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五章 宫礼

弗玉 菀彼青桑 2122 2019-04-25 13:04:59

  “臣女王氏弗玉拜见皇后,请授礼。”我垂目跪拜。“起来吧,行礼。”她的声音听不见半分波澜。我缓缓起身,入宫的宫礼便是“除秽”与“清心”,盛元皇室仅为将与皇室结亲的非皇族行此宫礼,有宫女手捧香炉走来,炉内燃的是瑞香,先置于鼻下嗅闻,然后宫女依旧手捧香炉,绕我周身行走三周,如此便是“除秽”之礼。又有宫女奉茶前来,这茶是盛元神山积云山的雪水煮的千娇,这千娇亦是生长于积云山上的一种花,花朵红色娇艳万分,据说,只有泪水落于花苞,千娇才会盛开。也只有盛元皇室拥有这种花,若是寻常人家有私藏天骄,被发现便是株连九族之罪。我喝了口这“清心”之茶,却是一丝清苦之味,但突然又是甜腻,真真是特别。“礼毕!”有礼官在皇后凤座下侧宣到。“弗玉,走近些,让本宫好好瞧瞧。”皇后突然亲热地说道,我应声上前,她正笑看着我,真是很美,却不知为何,我自小就有些惧怕她。“看看!七年不见,真是长的越发标致了,我看啊,到真是可以说是我盛元第一美人了。”她伸出那双着满丹蔻的手,摸了摸我的脸,始终挂着慈爱的笑。“皇后谬赞了,皇后才是这盛元第一美人,弗玉怎么能与皇后相比。”我敛目恭敬地说道。“看这小嘴多甜,稍后让融儿带你去寝殿。本宫先回宫了。”我扶着她起身向殿外走去。

  “皇后起驾!”我扶她上了凤辇,她拍了拍我的手,对我笑了笑便进了凤辇,“恭送皇后娘娘!”我向她行礼。直到凤辇走远,我深深地舒了口气。

  “表妹!表妹!”一转身便听到刘乾的声音,看到他急匆匆地向我跑来,“可好?可好?”盯着我前前后后看了好些时候。“表哥,我一切安好,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皇后娘娘温和慈爱,我未有失态。”我笑着宽慰他。他似是突然注意到此刻站在我身后的刘融,也傻笑起来:“不失态便好,那我也真是胡乱担心了一场。”“弗玉,我带你去寝殿吧。”身后的刘融开口说道。“对对,表妹,你先去安置,好好休息,辛苦九弟了。”刘乾转而对刘融说道。“七哥哪里话。”刘融笑道。

  我一路与刘融并肩同行,谁都没有说话,我看着这皇宫的景色,这也是我第一次见这皇宫的冬景,七年前,是春暖之时来的这皇宫,想来,那年春暖却是遭遇了许多。我瞥到远处那个沁园,顿住了脚步,刘融也随着我的视线望去。“父皇命人将园子重新修整过,里面还是和当年一样,种了许多花草。”刘融淡淡地说道。“以前那里的花草长的很美。”我说完便继续前行。接着我们又是一路沉默,待走到一处宫殿时,刘融停下了,“父皇赐你住于玉棠殿,这里便是了。”刘融领我入殿,一众宫人已经在殿外恭候,“奴婢(奴才)恭迎弗玉小姐。”“免礼。”我应道。此时有一宫人入殿来报,“报九皇子,殿外有一宫女,求见九皇子。”刘融皱了皱眉,“弗玉,你且安置吧,有什么需要就与宫人们说,我先回去了。”“好。”我应道,刘融说完便匆匆离去了。

  刘融出了殿,便见一小巧可人的宫女在等候,一见到刘融出来,便上前:“奴婢见过九皇子。”“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不要出明心殿的吗!”刘融似有些怒气,这个宫女正是他明心殿的侍女,平日里伺候他起居的。“奴婢知错,奴婢只是怕九皇子误了吃药的时辰,所以,所以才...”那宫女低声说道。“罢了罢了,这就回去吧,青芫,下次不可再犯了。”刘融此时的语调也温软下来。“是。”青芫低头应声道,嘴角挂着笑。

  “你们都先下去吧。”我吩咐那些宫人,待宫人们都走了后,“千云,真是辛苦你了,从柳州赶来。”我对着站在冷月身边的婢女说道,那婢女顿时一副委屈的模样:“我们这些做奴婢的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主子让做什么我们便做什么。”那表情真是就差眼泪了,冷月在一旁别过头去不看千云。“贫嘴!”我嗔道。“嘿嘿,我的好小姐,你要有个什么差池,无花非把我晒干做了药材,我就算在北疆也得飞到京城啊。”千云笑意盈盈地拉着我的手臂撒娇道。“哦,对了,”千云放开我的手,正色道:“今天的宫礼果然有鬼,我跟着那捧香奉茶的宫女,原想取些香灰和茶水验验,结果那两个宫女鬼鬼祟祟绕到后院,将香炉和茶杯茶具都埋了,我等她们走后便将那些挖了出来,你猜我发现了什么,那香灰里竟然有敛思,敛思这种草燃烧时无色无味,只有灰烬冷却时会有一种特别的香味,一般人根本识不得它,若不是当年回离部落的首领感念师傅救命之恩,送了师傅一株敛思,我也肯定不识得。”“这敛思是做何用的?”我听千云这么说,心里突然一紧。“这敛思入药,乃是一味上佳的宁神清心之药,但是,如果和千娇共用,则是一剂杀人于无形之毒,中毒者无任何症状,无人能查出病因,只会逐渐虚弱,越来越嗜睡,不出一月,便再也无法醒过来了。”听千云说完,我顿时心中一片冰冷,是皇后吗?为什么?七年后再入这皇宫,依旧有人想要我的性命,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冷月紧张地赶紧来扶我,神色凝重。“小姐,你莫要怕,千云会一直陪在小姐身边,以后小姐的饮食,千云一定万分仔细,小姐只管放心。”千云急忙安慰我。“小姐,幸亏你今日饮了枯叶茶,枯叶茶能中和敛思的药性,再加上你花簪内藏着的离离,早将敛思吸了个干净。”千云看着我头上的花簪说道。“花簪?离离?”我疑惑的取下花簪,当初莹白的簪子,如今花朵处有几丝红线,似在游动。“离离是生长在敛思周围的小虫,身体透明,喜欢吸食敛思燃烧的香气,一旦吸入敛思,身体便会变红,你看,这簪子里藏的便是离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