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变故

弗玉 菀彼青桑 1112 2019-08-19 13:16:43

  “父皇。”刘默一身戎装入了殿。

  “可知朕召你回来所为何事?”皇帝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刘默跪在下方,“儿臣不知,请父皇示下。”

  “近日,有人同朕说,太子求援的那封密信是被你所截下,朕想要问一问你,是与不是?”

  “父皇万不可听信小人之言,凡事皆要有所凭据,儿臣敢问,有何凭据?”刘默一副含冤受屈之态。

  “人证皆死,杀人者却同你往来甚密,让人难免生疑。”

  “父皇,儿臣不知父皇所言到底是何人,有人要诬陷儿臣,父皇明鉴!”刘默哀求道。

  皇帝不屑的看着跪在下方的刘默,冷哼一声,“朕从前觉得你虽性情鲁莽专横,倒不至于做出残害手足之事,如今看来,却是狼子野心!”

  “父皇,这般无凭无据,也能将这罪名扣到我的头上么?父皇的心里,大概没有一刻是看的上我的吧?”刘默的脸突然变的阴鹜起来,缓缓站起身来。

  皇帝见刘默这一举动,大为光火,“逆子!跪下!”

  “父皇莫要动怒,若是怒极伤身可就不好了。”刘默诡笑着一步步走近皇帝。

  “来人!”皇帝见刘默有异,立刻大喊侍卫,可是一直没有侍卫入内,皇帝的心中生出了慌张。

  刘默停住了脚步,眼睛直直的盯着皇帝,“父皇,不要浪费力气了,这议政殿外的侍卫如今怕是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好大的胆子!”皇帝手指着刘默,怒斥道。

  “父皇,是你逼我的,本来我也没准备这么早就动手的,都是你逼我的!”刘默冷笑着,“老九都死了,你竟宁愿将太子之位给一个未出世的娃娃,也不给我!我在战场拼死杀敌,你却因着无凭无据之事,召我回来问罪!”刘默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指着皇帝的脸发泄道,“对!那封求援信是我截下的,老九是我害死的!人都是我派人杀的!老九不死,我如何能登上太子之位?!”

  皇帝闻言,怒极,拔出屏风旁悬挂的宝剑,直指向刘默。刘默见状大笑道:“父皇,你未曾习武,这剑还是不要拿在手中了,不要伤了自己。”刘默说话间便迅速的从皇帝手中夺过剑,皇帝被刘默大力震倒在龙椅之上。

  “你这个逆子!我真该早早将你碎尸万段!”皇帝不禁联想到空回先前所说之天象,难道刘默便是空回口中的祸乱么?

  “父皇,若论狠心,论狡诈,谁人能比得过父皇?!儿臣只不过是学了父皇的一点皮毛而已。”刘默手中执剑,剑锋抵着皇帝的喉间,大笑道。

  “杀了我!”皇帝将眼睛一闭,宁愿一死了之,也不愿在此受辱。

  “父皇放心,我不光不杀你,还会让你长命百岁。”刘默说话间便将手中的药丸一个运力推入了皇帝口中,皇帝咽下后,惊得瞪大了眼,想要吐已经吐不出来了,瞬间皇帝只觉得嗓子如火烧一般,想要质问刘默给他吃了什么时,却发现自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父皇,方才这药是难吃了些,如今这味药是甜的,你再吃吃看。”刘默笑着又给皇帝喂了可药丸,一瞬间皇帝便瘫坐在地,手脚再也无力起身,皇帝的眼中满是恨意,恶狠狠的瞪着刘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