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13章:我也是第一次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056 2018-11-24 00:31:02

  萧书景一看这般直接就把白娇娇按回了冰水里面。

  “冷……”白娇娇直接出声,她眼里也清明出现,“萧书景,我冷……”

  萧书景薄唇微动似是要说话的时候,他看到白娇娇神情再次出现媚态。

  白娇娇双手抓住萧书景的胳膊,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从浴缸内半坐起来。

  可她完全就像是被魔力控制了那般,原本抓着萧书景的双手情不自禁的便抱住了他。

  萧书景在看着白娇娇因为湿透而身体完全暴露在他眼中,他呼吸一滞。

  “药效还没过。”声音沙哑而隐忍。

  下刻,他再次将她按回了水里。

  白娇娇是冷,她是真的冷,然而骨血还是滚烫灼烧着她。

  “冷……萧书景我冷……”她挣扎着看着他。

  萧书景仿佛没听到白娇娇说话一样,他左手直接抓住她扬起来对他胳膊又抓又撕的双手,一手托着她后背。

  白娇娇手被萧书景束缚,可她的双脚不断踢腾着水,但萧书景不松手。

  “萧书景!”

  她眼中带着愤怒,却又时不时的眼神毫无|焦|距。

  萧书景任凭白娇娇在浴缸里面挣扎,他就是不放开她,就让她在冰水中浸泡着。

  时间过去的很快,转眼一夜过去。

  浴缸里面的冰因为冰冷而融化的极慢,而白娇娇早已挣扎的筋疲力尽躺在冰水里,她的意识更加模糊,整个人都似乎灵魂脱壳了那般到处飘忽着,让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萧书景是一点点看着白娇娇通红的脸慢慢恢复苍白,他才将她从水里抱起来,她全身软绵绵靠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她将她放在床上。

  未拉上帘子的窗户亮光早已进屋内,他用被子将白娇娇全身裹得严严实实。

  然后他又走进浴室把所有浴袍和浴巾拿出来捂住了白娇娇的脑袋,只露出她的一张小脸。

  白娇娇沉沉睡着,萧书景也把屋内的冷空调关掉后,坐在不远处看着熟睡后她苍白的睡颜,他眉头紧蹙,眸子沉得象是夏日的乌云般厚重。

  纤长的睫毛扇动,白娇娇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痛苦出声。

  萧书景听到声音,他急忙走到床边。

  “哪里不舒服?”声音低哑。

  当白娇娇看到萧书景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愣,因为昨晚的记忆如同潮水一样疯狂的涌进她的脑海中。

  轰的一下子,她脸通红更是滚烫一片。

  萧书景一看白娇娇脸通红,他紧蹙眉头急忙伸手放在她额头。

  很烫。

  “我去买药。”

  说完,他转身就走。

  可他走了两步之后停下脚步看向白娇娇。

  “不想被狗仔队拍到现在的你,就别出这个门。”

  白娇娇是看着萧书景离开,她惊呆了昨晚的自己。

  她真的是疯了!

  可是她脑袋里面乱糟糟的,这让她的头更加痛,而她想动一下都很困难,因为她身体好似棉花一样软绵绵的。

  萧书景拿着一盒退烧药返回屋内,他看过去见白娇娇还在床上躺着,只是她闭上了眼。

  他看到了。

  看到他进屋看向她的时候,她快速闭上眼装作睡着了。

  他倒了一杯水取出一粒药站在白娇娇面前,而他发现她脸颊没有刚刚那么红了。

  “把药吃了。”

  白娇娇心乱如麻,她根本不敢睁开眼去看萧书景一眼。

  萧书景见白娇娇没动静,他把水杯直接放在床头桌上,一手拿药一手捏着她下巴强行让她张嘴把药塞到她的嘴里。

  “你……”白娇娇睁开眼,她眼里带着气愤看着眼前的萧书景怒斥,“你怎么能对我这么粗鲁!”

  萧书景把水杯递到白娇娇嘴边,他整个人都极冷,语气更不带丝毫情绪:“喝水。”

  白娇娇嘴里的药片化了,满嘴的苦涩让她急忙大口喝了几口水。

  萧书景拿起杯子走向旁边桌旁,他拿起另外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尽。

  白娇娇美丽的脸上带着气恼盯着萧书景挺直的后背,她在无数次张嘴之后最后出声道:“那是我的初吻。”

  萧书景明显身体一僵,他没有回头而是再次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

  “我也是第一次。”声音生硬。

  白娇娇当即一怔。

  他……也是第一次?

  初吻吗?

  这……

  她一下子语塞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刚喝完水再次觉得口干舌燥。

  “我渴。”

  萧书景放下水杯的手僵了一下,然后他将白娇娇刚喝水吃药的水杯倒满,他走向她。

  白娇娇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什么人都见过,不说把初吻交给了自己的保镖,她还是第一次不敢与一个人对视。

  而她不敢对视的男人就是她的保镖萧书景。

  萧书景见白娇娇看向别处没动静,他倾身一手将她拥入怀中托起来她,而后他把水杯递到她嘴边。

  此刻白娇娇无力的靠在萧书景结实的怀里,她耳边是他沉稳的心跳声,不知为何让她忐忑紧张的心一下子感到平静更有一丝踏实感。

  只是,她眼中出现惊愕。

  因为在她眼中所看到萧书景,那双完美艺术品骨节分明的手背上全是伤痕,而这伤痕她一眼看出就是被抓的。

  她回想昨晚再一次想到自己去亲吻萧书景红了脸,她忙清空大脑中关于这个画面,一双眼睛复杂看着他手背上交错的伤痕。

  是她抓的。

  是她昨晚在他手背和手腕上抓出这一道道血痕,或许是因为被冷水浸泡的原因,他伤口不再流血却皮开肉裂,可见她昨晚抓伤他的力度有多重。

  萧书景见白娇娇不喝水也没反应,他眸光一闪问:“怎么?”

  白娇娇猝然回过神,她才张嘴喝了几口水,微凉的水进了口腔让她缓解干渴。

  萧书景见白娇娇不在喝水,他便要将她放回床上。

  “我还要喝。”白娇娇再次出声。

  说完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因为她不渴了。

  萧书景那微微松开白娇娇的手再次收紧,他将水杯递到她嘴边。

  白娇娇喝了一口便说:“够了。”

  萧书景这才动作轻柔的将白娇娇放回床上躺好,他走向一旁桌子。

  白娇娇眼神复杂看着萧书景,“昨晚你我之间的事,你想怎么办?”

迦娜

宝宝们,求收藏,求留言,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