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二百零九章 天牢相见

弗玉 菀彼青桑 1116 2019-09-10 13:11:08

  盛元天牢之中

  “快给国师解了这些脚链,手链的,怎么能对国师这般无礼?!”刘默一进天牢,便立刻呵斥起那些侍卫来。

  那些侍卫闻言,立刻害怕的应声,将空回身上的禁锢悉数解除了。

  空回抬头看着刘默,除了看守他的狱卒,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外人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第一个来看他的人竟然是刘默,心中自然生出许多疑虑来。“六殿下。”空回的嗓音有些沙哑,因着许久没有说过话,说出来的声音干涩的很。

  侍卫给刘默端了椅子进了牢中,刘默舒服的坐下后,笑着说道:“给国师赐座。”

  空回坐下后,一众侍卫皆是退了出去。牢中只余刘默和空回二人。

  “国师在这天牢中关了许久,想必还不知道如今是何时局了吧?”刘默得意的靠着椅背问道。

  “今日六殿下来了,我便知道了。”

  刘默大笑起来,“国师是聪明人,也难怪父皇当初那般看重你。”刘默说到这里,突然敛了笑,“可是看重又有何用,最后不还是以妖言惑众的罪名把你关入了天牢。”

  “六殿下此来何意?”空回并不想听刘默多说这些废话,他知道刘默不会平白无故的来见他,而且他同皇帝之间的事,如今说来,他也是听也不想听了。皇帝曾下过禁令,任何人不得擅入天牢,更何况是来见他。刘默此来,若是得了皇帝允许,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便是,刘默已然夺权,只是不知皇帝此刻是个什么境地了。

  “本王此来是请国师重回观星阁。”刘默笑看着空回。

  空回冷声说道:“代价为何?”

  “国师这用词,本王觉得不妥,怎么能叫代价呢?本王不过是同国师大人做个商量而已。”

  空回心中不屑,刘默此人,他一直不屑与之为伍,只是他没想到皇帝竟然没有斗得过刘默。“请六殿下明言。”空回并不想和刘默多啰嗦。

  “不瞒国师,父皇病重,命我监国,可是如今新太子尚在襁褓之中,盛元江山岂是黄头小儿能担得起的?国师善观星占卜,为我盛元国祚费心尽力,本王想让国师回观星阁好好再卜一卜,这盛元的江山该由谁来担起。”

  空回闻言冷笑道:“殿下难道忘了,我是因何入了这天牢吗?以我这妖言,还能让人信服吗?”

  刘默也不恼,笑道:“此事国师无需多虑,本王今日既来请国师,那便是思虑过的。”

  “哦?看来六殿下是筹谋了许久。”空回的话语中有明显的嘲讽之意。皇帝病重,又岂会命刘默监国,皇帝向来看不中这个儿子,这一切怕都是刘默设好的局。

  “还请国师,以大局为重。”刘默的眼中竟是奸猾的笑意。

  “如六殿下所愿。”空回沉默了许久后终是说道。若不是刘默找上他,他已经做好了老死天牢的打算,毕竟皇帝的狠心他是明白的。更何况如今皇帝落难,宫中之人皆于险境之中,他能得此机会,自然还是想要出这天牢的,毕竟他心中仍有牵挂。

  刘默见空回爽快的答应了,欢喜的大笑起来,“国师放心,本王知恩图报,定不会做出如父皇一般忘恩负义之事。”

  空回听刘默这般说,眉头紧皱着没有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