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妖仙桃

第二十三章,隐晦里的曙光3

妖仙桃 沉雨欣 2145 2018-12-07 02:43:46

  短短一天内,我看见了传说的黑白无常,而且真的和人类神话传说里的不一样啊,大厅和门外的屏幕上还播放着那些令人发指的画面,没有马赛克,也没有做过任何音频处理,那些女生的声音从愤怒到悲愤到歇斯底里到绝望,甚至最后那些花季少女从这些畜生的面前跳楼自杀或者捡起酒瓶割喉自杀,数不清,他们这些人身上的罪恶也是他们赎不清的,我不知道宫冥枫会怎么处理这些坏人,也不知道哪些花季少女家庭里的成员看见这些视频会怎么样!最后连郭建铭都看不下去了,沉重的说“关了吧!!!这个案子就以自杀来结案吧!”是啊,自杀是大家最能接受的,就算是他杀,揪出了主谋那又如何!很快这件事情和这些某几段的视频发上了网络,在热搜榜里呆了好几天,直到省里的势力让微博把热搜给撤退了,这件事情的发酵或许让那些女孩的父母从此更难遗忘自己女儿遭受的一切吧!郭建铭命人拔出了记忆卡,用一个孰料袋装好了记忆卡,门口两个尸体也被法医带走了。傅家和林家的人在门口鬼哭狼嚎的,两个母亲哭晕了,没一会醒来又继续哭,两个父亲站在一旁也是抹着眼泪,就算平时有权利有金钱的他们,碰见死亡这件事情也显得那么渺小和束手无策!或许他们心里充满了悔恨,如果自己多一些时间陪陪孩子,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孩子踏上这么一条不归路吧,毕竟孩子面前他们是父母,没有一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我抬头看着他们,我觉得就是因为他们不管教,导致那么多无辜的女生和他们的家人阴阳两隔!郭建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我面前了,现在仔细看他,发现他的头发白了不少,肚子也有些发福的出现了啤酒肚,而那双眼睛看向我的时候像漆黑夜里倒立在树枝上的老鹰发现猎物般的炯炯有神,郭建铭看了我一会说“雪桃今年过完年是不是要二十三岁了。”我点点头“是的!”妈蛋,我几岁用得着你提醒啊!郭建铭突然笑了笑说“时间如箭过的很快,转眼又是一年的秋天,蚂蚁搬家,动物又要开始觅食过冬了!”我被他这一句话说的一愣一愣的,什么意思?动物觅食要过冬?和我有什么关系吗!郭建铭看我没有说话也不恼,继续说“今年的秋天应该会格外的冷,你记得多穿点衣服准备入冬吧!”什么跟什么??!!郭建铭说完,自顾自的走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说不出的诡异,而一旁的张轩伟纳闷的说“这警察有够奇怪的。”我点点头说,“是很奇怪。”张轩伟突然想到什么,说“他是不是叫郭建铭?”我疑惑的看着他点点头“怎么了?”张轩伟看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又些急了,“你直接说。”张轩伟说“以前我听我爸在家里和我说过,在他们那一代的时候,青江省不叫青江省,而是叫青铭省,以前科技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他和郭建铭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换我们现代人的说法叫做怪力乱神,他和郭建铭特别喜欢研究这一类东西,还经常请笔仙请碟仙,那时候我爸他们年纪小,也就把这些事情当成是玩闹的一种游戏,他们还可以趁机测测谁的胆子比较大,我爸说他们玩的最后一次是,他们一群孩子郭建铭也在内,去了一个后山玩狐仙,狐仙的具体玩法我爸没说,但就是找到一层阶梯,从低走到顶并且在走阶梯的时候要做一些仪式,我爸玩好后,平安无事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换成郭建铭玩的时候,本来是炎炎夏日快入秋的季节,哦,就像我们现在这个季节一样,那时候,郭建铭不知道边走阶梯边做了些什么事情,本是一片星空的天,突然漆黑一片,卷起一阵强而有力的阴风,把几颗高大的松树都吹倒了,他们耳边的阴风瞬间换成一个女人凄厉的尖叫声,一声停下另一声又响起,我爸害怕极了,拉着几个同学就往山下跑了,但是他跑到一半,扭头想看看郭建铭有没有跟上来的时候,我爸看见郭建铭的身体的姿势极度扭曲,我爸说当时郭建铭肚子朝着天,双手双脚九十度扭转爬在地上,而头则是微微侧向一边,瞪着他们,之后第二天开始上学碰见郭建铭,他像是换了一个人,谁都不理,我爸爸以为郭建铭是生气我爸他们把他一个人丢下,而后来十年里,省里一入秋就会死去特别特别多的二十二岁的女生,后来有一个看风水的师傅说,青铭省不干净要改名字,所以改了青江省,后来真的没有再出现入秋死亡事件了,而郭建铭后来没有再和我爸有任何联系了。反正我爸说郭建铭这个人后来变得很奇怪,他们在食堂打饭的时候,从来不见郭建铭吃过什么米饭和菜,而是一个人静静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大家吃饭,有时候给郭建铭看的发毛都会换位置吃饭。”我听完张轩伟说的话,咽了咽口水,“你确定你爸爸口中的郭建铭是这个郭建铭嘛?”张轩伟点点头说“确定,因为在青江省就他一个人叫这个名字,再加上姓郭的很少。”我去!!!没想到这个郭建铭还有这么一段过去,张轩伟一下子想到什么突然压低声音说“我后来听我爸说,有一次省里开会,他开完会想叫助手去买咖啡,不巧的是助手生病了,他就自己下楼买了,然后看见郭建铭扶着一个女人,那女人长得非常美丽,一头乌黑的长发和一双大眼睛楚楚动人的,我爸还说看上去最多二十七八的样子,我爸就上前打招呼,郭建铭极其不自在的把老婆往后面拉了一拉,后来我爸就问郭建铭是你老婆吗真好的福气,这么年轻,郭建铭听完还皱着眉头,过了三年,我爸又碰见他和他老婆,发现他老婆一点都没有变老!反而比三年前更有韵味了,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脸灰白色的,不是死白色,是灰白!长的有些像人遗照上的颜色,我爸被这个想法吓坏了,匆匆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