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弗玉

弗玉

菀彼青桑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11-20上架
  • 249713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花开花落

弗玉 菀彼青桑 2030 2019-04-25 12:58:29

  盛元国,当世三大家族,王氏,卫氏,司马氏。王氏踞河东,清安侯王肃,清正廉明,谦恭俭让,以德行而闻名天下。王氏在朝为官者甚多。王肃有二子一女,长子王骞,次子王严。有女名瑗,当朝华妃。卫氏踞河西,以经商而富甲天下。当朝皇后为卫氏本家长女,然卫氏无意朝堂,家族仍以经商为重。北方司马氏,武将辈出,镇国公司马烈,骁勇善战,文韬武略,边关重地,唯司马氏镇守,邻国不敢来犯。

  天同四年,帝病体沉疴,药石罔顾,腊月初七,天降大雪,御驾亲临清河郡王司徒府,翌日,帝归,不药而愈。腊月初八,擢司徒公王肃为清安侯,子孙世袭爵位。

  “父亲,阿妩可以治好那人的病,只求父亲将来好好看顾我的孩子。”女子跪在地上,手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满脸泪痕的看着上座的那个老者。

  “阿妩!不要!不可以!我们不治那人,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会在一起。阿妩,不要!”原先立在一侧的男子,听到女子说完那番话后,立刻上前抱住她,脸色煞白。

  “阿妩,这孩子是我的孙儿,我自会疼爱有加,让他一世无忧。”座上的老者语带哽咽,扶着椅的手略有颤抖。

  “这样我便放心了。”女子看向自己还是平坦的小腹,笑了,这是个极美的女子,即便是此刻这般憔悴的模样,仍然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父亲,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牺牲阿妩!”男子此刻已是满脸泪水。“王家此番受人诬陷,显然是那人借机对付,他早已视王家为眼中钉肉中刺,又如何能让阿妩这么平白的牺牲!”男子情绪激动的跪爬向老者的跟前。

  “夫君,不要这样,这是我自己甘愿的,只有我能治那人,只有这样才能救的了我们王家,夫君,我们还有很多时日。”女子笑着安慰痛苦的跪在地上的男子。

  “骞儿,王家如今的处境你是知晓的。”老者脸上略显痛苦的看向跪在地上的儿子,转而对一旁的女子说道:“阿妩,我替王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谢谢你。”座上的老者终是落下了泪,起身向前,跪在了女子面前。

  “父亲,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阿妩今生能嫁与夫君,已知足了。当初若非父亲从中周旋,阿妩如何能有今天这般的自由。”女子赶忙将老者从地上扶起,温柔的对老者笑着。房内众人皆是一脸沉重的沉默着。

  腊月初七,大雪漫天,司徒府上下百余口人皆衣冠整齐,从门口至内院,家丁奴仆皆恭敬地站立在路旁,王肃领着两个儿子儿媳站在府门外,恭敬地等着那个人来。终于,一辆明黄的马车进入视线,所有人立刻跪下,“臣恭迎圣驾。”待马车靠近,王肃高声喊道。

  领头的内侍慌忙的说道:“王大人,快起来吧,陛下此刻可是等不及了。”说话间,几个内侍便将皇帝包裹严实的抬出了马车,王肃立刻应声起身,带着一行人匆忙往厢房而去。一众家丁奴仆紧随其后。

  将皇帝置于榻上之后,那领头的内侍在门外说道:“王大人,快些吧。”王肃看向立在一侧的阿妩,阿妩立刻走上前去,可是手却被王骞牢牢的攥住,不得离开。阿妩忧伤的看向王骞,轻声说道:“夫君,当以大局为重。”阿妩说完,自王骞手中挣脱开来,王骞看着阿妩的眼神痛苦而无措。阿妩径自往房内走去,那内侍突然唤道:“夫人。”阿妩转过脸看向他,那内侍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但随即笑着说道:“有劳夫人了。”阿妩朝他点了点头,将房门关了起来。

  阿妩静静的看着此时躺在床上的男子,那一身明黄色格外的扎眼,本该是凌厉的容貌,如今却被病气折磨的憔悴不堪。

  “裕哥哥。”女子喃喃说道。

  “阿妩,不要走。阿妩,海棠花开了。”榻上的男子在昏迷中喃喃的说着。

  一滴泪自阿妩姣好的面庞滑落。阿妩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般生死之景。世人皆知雪国有神术,可让人起死回生,却无人知晓这神术只是个以命换命的法子。雪国虽已亡国,可是血脉未断。

  “裕哥哥,今日以后,你我所有过往,便做云烟散了吧。”阿妩轻声说着,脸上已满是泪水。

  天同五年,六月初一,清河太守王骞得女,帝亲往贺之,赐名弗玉。清安侯府大宴宾客,清河郡灯火长明三日,礼乐绕梁。

  “咳咳…”阿妩忍不住的又咳嗽了起来,她一直在王骞面前强忍着,佯装一切都好的模样,可是眼下自己的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怕是熬不了多久了。王骞见状紧张的问道:“阿妩,你快躺下歇息歇息,你方才生产完,要好生休养的,这些手工活自有下人去做。”王骞心疼的将阿妩扶着躺下。

  阿妩拉着王骞的手,笑着说道:“做娘亲的,总是要亲手做一些的,不然弗玉长大了,岂不是要怪我这个娘亲不够疼爱于她。”阿妩笑看着王骞,可是王骞却怎么都笑不出来,如今阿妩的身体状况,他是明白的,阿妩那般急切的想要给弗玉多做一些衣衫,将来也好留个念想。可是此刻二人都是默契的绝口不提那桩伤感之事,时日既已不多,便要好好珍惜剩下的日子。

  王骞看了看躺在襁褓中的弗玉,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阿妩,弗玉长的同你真像。”阿妩笑着说道:“我倒是觉得,像夫君多一些。”此刻襁褓中的弗玉也是突然咯咯笑了起来,王骞这才露出一丝笑容来。阿妩多想时光能就此停住,能让自己多感受些此刻的幸福,可是世事从来不遂人愿。

  天同五年,七月初七,清河太守妻玉氏逝,清河太守王骞悲痛欲绝,暴毙家中,清河郡全城缟素,百姓皆往清安侯府吊唁。是日,帝龙体违和,停朝三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