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好,King先生

第35章:对戏

你好,King先生 锦凰 2038 2019-01-14 00:01:00

  应该是早就知道云想想来自于内陆,高锋说的是普通话,虽然不标准且香江口味很重。但这份尊重和友好很让云想想感动。

  云想想也用她半吊子的粤语回答:“云想想,请前辈多多指教。”

  谁也没有想到云想想竟然会粤语,比起土生土长的香江或者粤省的人肯定差一点,但一点不妨碍他们听得清清楚楚,这下子让高锋和林家良都觉得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

  既然云想想表示她用粤语交流没问题,高锋也不为难自己,他们拍戏的时候肯定也是粤语台词:“你选一段我们对戏,先熟悉一下彼此?”

  云想想也不矫情,她选的就是许康带着嘉惠去看完心理医生,父女两那段对手戏。

  “爸爸,我的鞋带松了。”嘉惠停下脚,把一只伸出来,娇俏的望着许康。

  许康宠溺的笑了笑,似乎明白女儿的心思,又想到自己对女儿无端的猜测,就像她小时候一样蹲下身,给她系鞋带。

  骨节分明的手才刚刚触碰到鞋带,冷不丁的头上传来女儿的声音:“爸爸,你怀疑我是杀人凶手对吗?”

  许康的手微微一抖,他的身体瞬间僵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女儿。

  却不知道,在上方低头看着他的女儿,那双眼睛幽暗诡异宛如鬼魅。

  似乎想好了怎么回答,许康的指尖绕起鞋带,抬起头对上的却是女儿澄澈甚至有些受伤的目光。

  他的睫毛颤了颤,似乎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神色复杂的望着嘉惠。

  嘉惠却忽然伸手将被风吹乱的头发撩至耳后,看似漫不经心的问:“如果我真的是凶手,爸爸,你会抓我吗?”

  许康仰望着女儿,和她波澜不惊的目光不同,他的眼底有审视,有逃避,有害怕,有深藏的不堪一击的脆弱。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定格,好似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许康利落的将鞋带系好,在漂亮的蝴蝶结拉紧的一瞬间,他斩钉截铁的回答:“爸爸身为警察,不会让任何罪犯逍遥法外。”

  说着,他已经站起身,高大的身体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压迫。

  嘉惠却丝毫感觉不到,她像询问天气好不好一般无关紧要的问:“那姑妈呢?”

  许康的瞳孔猝然一缩,他的手都在颤抖,一瞬间好似被人击溃了所有防线,变得不堪一击。

  嘉惠的眼底讥讽冰冷的光缓缓渗透出来,她收回脚,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距离:“所以,我妈妈死了……”

  说完这句话,云想想唇角还含着笑,琥珀色迷幻剔透的眼底却掠过一片水光,笑中带泪令人心酸。

  父女两的气场刹那转变,嘉惠双眸逐渐冷,她的强势和许康的无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精彩!”林家良竖起大拇指。

  “你很棒。”高锋也对云想想刮目相看,他刚刚特意散开气场,别说云想想这么小的姑娘,就算是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打滚十年的演员,也有很多会被他压戏。

  云想想不但没有,而且眼神特别有戏,层次感鲜明,能够把对手都带入进去。

  “谢谢高老师。”云想想也恢复过来。

  这种瞬间入戏,刹那出戏的本事,也让高锋赞叹。年轻一辈,像云想想收放自如的演员已经越来越凤毛麟角。

  经过了导演、编剧和男主角一致认可,云想想顺利的拿到嘉惠这个角色。电影将会在六月二十五号开机。

  鉴于云想想九月初要开学,林家良也很好说话的表示,尽量先让她杀青,不耽误她的学业。合同已经等不到云志斌来签,就由韩静带着她和剧组签。

  香江没有天价片酬一说,尽管有了韩静给她的一千万在前,林家良也只给了云想想一百七十万香江币且是税前,税后约莫一百万民币的片酬。

  对此,云想想并没有失落或者不满,她觉得如果不是看在韩静的面子上,这个角色很明显是要找新人年轻的演员,肯定不会给这么多。

  这部电影对于云想想并没有多少要求,因为整部电影也不存在她的打戏,她只要不受伤,身材不走样的进剧组就好,林家良也不要求她早到剧组报道。

  接下来半个月她都由韩静亲自带着或者韩静指派的司机陪着她们三个小姑娘在香江玩。

  云想想这身体是吃不胖的那种,所以她压根不忌嘴,和宋萌与李香菱把好吃的大街小巷吃了个遍,顺便买了些珍贵的补品准备寄回去给家里人。

  这期间云想想认识了韩静的儿子,一个七岁的小少爷,长得特别可爱,而且英语说得很溜,好像是韩静和秦家约定每个月月中会让韩静把孩子接过来住几日。

  秦朗是个特别聪明的孩子,并且很有礼貌,才七岁浑身上下就透着一股子贵公子气。

  毕竟人家是香江数一数二的豪门家族长房嫡孙,托了颜值的福,秦朗来了之后就彻底的成为了云想想的迷弟,每天都跟在云想想身边转。

  面对云想想的时候,就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小狗崽。面对宋萌和李香菱的时候,就是骄傲不已的小少爷,可把想要伸出魔爪,捏一捏他小脸的宋萌郁闷得不行。

  不过秦少爷已经接受精英式的教育,每个月只有四天休息时间,他都用来陪伴妈妈。

  十八号的时候拽着云想想的衣摆依依不舍的被秦家老管家含笑抱走,如果不是云想想答应他下个月还等他,他都不会走。

  “这臭小子,对我都没有对你不舍。”韩静望着儿子远去的车,虽然嘴角有笑,可眼里却透着惆怅。

  来了这么久,云想想也大概知道韩静离婚的原因,有小三插足了她的婚姻,公公婆婆都站她这一边,他们基本每周通话一次,可却从来没有看到秦朗的父亲。

  据说秦朗的父亲离婚的时候,韩静的公公很明确的表示他想养多少女人都行,但从此以后休想再明媒正娶谁,这应该是为了确保秦朗的家族地位不被动摇。

  这样一来,秦朗身上的责任和压力就特别重,让云想想心疼。

锦凰

作者非演员,非导演,也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所以很多东西都依靠资料,如果有出入,希望大家别太较真。   周一啊,票票快投起来鸭O(∩_∩)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