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二百零六章 近来可好

弗玉 菀彼青桑 1112 2019-09-09 13:40:54

  “苏全,设宴,今夜本王要为世子送行!”刘默大声对苏全吩咐道,苏全领命恭敬的下去了。

  司马彦也没有拒绝,“多谢六殿下。”

  晚宴结束后,司马彦出了宴客厅,刘默又是一番客套的挽留,司马彦出来时,月已当空,二月天也是寒风飒飒的。

  司马彦正欲离开,见苏全捧着个斗篷追了出来,“世子留步!”苏全大声喊道,生怕司马彦直接就走了。

  “六殿下说夜间风凉,将这斗篷赐予世子。”苏全有些喘息的笑说着。

  元庆接过苏全手中的斗篷,司马彦并没有要穿上的意思,看着苏全说道:“替我谢过六殿下。”

  “世子,这斗篷的内里是上好的金貂皮毛,殿下回去可要仔细着打理,得敞开来晾着才是。”苏全这一番话,让司马彦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仔细看了眼苏全,便转身离开了。

  苏全看着司马彦离去的背影,长叹了口气,希望一切如他猜测的那般吧。他今日所为也是观察思虑了许久,但若是自己想错了,今日之举怕会为他招来杀身之祸的。苏全在冷风中站了许久,快步便回去了。

  元庆手捧着斗篷走在司马彦身后,“世子,方才那苏公公似乎话里有话。”

  “将这斗篷捧好了,可别落了什么物件下来。”司马彦快步向前走着,并没有看那斗篷,他猜想苏全定是在这斗篷里藏了什么东西,只是他没想到苏全竟这么大胆,当真是不要命了吗?司马彦冷笑起来。

  “世子,出宫的路在这边。”元庆见司马彦突然走向了别处,诧异的本能的说道。

  司马彦却没有理睬,而是自顾自的快步走着,元庆这才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于自己方才说的话懊悔不已,司马彦所去之处,正是东宫所在,元庆心中叹息。

  司马彦站在东宫的院墙之外,抬首看着里面,灯火还是亮着的,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再走近一步,就这么一直站在门外,元庆只好捧着斗篷恭敬的站在司马彦的身后,半句话再也不敢多说。

  我推开门时,同司马彦四目相对,我难以置信的呆愣愣的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司马彦,我没有眼花,这确确实实就是司马彦,他怎么会在这里?我方才只是趁着许氏在给承欢喂奶的间隙,想出门看一看院墙外的那株新植的茶花树可有成活,结果这一开门,便对上了司马彦的目光。他显然也是没有料到我推门出来,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情,但很快就不见了,他向来都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

  “世子,怎么会在这里?”我打破了沉默。

  “出宫时正好路过这里。”这话怕也只有他能这般从容的说出来了,出宫的路同来东宫的路是两个方向,又岂会是路过,看他这站定的模样,应该也是在这里站了一会儿了。

  我应声便转身入内,准备将门关上,他既说是路过,那也没有什么事,如今又是夜深,宫中之地,还是莫要被人遇见了说闲话的好。

  “你近来可好?”门正要合上时,司马彦突然开口问道。

  我关门的手就这么顿住了,笑看着他说道:“一切都好,多谢世子关心。”随即便将门合上了,可是转过身去,视线却有些模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