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4章:失身了?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113 2018-11-24 23:02:57

  萧书景背对着白娇娇,他凤眸漆黑不见底,带伤的手只是将水杯慢慢放在桌上并未说话。

  白娇娇望着萧书景高挺的后背,颀长又充满力量感的身躯,不知为何她心跳漏了一拍。

  不过……

  “先回家,我给你时间好好想一想这件事要如何处理。”

  昨晚她亲吻萧书景的事自己只要想到脑子就一团乱麻,所以她也要好好想一想该如何去处理。

  毕竟她已经嫁给云寒做妻子,结果她还和自己老公身边的保镖吻在一起,直接给云寒戴了一顶绿帽。

  她这行为简直是自寻死路。

  死。

  不行!

  她绝对不允许自己陷入危险,故此她把决定权交给萧书景,她要知道他如何处理这事,然后自己心里有数也知道如何自保自救。

  而他的沉默让她知道他也没想好,那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先回家。

  此时,她想下床离开,可她身体无力动弹不了分毫,并且脑袋稍微一动都跟爆炸一样剧烈的痛。

  她望着挺直脊背的萧书景,心脏依旧再加速跳动,却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试图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我起不来,过来扶我。”

  萧书景的手微微收紧了一下,下刻他转身看向白娇娇,然后他走向她。

  白娇娇躺在床上看着高挺秀雅的萧书景一步步走向自己。

  若说那晚在白家别墅外她是第一次看到惊为天人的他,那此刻她的双眼更是认认真真将他看的仔细。

  他完美五官的俊容面无表情,狭长的凤眸深邃漆黑,透着清冷薄凉的气息,似是隐藏着腥风血雨。

  颀长挺拔的身躯仿佛隐藏着无穷的力量,他薄唇紧抿,周身散发着俾睨天下的高贵气势。

  他是如此的完美、强势,是被天神祝福过这般尊贵。

  可他整个人都像是一块冰极冷,太冷,冷到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他,更是透着对所有人的疏离排斥。

  “你长得真好看。”

  当她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她明显看到萧书景脚下步子一僵,而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因为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

  萧书景凤眸中的深幽更加重了一些,他望着白娇娇脸色微变了一下又恢复平静,而他的脑中却都是昨晚她对他说了同样这句话时她媚态丛生的一幕。

  倾身。

  他一手搂肩,一手抱腰一个公主抱将白娇娇从床上抱起来。

  “拿一条浴巾盖住你的脸。”嗓音低沉而磁性。

  白娇娇全身紧绷正在不知所措自己的双手是抱着萧书景脖子,还是该如何摆放的时候,他的这句话让她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颤巍巍着右手拿起了一条白色浴巾盖住上半身。

  她眼前除了毛巾的白色什么都看不到,她只知道萧书景在走,而她无处安放的双手最后紧紧捏着浴巾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

  萧书景将白娇娇放在了后车座,他便关上车门。

  而白娇娇当即就掀开浴巾长长吸了一口气,转头,她看到了眼前竟然是一家很普通却明显是一夜|情圣地的私人小酒店。

  “萧书景,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她望着开车的萧书景声音沙哑无力问着,然后不等他回答再次问:“你找到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的?我又在做什么?或者我身边都有谁?”

  她拍戏的确不接吻戏和床戏,但不代表她不知道男女之间床上的那点事。

  从她醒来头痛欲裂又有萧书景在自己身边,她就知道自己和萧书景除了接吻之外,并没有失身,因为腿之间没有半点异常。

  但是!

  她药效发作那会的记忆之前她想了很久都没印象,所以她想知道自己中间失去记忆时发生了什么事。

  萧书景凤眸看了一眼后视镜,一眼就看到自己脖子上被白娇娇咬伤的伤口,不过不仔细看更像是吻痕。

  他立刻移开了视线看向前方道路,嗓音磁性低沉:“我是你的保镖自然有自己的办法找到你在哪里。而我找到你的时候,你……”

  白娇娇一看萧书景声音停顿了一下,她眉头紧蹙,双手无力却慢慢收紧。

  “我怎么?”

  “你被下了药躺在一间卧室的水床上。”萧书景微微迟疑了一下,他语气平静的好似在告知一件普通事情,“一个老男人在旁边脱衣服,门口一个女人被我打晕。”

  “脱……脱衣服?”白娇娇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瞬间火冒三丈,她咬着牙问:“那老男人什么样子?他碰我了吗?”

  打晕的女人不用她想也知道是迟兰心,但她更想知道脱衣服的老男人是谁!

  可恶!

  张导吗?

  萧书景:“秃顶,肥胖,一脸猥琐。”

  白娇娇一怔,“秃顶?”

  竟然是李副导演!

  牙齿咬得吱吱响,这个死老头子!他潜规则一个迟兰心还不够,竟然大胆的连她白娇娇也想潜!

  很好!

  这件事她不会就此罢休!

  一个迟兰心,一个李建实,他们也太小瞧她了,她要让他们两人一个一辈子进不了娱乐圈,一个一辈子都休想做导演!

  因为愤怒,这让她低低喘息,头痛欲裂,一张苍白的脸已经是铁青一片。

  萧书景车速很快,所以没多久他们就回到了别墅。

  “你们这是怎么了?”吴妈一脸惊吓的看着抱着白娇娇的萧书景身上都是血。

  白娇娇看向吴妈,声音无力道:“我们没事,吴妈去准备药给萧书景包扎伤口。”

  吴妈回过神忙应道:“好。”

  白娇娇依靠在萧书景的怀里,耳边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她抿了抿唇说:“我要洗澡。”

  萧书景:“好。”

  白娇娇被萧书景放在了宽大的浴缸内,她看着他打开了温水开关后便要走。

  “想好要怎样处理昨晚的事了吗?”

  萧书景身形一顿,他声音冷冷道:“没想好。”

  门外,他转头看了一眼关上的浴室门,他薄唇紧抿眸光复杂一片。

  吴妈手里拿着药箱走过来,她看着萧书景的眼里都是心疼。

  “你怎么弄的浑身是伤?谁伤的你?”

  萧书景冷冷说:“没人。”

  吴妈红着眼眶看着萧书景,她抬手想去碰触他,但似是想到了些什么最后无力放下了手。

  “我没事。”萧书景抬手从吴妈手里将医药箱接过,他边走向门口边沉声道:“她没体力,你照顾好她。”

  吴妈望着离开的萧书景,她泪珠滚落哑声说:“你为什么不留下来照顾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