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三章 驿站相见

弗玉 菀彼青桑 2144 2019-04-25 13:02:49

  天同二十三年,王氏长女弗玉进京觐见,帝龙颜大悦,朝臣皆言太子将立。

  我紧了紧身上的貂裘,掀起车帘抬眼望去,“玉华门”三个大字深深嵌在城墙之上,连着赶了三天的路,如今终于要入京城了。我放下车帘,坐回车内,轻叹了口气,“冷月,把炉内的香隐了吧,我们到了。”

  “小姐,这京城不比我们清河,可千万别冻着。”冷月说着便将我扔在一边的暖手壶又塞入我怀中,冷月是我的侍卫,七年前我在清河的街上遇见了逃难的她,便将她带回了府中,这七年来,我们一起生活,我更多的是把她当作姐姐一般。

  “知道了,谢谢。”我对着她笑道,拉着她的手也暖暖。她也只是默默地坐在我身边,她话不多,也很少笑,可是我知道,她只是不太会表达,她的心是暖的。

  “停下!来者何人?可有文牒?”外面传来守城士兵的询问声。

  “大胆!快去禀报你们守城将军,清安侯府弗玉小姐奉旨进京!”刘安朝那士兵吼道,那士兵一听,吓得哆哆嗦嗦的前去报告。

  “看样子,小叔叔把那小卒吓得不轻了。”我掀起车帘看向那个坐在马上的身影,正撞上他回转头的目光,我冲他笑了笑,他不见任何表情的又回转头去,我只好又坐回车内。

  这次进京,爷爷嘱咐了刘安一定要好好护我周全,这一路上,也幸好有他,将我们一行人的吃住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我听见了马蹄声,士兵的步履声,仓促整齐,由远而近。

  “京畿卫副将陈平恭迎弗玉小姐进京。”这声音年轻却铿锵有力。我没有走出马车,只是坐在车里闭眼休息。

  马车继续开始前行,终究还是来了。

  “请小姐今夜暂宿驿馆,明日礼部将奉旨迎小姐入宫。驿馆简陋,还请小姐将就一晚,末将告退。”陈平恭敬地在马车外说道。

  陈平带着那群士兵走了,我走下马车,深秋季节,京城已经冷冷的,不光是天气,这整个京城给我的都是一股冰冷的感觉。

  “属下见过小姐,房间已经收拾好,请小姐随我来。”那驿馆小吏低头恭敬地引我上楼。

  那小吏打开房门,我问道:“可有热水沐浴?”小吏回过身,正看向我,似有惊艳,一直未答话,只是仍盯着我看。

  “小姐问你话呢!”冷月有些不快地冲那小吏喊道。

  “哦哦,有!有!我这就去让人准备。”那小吏被冷月一惊,面带窘色地答道,便慌忙下楼了。

  我进了房间,刚看第一眼就定住了,是震惊,屋里的用具不是寻常的木质,而是竹质,床头正对窗户,墙上挂着了尘大师亲笔誊写的经文。这完全就是将我在清安侯府的闺房完全复制了过来。

  “小姐,这...”冷月也被眼前的情景惊到了。

  这些,究竟是巧合,还是谁精心安排的,但又会是谁对我如此了解。

  “冷月,不用在意,去收拾收拾吧,既有人用心,我们便好好享受吧。”我舒了口气对冷月说道。

  入夜,我在榻上看书,听到门外刘安低低的声音,“小姐,今晚需警醒些。”“小叔叔,外面天凉,你进来,我有些话与你说。”我将书放在案几上,起身接过冷月手中的披肩披上,刘安正推门进来,他仍旧是面无表情,这么多年,鲜少有看他笑过,“怎么也没加件衣服,过来坐,冷月,再添些炭火。”刘安刚坐下便开口说道:“先前一路跟着我们的三批人,自我们入京,便没了踪影了。可是刚刚我巡查时发现,有人在盯视着驿馆,今晚莫要熟睡,警醒些为好,外间我会安排侍卫守夜。”我听刘安说完,喃喃道:“我此来京城早就有所准备了。”“冷月,好好保护小姐。”“属下遵命。”冷月应道。刘安叹了口气便起身要出门。“小叔叔,爷爷最近身体如何?”我轻声问道。“小姐请放心,侯爷有无花在照顾,虽仍卧床,但身体状况已好了许多。”“那就好。”我稍稍舒了口气。“对了,小姐,这是今天收到的二公子给小姐的书信,一天安顿下来竟忘了拿给小姐了,请小姐恕罪。”刘安自怀中掏出一封信交于我手中,“无妨无妨。”我接过信准备看。“那属下先去巡查了。”“小叔叔,去添件衣裳,外面太凉。”我对着他嘱咐道。“好。”刘安应着,便出了门去。

  我打开信,是二哥最喜欢的檀木香,沁在纸中,闻着安宁许多,仍然是简单的几句话,“小妹,家中一切安好,你在京城万事小心,凡事可与大哥商量。兄,朝初”。

  我刚将书信收好,便听到了外间的打斗声,“小姐,外间侍卫发现了在驿馆外徘徊监视我们的黑衣人,此时正打了起来。”冷月唤我,手中紧握着剑。“终于来了,冷月,陪我坐坐。”我倒了杯茶,“可是小姐...”冷月很紧张,我递给她一杯茶,“不要担心,主角很快就要出场了,七年了,他的手段还是一样可笑。”“小姐,你是说,是七皇子?”冷月惊讶地看着我,我笑了笑,喝着新泡的茶,茶香很浓。

  “表妹!不要怕!我来了!”房门被一脚踹开,一身紫色袍子,领口嵌着貂毛,面如冠玉,俨然一个贵公子,只是手中一把折扇,在这冷的发怵的天气,有些突兀。这就是我的表哥,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子,七皇子,刘乾。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只听得折扇落地声,脸上原本有模有样的慌乱神情,此刻已经变为惊讶,“表...表妹...”刘乾结结巴巴的看着我。“表哥...你怎么来了?”我仍旧坐在桌前喝着茶,笑看着刘乾,冷月此时已经握剑立在一旁。刘乾被我这么一问,慢慢回过神来,脸上又挂上那幅不羁的笑,在我对面坐下,“多年不见,表妹真是越发美丽动人了。”他自己取了茶杯,倒了些茶水喝,“我听说表妹已到京城,便立刻赶来了,正碰上有黑衣人在驿馆外鬼鬼祟祟的,怕表妹受惊,我便命手下都解决了,你们这些侯府的侍卫究竟是做什么用的?!万一小姐有什么差池,你们几个脑袋都不顶用!”刘乾说着便朝外面的侍卫吼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