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一百零九章 出生

弗玉 菀彼青桑 1121 2019-07-22 13:05:00

  “世子,夫人要生了。”司马彦正在军营,突然见花音匆忙跑了进来。“怎的你也这么没规矩了。”司马彦抬头看着花音,花音被司马彦训斥的脸红的低下头,司马云见状笑道:“弟妹要生了,这可是大事,阿彦,你快回去看看吧。”司马彦确实脸上一丝笑容都不见,冷声说道:“花音,你先回去。”花音诧异的看着司马彦,却见他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卷宗,花音只好恭敬的退了出去。

  “阿彦,那毕竟也是你的孩子,快回去看看吧。”司马云知道司马彦对陈言画向来不上心,但是眼下陈言画临盆,司马彦亦是这般冷漠的态度,司马云总觉得不该,好言相劝。“大哥,这个孩子本不该有。”司马彦的话语冷冰冰,司马云被他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们夫妻的事,他毕竟也不好多说,可是有时候却又实在看不下去,司马云重重的叹了口气便走了出去,留司马彦一人在营中。

  夜已深,司马彦这才回了世子府,府中只剩几盏灯火。花音见司马彦回来了,立刻上前,“恭喜世子,夫人生了个小世子。”司马彦脸上仍是不见波澜,似乎这些都同自己没有关系一般。“国公大人和老夫人都来看过小世子了,都是欢喜的不行,直说长的同世子小时候一个模样。”花音笑道。司马彦像是没听见一般,径直往书房而去,司马彦同陈言画一直分房而睡,花音见司马彦准备就这样回去睡下了,迟疑了一会儿终是开口说道:“世子不去看看小世子吗?”花音的声音不大,心中还是有些忌惮的,生怕惹的司马彦发怒。但司马彦并没有发怒,而是淡淡的说道:“明日再说吧。”花音识趣的不敢再多说一句。

  陈言画睁开眼时,隐隐约约看见有人站在不远处,怀里抱着个婴孩。司马彦一大早就起来了,进门时见陈言画还在睡着,便一个人静静的看着摇篮之中的婴孩,他没有想过有这么个孩子,这个孩子完全不在他的期待之中,可是如今看着这个孩子,他心中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厌恶,司马彦鬼使神差的抱起孩子,仔细的看着,昨天花音说,这孩子长的像自己,他竟想仔细看一看到底像不像。司马彦突然察觉到身后的陈言画似乎醒了,便立刻将怀中的孩子放下,转身看着她。陈言画一见是司马彦,立刻有些惊慌的欲起身,“躺着吧,我走了。”司马彦同陈言画说话总是那般冷淡生硬。陈言画见司马彦要走,“世子给孩子取个名字吧。”司马彦停住了脚步,看了看摇篮里还在熟睡的孩子,“司马恪。”司马彦说完便走了,陈言画躺在床上笑着落下泪来,他终究还是没有像讨厌自己一样讨厌这个孩子,终究还是给了这个孩子姓名。

  陈言画还记得当时她的父亲,右丞相陈吉,在知道司马彦同她分房而睡之事后,用她母亲的性命做要挟,让她无论如何都要为司马彦诞下子嗣。陈言画本就是庶出之女,在陈家向来是没有任何地位,只好被逼无奈对司马彦下了药,这才有了这个孩子,陈言画看着熟睡的孩子,眼泪又是忍不住落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