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好,King先生

第5章:绝色中的绝色

你好,King先生 锦凰 2001 2019-01-01 00:01:00

  对于重生,云想想是很激动的,感谢老天爷对她这样的偏爱。

  重生第二天她才知道她和花想容自杀是同一天,由于是周五,刚好放假两天,云想想在家里冷静冷静,摸一摸云想想的性格。

  还特意在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确定自己里外健康之后,云想想更加高兴。经历过一场病魔折磨,她最怕生病!

  如果又得了绝症,她还是会选择自杀!

  没有经历过那种煎熬的人,是不能体会那种痛苦。

  不过花想容无亲无故,她现在不一样了,为了这么疼爱她的父母和可爱的弟弟,她也要好好保重身体。

  当云想想第一次照镜子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惊呆了。

  云想想的父亲云志斌五官只能说端正,她的母亲苏秀玲只能说是五官清秀。可竟然生了她这个绝色!她丝毫不怀疑她不是亲生,因为她的弟弟和她长得五分像,他们姐弟两都是挑着父母最美的地方长。

  上辈子她在娱乐圈也算是数得上号的美人,有自己的特色,但要说艳压什么的,那纯属做梦。可云想想虽然才十六岁未满,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脱,可她真的长得让人惊艳。

  并且还是越看越美。

  最美好的年华,嫩得掐得出水,她的眼瞳是琥珀色,迷幻剔透似乎揉碎着无数的星光。这张脸不是柔弱,不是冷淡,不是艳丽,不是妩媚,而是一种无法形容只能惊艳的美。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

  第一次体验到什么是美人中的美人,绝色中的绝色!

  云想想整颗心都扑通扑通的跳起来,忍不住揽镜自照,怎么看都看不够。

  苏秀玲走过来看到女儿照着镜子,不由打趣:“看够了吗?看够了去扔垃圾。”

  “妈,你没发现我又漂亮了吗?”云想想放下镜子从房间走出来。

  因为灵魂换了,她少了云想想的忧郁和柔弱,变得更加自信和张扬,自然就更加美。

  苏秀玲认真的看着女儿,女儿和儿子一直是她的骄傲,她生的两个孩子都漂亮得不行。早两年还为此想要再生一个,大概是缘分吧,一直没有怀上,不过儿女双全,他们俩就是她的命根子,为了他们俩放弃舞蹈,放弃工作,她甘之如饴。

  女儿的确漂亮了,以前的女儿是乖巧安静的美,现在是璀璨夺目的美。

  “云霖,去扔垃圾!”苏秀玲转头喊了另一个房间的儿子,她以前没有意识到女儿这么漂亮,出去多了会不会出事儿,这会儿却不想女儿抛头露面了,害怕生出危险。

  以前怎么没有意识到女儿美得可以做祸水?

  顿时,苏秀玲就愁了。

  “想想,你跟妈妈说,你这次到底为什么……”自杀两个字到底没有说出口,等云霖乖乖的去扔垃圾,苏秀玲拉着云想想进了女儿的房间,满脸的担忧。

  原本她和丈夫已经达成协议,不再提起这件事,可这会儿一夜长开的女儿,让苏秀玲莫名的害怕。

  云想想现在是看尽人生百态的人,她一眼就看出了苏秀玲的担忧:“妈妈你在想什么,我虽然不是爸爸带的那一届,但我和爸爸就在一个学校,我每天放学都是准时回家,周末暑寒假都被你们安排的满满的,我难道还能和自己谈恋爱吗?”

  云想想上学早,十六岁未到她已经高二了,一上高中苏秀玲就特地叮嘱她恋爱的问题。作为校花的云想想从初中起就被无数的男孩子告白,高中自然也是不少,但云想想为了活成别人家的孩子,一直认为早恋是不对,哪里会让自己从神坛跌下来?

  苏秀玲想了想也对,他们家的孩子几乎是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云志斌在学校风评很好,朋友也是一大把,云想想的班主任更是和云志斌志同道合,云想想要是早恋,肯定瞒不过。

  “那你……”苏秀玲就更想不明白为什么云想想要自杀。

  他们家庭温暖,父母不重男轻女,相反比云霖更疼女儿,虽然不是富裕人家,但从来不缺孩子的东西,云想想一向乖巧,要的都是有助学习的用品,夫妻两从未拒绝。

  云想想自然不能告诉苏秀玲,她女儿的心理承受力太弱,而是一脸尴尬:“妈妈,我最近总是噩梦,以为吃点药能够睡得好些……”

  只能这么胡诌。

  好在云想想的演技好,目光除了尴尬没有丝毫闪躲,苏秀玲这才信了,然后冷着脸:“以后不能乱来,你要是睡不好,我们去看医生。”

  “从医院回来就没事了,每晚都睡得很香。”是真的很香,已经十年没有这么无忧无虑的睡过。

  母女俩又聊了会儿天,苏秀玲才让她做作业,自己去做饭。

  周一,云想想踏入了教室,上辈子她的学历就是高中未毕业,已经十四年没有来读过书。

  她到教室早,只有三四个刻苦用功的到了,谁知道云想想刚刚一落座,旁边就多了个阴影,是她的同桌宋萌。

  她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宋萌就扑过来抱着她:“想想,我的偶像死了!”

  云想想这才反应过来,宋萌的偶像就是上辈子的她,这就尴尬了。

  感觉到滚烫的泪水没入自己的脖颈,云想想一怔。

  她那么绝然,是因为自己活不久也不想再痛苦,还想报复若非群夫妻,却没有想到陌生人会为了她而流泪。

  孤儿出身,她看似很多朋友,都说她人缘好,但她从来没有交心,哪怕是对她的粉丝,她会和他们互动,会适当的关心他们,却不会对他们索取;感谢他们,喜欢他们,从来没有把他们当做亲人对待。

  而在她的世界观里,非亲非故,怎么会为了她的死而伤心难过呢?

  “想想,我恨死那对狗男女!”宋萌哽咽着,咬牙切齿。

  觉得自己什么都考虑全面了,一时间云想想却又有些不确定,她伸手抱住宋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