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六章 回离部落

弗玉 菀彼青桑 2101 2019-05-27 13:12:16

  我看着手中的花簪不语,“这化解敛思的办法当真高妙,只是,七皇子怎么会知道宫礼有鬼,而且用的正是敛思?”千云也不由得疑惑了。是啊,刘乾怎么会知道,难道与他有关?予我解药是不忍害我,还是故意示恩于我?可刘乾若不知实情,又岂会嘱我定要依他所言,又岂会知是敛思?“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冷月,千云,你们先去收拾收拾吧,待小叔叔那边安置妥当,叫他来见我。”我吩咐她们道。我走出殿外,想透透气,心里有些压抑,先前刘融领我进来时,我未仔细看看这院中景色,如今仔细看看,才发现这座玉棠殿似是格外冷清,院内没有什么花草或布置,只有一株海棠树,突兀的立着,显得格外萧条,殿内的陈设也十分简单,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是一些简单的布置,这里里外外整个玉棠殿给人的感觉便是萧条清冷,与整个皇宫似乎有些格格不入。我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让我住进这样一座宫殿,就像我不明白七年前,我从火中被救出,他在我床前守了三日。

  万福宫中,“红绡,你说,像不像?”皇后此时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梅花,喃喃地问道。“样貌也就三分像,还是像前太守大人的多,只是那双眼睛却是像足了阿妩小姐。”一旁的宫人恭敬地答道。她是皇后的贴身侍女,在皇后仍是卫家小姐的时候,便已跟随在侧了。“是啊,比七年前更像了,我一看到她那双眼睛,总觉得阿妩在看着我,我摸上她的脸,就想在她脸上划道口子,可是...”皇后说到这竟有些抽噎,“可是...我怎么能恨阿妩,是我对不起她啊...我怎么能这么恨阿妩...”此时的皇后靠在红绡的肩头哭的那般无助,完全没了皇后的威严。“没事的,小姐,阿妩小姐从未怨怪你,您什么都没有做错,您只是太爱皇上了。”红绡轻声抚慰道。万福宫内,红梅开的娇艳,梅香阵阵,殿内燃着安神香,就是住在这样一座温暖而充满生机的宫殿内的皇后,此刻却神情憔悴而落寞。

  傍晚时候,玉棠殿中,有内侍来报,皇上设宴千禧阁,要为我接风洗尘。此时小叔叔也已将我们的人都安置好,来了玉棠殿。

  “小叔叔,你对回离部落知晓多少?”我对刚走进殿内的刘安问道。刘安似也没料到我突然问这些,“回离部落原是雪国的一个重要部落,部落内遍植各种草药,雪国皇宫的药材大多都是出自回离部落,回离部落民风淳朴,自雪国被我盛元亡国后,回离部落便归顺了我盛元,年年上贡珍贵的药材。”

  “那小叔叔可曾听说过敛思这味药?”我追问道。

  “小姐怎么会问这个?敛思是回离部落的至宝,只有部落首领才拥有,回离部落也只在当年归顺之时进贡过一株敛思。”刘安不知我为何会问及敛思。

  “小叔叔,有人欲用敛思取我性命。”刘安有些讶异地看着我,双拳紧握。“如此便要劳烦小叔叔去回离部落走一趟了,去看看那里可有趣事。”我笑着对刘安说。皇宫内只有一株敛思,既然是归顺的贡品,宫内之人没那么容易取到,那么除了上贡的敛思,必然还有流落在外的敛思,就像千云的师傅获赠的那株。敛思既是回离的至宝,那么关于敛思的去处必定是极其清楚的。

   “不行,此事我会着人去办,我不能离开皇宫,如今既有人害你,我怎么放心的下,回离部落在南疆,昼夜不停地赶路也要三天三夜,万一有什么事,却回不来。”刘安极力反对去回离部落,一脸紧张的神色。

  “小叔叔,此事只能你去,冷月和千云此时不能离开我身边,无花要留在清河照顾爷爷,乌洛在北疆闭关,如今我能相信的,只有小叔叔了,此事只能小叔叔去,有冷月和千云在,小叔叔尽可放心,况且,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笑着宽慰刘安,此事确实只能刘安去,他自己也是明白的。

  “既如此,我去便是,只是你如今万事都要小心,切不可掉以轻心。”刘安沉默了好久终于开口,“你们定要好好照顾小姐,凡事以小姐的安危为重,万一小姐有什么差池,你们知道后果!”刘安又极其严肃的嘱咐冷月和千云。

  “刘大人放心,我们自会竭尽全力保护小姐。”冷月向刘安保证道。

  “小叔叔,今日你早些歇着,明日一早便带着护卫出发,全当是你率一队护卫回清河了,之后你便从清河去往回离部落。”我对刘安说。“好。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刘安再三嘱咐我后,便回去安排了。

  晚间,我们已准备好,正欲出门前往千禧阁,却突然有宫中内侍抬辇而来,为首的婢女手中举着托盘,跪于我面前,“弗玉小姐,圣上为小姐准备了晚宴的服饰,待小姐更衣完毕,请小姐坐辇而行。”冷月替我接过托盘,内侍们在殿外等候,我只好又返回殿中换衣,我看向盘中的衣物,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只能先换上再说。当我穿好,站在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小姐…”冷月和千云同时惊呼了起来。爹爹给娘亲画了好多画像,有一幅穿的便是这件衣服,娘亲站在海棠树下,淡鹅黄色的衣裙,我穿着,与画像中的娘亲很像。“小姐,你不能穿这件衣服,在这皇宫里太危险。”千云焦急地说道。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无奈地说道:“皇帝既然都将衣物送来,我又怎么能抗旨。”“那我们可以说,衣物不合身啊,或者不小心弄脏了,再或者…”千云一脸担忧。我打断她,笑着对她说:“好了,千云,不要担心,既然皇帝要让我穿这件,那我便穿着,纵然他有千般万般心思,终究不会伤我,而在这宫中,他,或许才是真正能护我的人。千云,你在殿中等我们回来,冷月,你随我去千禧阁。”冷月一直看着我,没有说话,随我出了殿,上了辇。千云在殿门口看着我们走远,满心忧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