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二百零七章 回到北疆

弗玉 菀彼青桑 1184 2019-09-09 13:41:28

  北疆镇国公府

  “为何一直不回来?!”司马烈一脸怒气的看着方才回来的司马彦。

  “京中尚有些事情。”司马彦知道这次回来免不了要被司马烈训斥,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司马烈闻言冷哼道:“如今刘默独揽监国大权,陛下被幽禁于成英殿,你却带着我司马氏几万大军留守京城之中,到底是作何想?!”

  司马彦知道司马烈之所以催促自己回北疆,便是因为这军队迟迟未回北疆,怕遭人话柄。

  “父亲,刘默不能得权。”司马彦并未直接回答司马烈的问题,而是冷声如是说道。

  司马烈听司马彦这么说,多少也明白了司马彦的考虑,毕竟刘默夺权逼宫之事,事先并未告知司马氏,司马烈对于刘默此举也是颇为不满。

  司马烈说话的语气稍稍缓和了些,“此事也非朝夕可改之事。”

  “父亲只管放心,我定会让刘默失去他如今的一切。”司马彦信心满满的说道。

  “但若陛下重新掌权,我们怕是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司马烈虽然想要除去刘默,但是也很担心皇帝重新掌权之后,对于司马氏而言,就没有这么好的夺权机会了,他并不在意什么名声,成王败寇,后人如何评价他并不在乎,他不甘心司马氏一直屈居北疆,他要司马氏成为盛元的新皇。

  “父亲,刘默夺权逼宫之后,这时局便是对我们最有利的,皇帝会重新临朝,但我也能让他再一次倒下。”司马彦的眼神中露出一丝阴狠。

  司马烈对司马彦虽是严厉,但司马彦一直都是他的骄傲,司马彦的野心比之于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司马烈看着司马彦,心中虽是欢喜,但嘴上还是严肃的说道:“凡事都需谨慎,切莫大意。”

  司马彦应声道:“父亲,过些日子,我同元庆要在京城待一段时日。”

  “待过了恪儿的周岁再去也不迟,这才回来,便在家中待一段时日,京中的时局,短期内生不出风浪来。”司马烈见司马彦一回来便又说要走的事,又想起之前画儿去京城探望司马彦,还没住几日,便被司马彦给送了回来。司马彦对于画儿始终都是这样,他原以为恪儿的出生,会改变些什么,却没想到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对于这件事,他也不好多说,也只好尽量让司马彦在北疆多留些时日,他只是对于恪儿有些心疼而已。

  “听父亲的。”司马彦并没有拒绝,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家事,而让司马烈有不快,并且他一直觉得这只是他自己的事,并不想司马烈他们多管。

  司马彦从司马烈处出来后,便去了玉嫣处,玉嫣还住在别苑之中,真不知道这次又是同司马烈闹了什么别扭。

  “你父亲又训斥你了?”玉嫣仔细打量着司马彦,许久没有见到他,似乎清瘦了些,守岁也未回来,她其实心中想念的紧。

  “母亲。”司马彦恭敬唤玉嫣。

  “我听说,画儿去京城没住几天就被你送回来了,你们父子,一个个,都不是好归宿啊。”玉嫣冷笑道。

  “母亲当是最明白我的。”司马彦并不想就这个事多说什么,毕竟多说无益。

  玉嫣见司马彦这么说,也懒得再多说。“你在京城这么久,可有见到过弗玉,我听说,太子阵亡,皇帝病重,六皇子监国,她的孩子被封了太子,她定是过的不舒心啊。”玉嫣说话时,有些出神,眼中露出悲戚的神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