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二百零五章 临行

弗玉 菀彼青桑 1118 2019-09-08 14:40:56

  “世子,国公大人来信。”元庆将手中的信件递给司马彦。

  司马彦接过信,放在了桌边,他知道司马烈定是又叫他回北疆,可是他不敢贸然离开京城,如今太子初立,刘默心中自然不快,若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他不在京中,便无能为力。

  元庆见司马彦并没有看信,低着头思索了一番,终是说道:“世子,不如回北疆看一看。国公大人已经书信五次了,世子若再不回去,国公大人怕是要怪罪了。”

  司马彦皱着眉,许久没有说话,“元庆,备轿,进宫。”

  元庆闻言心中叹气,应声下去安排了。

  成英殿中,司马彦站在内殿屏风之外,屏风上映出内侍给皇帝喂药的画面,皇帝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想要挣扎不想喝,可是他浑身无力,半点也挣脱不得,一个内侍扶着皇帝,另一个内侍将药直直灌入皇帝口中。或许皇帝怎么都没有想过,自己也有这般任人鱼肉的一天吧。刘默将这成英殿守的死死的,任何人都进不来,谁也不知道皇帝竟是如今这副可怜模样。他身上有刘默为了拉拢他,而赐他的宫内通行的令牌,他今日来,是来确定皇帝到底神志还清不清楚,这后面的事才能做下去。今日这一番观察下来,他心中也算是放心了些,皇帝的神志还是清醒的很。

  司马彦从成英殿中出来后,正有内侍来通传,说是刘默请他去议政殿。司马彦知道,他一来成英殿,定有人会去禀报。

  “世子方才去了何处?”刘默有些倨傲的问司马彦。

  “成英殿。”司马彦也不作隐瞒,既然去了,就知道瞒不住刘默。

  刘默笑道:“世子怎么突然有兴致去那里?”

  “去看看殿下准备让陛下活到什么时候。”司马彦直言不讳。

  刘默闻言大笑起来,“世子可知方才一番话大逆不道?”

  “难及六殿下之项背。”司马彦冷笑道。

  “往后,世子这成英殿还是不要去的好,莫要让我多虑。”刘默的话语间霸道非常。

  司马彦知道刘默霸道多疑,他今日去成英殿定会让刘默心存芥蒂,但刘默始终需要司马氏的支持,也不会同他翻脸。

  “成英殿内皆是药石之味,殿下下次即便是请,我也不会去了。”司马彦装作一脸嫌恶的说道。

  刘默的脸色舒缓了些,笑道:“听说,世子的将士们还没有回到北疆?”刘默其实一直心中有所疑虑,为何司马彦一直带兵留在京城,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表面上看起来,司马彦同他是站在一起的,但实际上,刘默并不是很懂司马彦的想法,很多时候,他都觉得司马彦不是个好相与的人。

  “大局初定,将士们鲜少入京,便让他们在京城多留了些时日。明日我便带他们回北疆了。”

  “哦?”刘默见司马彦神情认真的模样,心中窃喜,总算是要回去了,不然他总是梗在心中,“既是鲜少入京,不妨再多留些时日,晚些再回去。”刘默这客套话还是要同司马彦说的。

  司马彦冷着脸说道:“家眷皆在北疆,也不宜久留。六殿下若是有需要司马氏之处,司马氏定当竭尽全力。”

  “好好好!有世子这句话,本王安心非常啊!”刘默大笑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