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四章 入宫

弗玉 菀彼青桑 2036 2019-04-25 13:04:01

  “如此,便多亏了表哥,不然,我怕是早就遭了不测了。”我佯装感激的看着刘乾,努力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刘乾突然抓住我的手,坚定地看着我:“表妹,你莫怕!我今晚便宿在这驿馆,我的侍卫也都留下守夜,你尽管安心休息。”我抽回手,感激地看着他,语带柔弱:“多谢表哥。”“表妹,我给你带了御福楼的桃花酥,我记得你以前最爱吃这个了。”我自他手中接过那盒包装精美的点心,笑着对他说,“多谢表哥。”听我这么甜声叫他,他的脸有些红,表情也不似先前那般自然,“那你好好睡吧,我就住楼下。”说完便欲出门去了,走至门口,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转身谄笑着说道:“表妹,这房间你可还满意?我可是请了工匠们造了很久,总算是同你家中一般无二。”原来这是刘乾所为,他虽玩世不恭,但向来细心的很,我笑着说道:“还是表哥想的周到,多谢表哥。”刘乾见我欢喜的模样,便也笑着满意的离开了。

  “冷月,去叫小叔叔来。”我敛了笑容,打开那盒点心,确是我最爱的,难得他记得。

  刘安将门关上,低声说道:“小姐,先前那些黑衣人是天机阁的,我与他们交手时看见了他们手臂上的刺青。”“天机阁?!”我惊讶地看着刘安。“没错,确实是天机阁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天机阁会盯上我们,而且他们并无恶意,纠缠一番便离开了。”刘安也深感困惑。“好了,不要想了,既然走了,那便算了,小叔叔,你也早些休息吧。”我对刘安说道。刘安看到桌上那盒我打开的点心,“七皇子对小姐当真是用心的很。”说完便走了。我无奈地看着那盒点心,这么说来,刘乾果真是碰巧遇上的黑衣人,深夜出宫,就为来看看我,给我送盒桃花酥?表哥,你是来见未来的太子妃,还是你的表妹?

  天机阁是江湖上一个很神秘的组织,总舵在隐月山庄,从不插手世间事,却对世间事了若指掌,没有人知道天机阁到底是为什么而存在,并且能够在江湖上享有如此高的声望和地位。

  天同二十三年,十月初五,帝赐太子妃仪仗,七皇子亲率禁卫军往京城驿馆,迎王氏弗玉入宫。

  七宝香车缓缓向着皇宫而去,就像是一步步地迈向牢笼。

  我坐在车内,摸了摸头上的花簪,想起早上的场景,那时天刚微亮,我正在房内梳妆,却听到有敲门声,冷月开了门,刘乾走了进来,“你去门外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我有话与你家小姐说。”刘乾吩咐冷月道。冷月看着我,“无妨,你去外面守着。”我示意冷月莫要担心,冷月应声出去,门合上后,刘乾走近我,我看着他,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定定地看着我,也不说话,“表哥,有何事?”我出声问道。他才猛然回过神来,突然,神情严肃地说:“表妹,今日入宣华门前,多喝些枯叶茶。”他说着又自袖中掏出一个簪子,“这个花簪,你若是不喜欢就搁着,但是入清仪殿时一定要戴着。”他将花簪放在外间的桌上,始终都未走近我的妆台。“好,我听表哥的。”“那我先回宫,晚些时候来迎你进宫。”他说完看了我一眼便推门出去了。“冷月,将桌上的花簪取来。”冷月将花簪递给我,我看着这个花簪,却很喜欢,一朵盛开的牡丹栩栩如生,用的是上好的羊脂玉,素净而不失高贵,刘乾,你的心思确是如我所见吗?罢了,这皇宫,也只姑母与他是我的亲人了,表哥,我且相信你。我对着镜子,将花簪戴上。

  马车在前行,周遭是人群的嘈杂声,我掀起车帘,刘乾骑马走在队伍前,那样挺拔的身姿,确是难以掩饰的皇族之气,想起他今早率仪仗来迎我时,看见我头上戴的花簪,笑的像个孩子般,表哥,这偌大的皇宫,我是不是只能信你了。我正愣神的时候,却听到人群中一声,“快看!弗玉小姐!”我突然注意到人群的视线都转移过来,立刻放下车帘,坐回车内。人群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大,我听不清楚。“小姐,快到宣华门了。”刘安在车外说道。“知道了,小叔叔,让侍卫们提高警觉。”刘安应声便赶去队伍前头。

  马车停住了,“弗玉小姐入宫!”早就等候在宣华门外的礼官高声喊道。“请弗玉小姐下撵!”礼官又高声喊道。我喝下枯叶茶,整了整衣冠,示意冷月掀起车帘。刚欲起身,却听到车外传来温和的声音,“刘融奉旨迎小姐入宣华门。”是他?也对,入宫前的宫礼是由皇后亲自主持的,是他也不意外。我缓和了下情绪,“如此便有劳九皇子了。”冷月扶我走出马车,宫人已经将步阶放在车旁,我步子刚欲跨出,一只手伸向我的眼前,莹白如玉,怕是女子都要羡慕的吧,我抬头看向这只手的主人,宝蓝长袍,领口一圈黑金貂毛,可是穿着这身华贵衣冠的人,虽面貌清俊,却掩饰不住的孱弱,风起便吹来他身上的药香,这么多年,他的身体竟无半分好转。他正对着我笑,还是和小时候初见时那般温暖,我也笑看着他,将手搭上他的前臂,缓缓下了马车。抬眼看去,侍卫宫人立侍宫门两侧,此时皇后已在宣华门内的清仪殿了吧。“莫怕。”刘融低声地说道,脸上仍然挂着那般的微笑。我对他笑了笑,便在宫人的随侍下向清仪殿走去。

  “弗玉小姐到!”殿外的内侍报道,我深吸了口气,刘融走在我身旁,突然敛了笑容。“弗玉小姐入殿行礼!”我步入殿内,皇后正坐在凤座上,她是个极美的女子,富甲天下的卫氏本家长女,盛元第一美人,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一如我七年前见到般美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