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七章 千禧阁赴宴

弗玉 菀彼青桑 2018 2019-05-27 13:13:07

  千禧阁实际上是个水榭楼阁,宫人们在回廊处落辇,我站在回廊口,看着前方千禧阁内灯火通明,映照着湖面有些迷离,我与冷月一步一步向千禧阁走去,晚风有些凉,心里也有些许紧张担忧,不知道将要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局面。我望向千禧阁的方向,却突然看见有个身影,走向门口,然后就站在那儿,看着我不断走近。终于走到他跟前,一身明黄色的衣服,帝王的装扮,我惊的有些不知所措,赶忙跪下行礼:“臣女王氏弗玉,见过皇上。”冷月也随我一同跪下。皇帝将我扶起来,“起来吧”,他的声音很温和,我才敢抬起头看着他的脸,温文尔雅的相貌,眼中却有着帝王的冷厉,七年了,相貌似乎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是有了些岁月的痕迹,他看向我的眼神欣喜且忧伤。他没有再多说什么,我跟在他身后入席,在座的是各位嫔妃与皇子,我站在殿门口,行礼道:“臣女王氏弗玉,见过皇后娘娘,见过各位娘娘,各位殿下。”突然听见一声刺耳的杯盏相扣声,皇后震惊地看着我,她手中的茶盏有些不稳,又故作镇定地将茶盏放下,随后立刻笑意盈盈对我说,“弗玉啊,快过来,坐到本宫身边来。”她示意我做在她身侧,而紧挨着下方坐的便是九皇子刘融,刘融正笑看着我。我正向那边走去,却听到此时皇帝说道:“弗玉,坐到朕的身边,朕好多年没见你了,甚是想念。”我只能应道,坐在了皇帝的身边,皇后此时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很快就掩饰了起来。而坐在我另一侧的正是我的姑姑,华妃娘娘,我见她的次数也少之甚少,她也未与我寒暄,只是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复杂。我的表哥刘乾此时安安静静的坐在姑姑身边,没有了往日的闹腾,神情严肃。刘融旁边坐着的是六皇子刘默,我也只小时候见过他,长大了依旧是一副霸道凶厉的模样,长的倒也端正,他旁边的自然就是他那个刁钻无比的娘亲,荣妃娘娘柳芊芊,左丞相柳廉最宠爱的小女儿。此时的她看我的表情仍旧和当年一样,斜挑着眉睨我,依旧那么骄傲的不可一世。坐在她旁边的女子则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没怎么见过她,如果说,姑姑是一心向佛,不问世事的超脱,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我说不上来的阴沉,但据说这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玉妃娘娘,她不怎么说话,只是客套的看着我笑笑,相貌倒是一般,听说曾经只是一个婢女,却突然被皇帝收为了妃子。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儿子,十三皇子刘恭。我对刘恭的印象是小时候所有皇子里最乖的一个孩子,从来都是认真读书,课业很好,师傅们总是夸他端敏好学。如今仍然一副读书人的模样,眼神温和。

  “弗玉啊,转眼都七年了,一下子长成大姑娘了,看看,看看,朕的弗玉长的多标致。”皇帝无比宠溺的看着我。“朕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还就这么点儿高”他用手比划着,“朕得空就抱着你在这皇城里转悠,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他说着,笑的很开心。“弗玉记得,弗玉还记得有次还将抓到的蝴蝶放进了您的脖子里。”我想起幼时的趣事,也是开心无比。“你还真是胆子大。”他开怀的笑着。“皇上,别净顾着说话,把弗玉给饿着了。”皇后在一旁温柔地对皇帝说道,笑的温和。“皇后说的是,朕这一高兴啊,都忘了,起膳吧。”这么一说,我倒真是饿了,从早上入宫都没怎么好好吃过。

  席间,座下众人都安静的很,我也就安心的吃着,皇帝突然说道:“弗玉啊,这么多年未来京城,可还喜欢?”我放下筷子,恭敬的说道:“京城乃皇城之地,繁华非常,弗玉怎么会不喜欢。”皇帝笑道:“今后便就在宫里住下可好?”我一听,立刻警醒了起来,座下众人此刻也是各有心思,周遭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我笑着嗔道:“京城虽好,可我自小在清河长大,无拘无束惯了,爷爷都常训斥于我,若我常住宫中,万一哪天任性妄为惹恼了陛下,陛下罚我可就不好了。我啊,还是早些回清河的好。”皇帝听完大笑起来,说道:“你啊。”座下也突然有了声音,显然众人也是舒了口气。我原以为总算是绕了过去,正拿起一块糕点,却突然听到皇帝说:“这宫里,你亦可以无拘无束,若是谁欺负了你,朕决不轻饶。”我放下手中的糕点,恭敬的说道:“多谢陛下垂爱。”座下又安静了起来,容妃睨着眼看我,明显心中不快,皇后此刻的神情也有些难以描述,谁也没有想到皇帝今夜会说出这番明显的警告之语。一顿饭吃的都是各怀心思,我也实在是没了胃口,没吃多少便不想吃了。

  宴席结束之后,皇帝欲安排步撵送我回去,我以想要在宫中走走婉拒了。皇帝和皇后先行坐撵离开了,几位妃子也随后而离去,姑姑走过我身边时,我唤了声:“姑姑。”她亦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应了声,旋即便回去了。自我有记忆起,姑姑就一直是这么个冷清的模样,对自己的儿子也是如此,可是有次听叔父醉酒时说起姑姑先前并非如此,之后好一番伤怀,我也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姑姑变成这样。各位皇子成年后都在外建了府,也都纷纷出宫去了,刘乾临走时,看了我一眼,似乎有话对我说,但终是看了看周围,扭头便走了。我和冷月目送众人离开后,也慢慢的往回走去,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我这才发现,还有一个人没有走,九皇子刘融,因为他身体不好,皇帝特许他成婚前一直住在宫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