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第4章:天神下凡的俊美男人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迦娜 2439 2018-11-19 17:31:53

  “萧书景,云少的保镖。”萧书景清冷凤眸居高临下看着白娇娇,他轻启薄唇嗓音低沉而磁性,“他派我来接你。”

  白娇娇眉头一拧看着眼前俊美的萧书景,但她点了点头。

  她和云寒是隐婚,而契约合约上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

  第一条:白娇娇与云氏集团总裁云寒结为夫妻五年。

  第二条:她不能和任何男人暧昧。

  第三:除了白家人和云家人知道他们结婚,禁止任何人外传,违反者死!

  所以萧书景能说出云寒,那当然知道她签下契约文件。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停靠在车上,萧书景亲自开车离开,他们两人一路上没人说一句话。

  车停靠在一处别墅内,白娇娇站在黑白格调清冷无比的客厅内问萧书景:“不是回君临山庄?”

  水晶灯光下萧书景黑衣笔挺,尊贵的不似人间之人。

  他凤眸扫了一眼白净地板上被白娇娇踩出的血脚印,又看了一眼她满是伤痕的双脚。

  “从今天开始你将住在这里,而我代表云少负责你的一切。”嗓音低沉不带一丝温度。

  白娇娇挺直脊背望着眼前的萧书景。

  “我要见云少。”

  这算什么?给她安排一名保镖盯着她的一切,那她的隐私呢?

  萧书景凤眸漆黑深沉淡漠看着白娇娇:“云少国外休养近期不回国。”

  白娇娇抿着唇盯着萧书景,显然她无法不要这名保镖。

  她问:“我的卧室?”

  萧书景:“二楼右手第三间房。”

  “我需要药和衣服。”白娇娇话罢转过身走向楼梯,鲜血的脚印犹如一朵怒放的红玫瑰,一朵一朵盛开。

  花洒下,白娇娇一丝不挂任由温水从头淋下,那从白家离开之后满腔的愤恨如同雪球一样随着时间越滚越大。

  她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歇斯底里尖叫着,疯狂的发泄着自己的恨意。

  恨。

  她恨!

  她每次看到白万钧和张美丽他们,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一个晚上妈妈李舒雅七孔流血暴毙在她眼前,是那么的不甘心,是那么的悲伤。

  门外,萧书景站在浴室门口听着白娇娇一声一声崩溃的尖叫声,他凤眸冰冷,周身寒意私掠。

  这夜,白娇娇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小时候美丽的妈妈李舒雅抱着她去游乐场玩。

  忽然来了很多记者把妈妈围堵起来,闪光灯伴随着咔嚓声响个不停,每个人都在说话,可她却听不清楚那些人在说些什么,只看到妈妈苍白的脸色和紧张担忧的将她抱在怀里害怕她受到伤害。

  她吓坏了躲在妈妈怀里,而那些记者们还在疯狂的拍着她们母女两人,突然她眼前的记者们全部都不见了,而抱着自己的妈妈身影一点点在消失。

  “妈妈……妈妈……”她吓坏了的叫着妈妈,她忙伸手去抱住妈妈可怎么都无法碰触到母亲。

  此刻,她眼前的画面转到了她最熟悉的家里,而妈妈就站在她的面前,她欣喜若狂要去抱妈妈的时候看到妈妈眼里流着血泪痛苦的看着她,然后就像脱线的木偶一样重重倒在了她面前。

