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8章:我的初吻对象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118 2018-11-26 22:55:00

  “你说。”

  萧书景转眸看了一眼白娇娇,他才说道:“昨晚太太在谈公事时被人下了药,当我赶到的时候打晕了要对太太做图谋不轨的人。但是太太身上中的药性太强,她无意间亲了我,而我带她去了最近的一家小酒店用冰让她清醒过来,早上带她回别墅,今天她一天在别墅内休息没出去工作。”

  在萧书景说完话后,电话那头陷入了寂静。

  白娇娇本来在萧书景告诉云寒关于昨晚的事情时,她就心悸的心脏疯狂跳动着。

  她被白万钧给下了药送到君临山庄,她都没有半点怕意,最后成功的活着走出山庄。

  现在,她在担心自己能否活着,毕竟她才刚签下契约做云寒的五年妻子,结果转眼的时间她就和他的保镖接吻,还给他戴绿帽。

  而在历城云寒想要杀死她,根本就跟踩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她不想死。

  也绝对不能死!

  现在她只想等云寒一句回答,否则她的心安定不下来。

  可随着时间那头的云寒始终没说过一句话,这让她更加坐立不安。

  萧书景转眸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白娇娇,他声音低沉道:“云少。”

  “她人有没有事?”下一刻,云寒难听的声音便响起,“那男人碰过她没有?”

  萧书景:“没事,没有。”

  白娇娇在听到云寒忽然出声,她惊的心都要跳出胸腔。

  “我让你做她的保镖,让你寸步不离跟在她身边,你就是这样做保镖的?”突然,电话那头的云寒音量提高语气带着怒斥。

  萧书景声音清冷,“抱歉云少。”

  此时,白娇娇看着萧书景眼里既是意外又是复杂的歉意。

  因为是她不让萧书景跟着自己,否则他现在也不会被云寒给斥责失职。

  而他明明可以说出是她不允许他跟在身边,他却一个字都不曾解释把一切都揽在他自己身上。

  “抱歉?她是云太太,她出了事你就一句抱歉?”云寒大声斥责萧书景,声音都有些破音。

  此刻萧书景的脸色分外冷僵,眼中带着一抹说不清的眼神。

  白娇娇听着云寒的怒斥,她看着萧书景眼里带着心疼。

  “幸好她这次没出事。”那头过了一会云寒才再次开口说话,他的语气也平稳了下来,“而她是专业演员,接吻就接吻,但是你以后不允许再犯错,必须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这次的事我不希望出现第二次。”

  下一刻,白娇娇就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而她的视线一直紧锁在萧书景身上,心里也随着云寒没有追究一下子放松下来。

  她还以为自己戴这么大个绿帽给云寒,他一定不会罢休。

  不过她演员的身份救了自己。

  可云寒不知道的是她虽然是演员,可吻戏和床戏她都是不演的。

  “对不起。”她给萧书景道歉,“也谢谢你。”

  萧书景俊容面无表情,他抬眼看向白娇娇一双凤眸深沉却不带一丝情绪。

  白娇娇那紧握的手一点点松开,她看着萧书景说:“我不想你跟在我身边是因为担心传绯闻,毕竟你长得这么好看,气质非常优雅,怎么看都不像是保镖。”

  萧书景眼眸深深看了看白娇娇,他抬起还绑着蝴蝶结的右手拿起桌上手机后站起来走向门口。

  “你去哪里?”白娇娇一看萧书景要走便问。

  萧书景声音清冷:“出去走走。”

  白娇娇直视着萧书景,“刚云少说了,你要寸步不离跟着我。我在这里坐着,你离开,我要是再出了事怎么办?”

  萧书景脚下步子顿住,然后他转身看向端坐在椅子上优雅却眉眼间带着丝丝妩媚的白娇娇。

  “我出去走走,你跟着我。”白娇娇见状抿唇一笑,她站起来走到萧书景身边意有所指,“我的初吻对象。”

  萧书景在听见白娇娇说出那句“初吻对象”的时候,他颀长身躯明显一僵,那看着她的凤眸如墨般浓烈。

  白娇娇并没有看到萧书景的神情,因为她已经转身走向门口。

  别墅内的路灯亮着昏暗的灯光,白娇娇住在这里才两天,除了出门和进门,她哪里都没有去过。

  第一次发现别墅内的夜晚好安静,而她亲吻萧书景的这事云寒没追究,这让她心情都轻松好了起来。

  她一步步慢慢走在小路上,而四周的寂静让她能够听到身后萧书景的脚步声,不止为何他的脚步声好似在敲打她的心脏,让她莫名多了一丝踏实感。

  两人安静的走着,气氛是一种说不出的平静。

  直到,白娇娇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萧书景。

  “你在云少身边多久了?”

  一旁的树木随着不远处的路灯倾斜在萧书景身上,让他上半身隐藏在黑暗中更看不出半点神色。

  “很久。”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动听。

  白娇娇挑了一下眉头问:“很久是多久?”

  萧书景:“很久。”

  “……”白娇娇小怔了一下,她随即笑颜如花对萧书景说:“原来很久是很久的意思啊,你这人说话真逗。”

  站在树的阴影下的萧书景望着在路灯下仿佛身上渡上一层神圣光芒的白娇娇,她这一笑仿佛夜里怒放的玫瑰花,娇艳又美丽,这让他凤眸里不在是清冷泛不起半点涟漪,而是凝满了灼热。

  “你真是个闷葫芦啊。”白娇娇见萧书景又不说话,她嘴角一勾浅笑的说:“长得好看却不会笑,又不是哑巴却话极少。现在明明是夏天很热,你却像个冬天的冰块一样浑身冒寒气。”

  萧书景凝视着白娇娇,他不语。

  “给你取个外号吧,冰块和闷葫芦你想要哪个?”白娇娇提到外号的时候眼里闪耀着好玩的光彩。

  萧书景却是眉头微拧了一下,这才声音清冷道:“都不要。”

  “你觉得不好听啊。”白娇娇笑看萧书景,“那……叫你花美男吧。”

  “……”萧书景眉头蹙紧,“很晚了,该休息了。”

  “诶……”白娇娇一看萧书景转身要走,她急忙上前站在他面前挡住他去路,“你要有个名字啊。我明天带你出门一定会有很多人对你身份感兴趣,大家疑问一多我就会在微博公开你的消息,而我个人认为你最好有个外号好一点。”

  萧书景居高临下看着白娇娇,他问:“必须要有外号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