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第二章 雪谷故人

弗玉 菀彼青桑 2159 2019-04-25 13:00:07

  当晚,一辆马车停在清安侯府门口,车夫前去叩门,叩门声在这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突兀。过了一会儿,有小厮前来应门,“这深更半夜的,谁啊?!”小厮还睡意朦胧的,被人搅了美梦,话语格外凶狠。“去跟你家老侯爷说,雪谷故人来访!”车夫也似极不满意这小厮的态度,也扯着喉咙吼道。“等着啊!”小厮似也是有些不耐烦的,但也不得不赶紧回去禀告。大约过了一刻时间,只听到“吱嘎…”,清安侯府门大开,内里灯火通明,清安侯正向府门口快步走来,神情似有些慌乱,一众奴仆低眉紧随。车夫此刻回到马车边,十分恭谨地对着马车里面说:“夫人,他亲自来迎您了,请下车。”此时车帘掀起,十指纤纤着丹蔻,该是个怎样的美人啊,一双手就这么勾人心魄。此时车夫扶住女子下了马车,一件大大的紫色斗篷,遮的严严实实,蒙着面,只露了一双眼睛,魅惑十足。女子摆了摆手,车夫对着女子恭敬的鞠了一躬,便驾车离去了。女子紧了紧斗篷,自顾自地走进清安侯府,走过王肃身边时,只停下来看了一眼,便继续往花厅走去。“你们都下去吧,将外间灯火都灭了。”王肃吩咐下人,紧跟着女子往花厅走去。“刘安,你守住花厅,不许任何人靠近。”此时黑暗中有一人影飘过,恭敬地立在王肃面前,“是,侯爷。”黑衣人生冷的应道,于是,黑影一闪,又消失在夜幕。

  “王司徒,哦不,现在应该叫你侯爷了。”女子坐在上座,眼角斜睨着王肃。王肃方受丧子之痛,此时更是神情悲痛,无力同女子争论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花厅内一时间沉寂的很,女子见王肃不说话,又说道:“我妹妹真是太傻了,竟然为你们王家,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只是可怜了那刚出世的孩子啊。”王肃终是开口说道:“阿妩为我王家所做一切,我王肃,和王家上下几百口人都会铭记在心,永生不忘。”女子闻言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却尖锐的让人有些不舒服,而女子的眼角似乎有泪光闪现。“好在你儿子对阿妩还算有些情义,去同阿妩作伴了,这么看来,你到真是看起来面目可憎的很。”王肃被戳及痛处,王骞之死本就对他打击甚大,可是他如今却也是强忍着悲痛和怒意,说道:“今日已经太晚了,明日大早我便让家仆送你回去。”王肃的声音已经略显沙哑。王肃随即又对着窗外的黑影吩咐道:“刘安,叫王福赶紧吩咐下人把西厢房收拾干净,之后不许任何人靠近西厢房。”黑影恭敬的应声退下了。

  女子冷笑道:“怎么,这么急着赶我走?我知晓阿妩怀孕,原先算好日子,该到生产之时了,便早早来了,却不想这孩子竟早了这么久出世了。原本是来贺喜的,却不想竟是来奔丧了!你可知我途中知晓噩耗之时,多想让你王家诸人皆为我妹妹陪葬?!那么大的事,我竟是唯一被蒙在鼓中的!”王肃说:“你怪我也是应当,我无话可说。”女子接着说道:“我听说,陛下替这孩子取名弗玉,你当真以为你王家躲得了一劫,便能永享太平了吗?”王肃叹了口气,眉头紧皱的没有答话。女子起身说道:“我今夜在灵堂为阿妩守灵,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扰我。”女子说完便走出了花厅,直往灵堂而去。王肃则颓然坐在藤椅之中,紧闭着双眼,一声声的叹息。王家上下,皆是一片缟素,黑夜里,看起来更是萧索的很。女子一直站在灵堂之外,许久才抬手拭去了脸上的泪水,缓步走入了灵堂。

  “你也该回去了,这般下去,怕要生是非了。”王肃此时正坐在西厢房内,略有担忧的看着那个正悠闲的坐在床边逗弄婴儿的女子。此时女子脸上虽着薄纱,但仍能看出一张脸生的美艳不可方物,她就是镇国公司马烈的夫人,玉嫣。玉妩的姐姐。

  玉嫣笑着说道:“侯爷,你看弗玉同阿妩长的多像啊,那双眸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下来的。”王肃见玉嫣并不想搭理自己,转身欲走。玉嫣说道:“侯爷放心,待过了回魂之日,阿妩尸身火化,我自会带她一起离去。”王肃是知晓雪国民俗的,所有雪国之人死后皆要将尸身火化,客死他乡之人也都要将骨灰带回雪国入土为安。盛元则没有这么多忌讳讲究。王肃心想,让玉嫣将阿妩的骨灰带回去也好,雪国虽已亡国,但王家好不容易躲过一劫,能少惹是非便少惹是非。王肃说道:“如此,便有劳你了。”王肃说完便走了。玉嫣望着王肃离去的背影,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天同五年,七月十四,帝赐婚王氏长女弗玉为太子妃,时太子未立,满朝哗然。七月十五,王严袭清河太守职。

  “陛下可是一日都未忘了你们王家啊。弗玉这才刚出世,便封了太子妃,今后,你这清安侯府可是尊荣万分啊。”玉嫣对着正坐在房内的王肃说道。王肃说:“陛下是何意,你我都知晓,你又何必这般。”玉嫣冷笑道:“我有时候倒真是很想看到你王家衰败之日,可是又不想看到那一日。”王肃看了看襁褓中的弗玉,重重的叹了口气。玉嫣说:“我今夜便回去了,你放心,阿妩不在了,你这清安侯府我是不会再来了。”王肃说:“这孩子只你这么一个姨娘,你来也是应该的。”玉嫣笑道:“我这要走了,你这话也突然听的顺耳了许多。”王肃没有说话,玉嫣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有些不舍的看着怀中的弗玉,不停的逗弄着她,心想着阿妩若是还在,该有多好。

  深夜,清安侯府门外停着一辆马车,王肃正送一个身着斗篷的女子出府,外人完全看不出女子的模样,此人正是要离去的玉嫣。只见她手中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白瓷罐子,步履匆忙的出了府门。

  “路上小心。”王肃同玉嫣说完便欲回府。玉嫣说:“好好保住你的性命,照顾好弗玉。”玉嫣说完便匆忙上了马车离开了。王肃送走玉嫣后,立刻将府门紧闭,只由下人提着一盏灯烛悄悄回了府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