  “啊……”她尖叫着,却分明看到了当年作为妈妈助手张美丽眼中的狠毒。

  此时,房门被打开,一道颀长身躯在暗光中走进了白娇娇的卧室,屋内白娇娇的尖叫声不断持续。

  修长的大长腿站在床前,出现在萧书景眼中的是脸颊通红满脸虚汗显然发高烧的白娇娇,他的视线落在了她高高伸出似是想要抓住些什么的美丽双手上。

  “妈妈……”恶梦中的白娇娇无意识的喃出声。

  萧书景转身去浴室拿了湿毛巾,他伸出手却动作很小心似是避免被白娇娇给碰触到他的同时,他去将毛巾放在她额头去降温。

  也就在这时候,他的双手却被紧紧抓住。

  他全身一震看过去,就看到白娇娇一双手如同痉挛了那般死死抓住他的手,她的指尖都嵌在他的手背上出现了痛意。

  但是,他更震惊的是她抓住他的手,他们的双手紧贴在一起,他能够感到她掌心的滚烫,这般的清晰,这般触感真实。

  “妈妈,不要走,不要离开我……”白娇娇全身滚烫,她感到一股凉意之后下意识的整个人都往冰冷处靠过去缓解热意,“妈妈……”

  萧书景猝然回过神,他急忙要抽回手,却反被白娇娇给抓得更紧,而就在刚刚愣神的那一刻他发现她整个人都身体倾斜靠在他怀里。

  在他怀里的白娇娇好似被人抛弃的孩子那般脆弱无助,仿佛这一刻他是她唯一的依靠。

  他清冷的凤眸深邃莫测的望着主动缩在他怀中白娇娇,下一刻他伸出空余的左手放在了他的心口上,这里第一次没有剧痛。

  她……

  “不要……妈妈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会很乖……”白娇娇在萧书景的怀里呐呐自语。

  萧书景眸子复杂看着白娇娇,他紧抿的薄唇微微一动轻启薄唇,他嗓音低沉犹如夜里最动听的夜曲。

  “不会离开你。”

  白娇娇似是被这句话给安抚,她安静了下来,然后在萧书景的怀里沉沉昏睡过去。

  翌日,下了一夜的暴雨停了下来。

  白娇娇醒过来的时候再一次体会到了,在君临山庄醒来时的头晕目眩。

  “小姐,您醒了。”

  白娇娇神情满是痛楚的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位中年妇女一脸慈祥站在床前看着她。

  “你是谁?”她眉头一拧问。

  “我是吴妈,是萧先生派我来照顾小姐。”吴妈温柔看着白娇娇。

  白娇娇:“萧先生?”

  “萧先生就是萧书景,云少的保镖。”吴妈微笑对白娇娇解释。

  白娇娇这才想起来昨晚是萧书景开车去白家接了她,下刻她便要起床结果一个眩晕让她重重躺回床上。

  吴妈一看然后安抚白娇娇:“小姐昨晚高烧,虽然注射了降温药退了烧,但是你身体虚弱需要好好躺着休息,我去端早餐过来。”

  “不用了。”白娇娇直接制止了吴妈,她声音沙哑带着无力言道:“我今天还有很多急事处理。”

  吴妈一怔,她微笑道:“那我给小姐拿衣服。”

  白娇娇自己慢慢坐起来在看到自己身上的睡衣时皱了眉。

  “吴妈,我身上的衣服?”

  她昨晚穿的是白色睡裙,现在变成黑色。

  站在衣柜前的吴妈转头看向白娇娇,“是我换的,小姐高烧全身湿透了。”

  白娇娇听后便不再说些什么,不过她在看到吴妈打开的衣柜满柜子都是女人衣服的时候微眯了一下眼。

  因为柜子里面的衣服都是她喜欢的颜色,黑白灰三色经典不过时又简单,能准备这么多适合她三围的衣服可见云少查过她喜好和三围。

  此刻,白娇娇穿着黑色小西装套裙衬得她皮肤白如雪,她迈着虚软的双腿走出卧室,一头红发散在肩头,精致的妆容也无法掩盖她苍白的脸色和憔悴。

  她刚走出门一眼就看到高雅淡漠的萧书景站在门口,他们四目相对她在他眼里只看到了清冷的淡漠。

  “我的车停在公司,你准备一辆车给我。”她看着萧书景语气无力对他说着,“而你不要跟我一起。”

  萧书景漆黑凤眸直视着白娇娇,他轻启薄唇道:“云少吩……”

  “你不要跟我一起。”白娇娇不等萧书景把话说完她沉声打断他。

  萧书景看着白娇娇问:“为什么?”

迦娜

宝宝们,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