “你为什么不送萧书景去医院?”李灵震惊的看着白娇娇。

  “不是我不送,是他不去。”白娇娇将花瓶随手丢在地上,累瘫的她直接坐在水里,她又看了一眼却没见到李灵身后跟着人说:“我让你找的男人呢?”

  “人在门外。你是明星,你现在凌乱的样子让人看到还得了。”李灵说话间从西装口袋拿出一个口罩递给白娇娇,“你快戴上,我让他进来背萧书景送医院。”

  白娇娇边戴口罩边对李灵说:“把他送到我租住的房子里,我认识有私人医生上门给他看伤。”

  “这么大情况不去医院反而送到家?”李灵不解的看着白娇娇。

  “他要是愿意去医院,我们就不会来化妆间。”白娇娇喘着气说着,然后她把自己刚戴的口罩戴在萧书景脸上后说:“把你的口罩也给我。”

  李灵忙把自己的口罩递给白娇娇,就看到白娇娇自己戴上遮拦面容之后,她才转身走到门口。

  一大笔钱换一名服务生背着昏厥的萧书景走无人的员工通道上了李灵的车。

   白娇娇看着趴伏在后椅上的萧书景,她看向李灵叮嘱:“一定让男侍者闭嘴,就算那女人逃了,但是还有监控,你去查一查。还有你去参加酒会陪着MIKO替我道歉,我带他走。”

  “你赶紧走,我看萧书景伤势很重耽误不得,别的事不用你说我也会处理好。”李灵眼中带着担心看着白娇娇的脚,“还有你的脚也必须好好看看。”

  “谢谢灵姐。”白娇娇关上车门亲自开着一辆黑色路虎离开。

  白娇娇租住在市区一家隐私极好的私人公馆,她的车直接停在自己家的车库。

  “娇娇。”车库已经站着一位身穿白色T恤戴着金色边框儒雅的男人。

  “宋义进别愣着,快来背人。”白娇娇一瘸一拐下车慌乱催促,“他背被硫酸烫伤,你要小心点。”

  宋义进看到后车座昏倒的男人,他二话没说很小心的在白娇娇的帮助下背着人就朝着旁侧的房间走去。

  卧室内,白娇娇忐忑不安站在旁侧看着宋义进拿着锋利的手术剪刀,去剪开萧书景的后背衣服。

  她在看到萧书景的后背时骨子里都透着惊悚,因为他的肉已经和衣服的布料黏在一起,血肉模糊。

  “你小心点,小心别让他更痛。”

  宋义进听到白娇娇发颤的声音,他不由眼眸深深看了一眼戴着口罩看不到脸的男人。

  “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你这么担心一个男人。”他眸底带着复杂,又语气幽幽的问:“他是你男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